個稅改革:不再停留在起征點--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個稅改革:不再停留在起征點

馮蕾 李慧

2011年05月24日11:03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訪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賈康

  記者:個稅改革是當前社會關注的熱點,作為財稅領域的專家,您如何看待改革的必要性?

  賈康:一方面,市場經濟需要個人所得稅,個人所得稅可以發揮在籌集財政收入的同時調節社會成員收入分配的重要功能。據測算,月工薪收入分別為3000元、5000元、8000元和10000元的納稅人,其每月應納個人所得稅額一般為20元、175元、535元和825元,稅收負擔(應納稅額/月工薪收入)分別為0.7%、3.5%、6.7%和8.3%。從中可看出,各收入階層稅負差異較大,表明個稅發揮著縮小收入分配差距的功能作用。

  另一方面,也要看到,近些年來,我國“黃金發展期”與“矛盾凸顯期”相伴,居民收入分配差距逐漸拉大是不爭的事實和突出的矛盾之一。與國際經驗相比較,我國個人所得稅在以下方面還存在缺點和不足:首先,分類計征模式與無差別的寬免扣除制度,導致我國個人所得稅稅基無法真實反映納稅人的納稅能力,進而導致個稅調節收入分配差距的功能不能充分發揮。其次,稅率設計檔次過多,最高邊際稅率過高,增大征管難度,效果不佳。

  記者:您曾經指出,個稅改革不僅僅在於起征點,為什麼?

  賈康:個稅改革,應在綜合改革上邁出實質性步伐。僅僅調整寬免額對實現個人所得稅調節收入分配目的意義不大,且會出現逆調節。

  首先,目前我國個人所得稅免征額已不低,低收入者已無稅。按照我國現行個人所得稅制,工薪所得費用扣除標准為2000元/月,同時,個人按照國家規定繳納的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失業保險、住房公積金等“三險一金”(一般應佔職工月工薪收入的20%左右)均可在稅前扣除,此外,個人取得的獨生子女補貼、托兒補助費、離退休工資等都是免征個人所得稅的。按此計算,每月工薪收入在2500元(年收入在30000元)以下者已無須繳納個人所得稅。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城鎮居民家庭收入情況看,中等偏下戶就業者年均收入為29005.4元,這意味著,我國中等收入以下家庭(比例達50%)是不需繳納個人所得稅的。據統計,2007年工薪收入者納稅比例為30%左右,意味著約有70%的工薪收入者是不需要繳納個人所得稅的。

  其次,如果目前大幅提高費用扣除標准,受惠多的會是高收入者,中等收入者得益少。比如將扣除標准提高至3000元/月,月薪為5000元的納稅人稅負隻能減少100元/月,而月薪為1萬元的納稅人稅負減少200元/月,佔二者收入的比例均為2%﹔將扣除標准提高至5000元/月,月薪為5000元的納稅人則不用交稅,即稅負減少175元/月,而月薪為1萬元的納稅人稅負減少500元/月,佔二者收入的比例分別為3.5%和5%﹔將扣除標准提高至10000元/月,月薪為5000元的納稅人仍然隻減少稅負175元/月,而月薪為1萬元的納稅人稅負減少825元/月,佔二者收入的比例分別為3.5%和8.3%。應當說,在這種情況下,扣除額提得越高,對高收入者是越有利的。

  記者:對於個稅改革您有何具體建議?

  賈康:第一,納稅人和征稅范圍。納稅人包括中國居民或有來源於中國境內所得的外國人。征稅范圍包括中國居民所有境內外貨幣和非貨幣所得,以及外國人來源於境內的貨幣和非貨幣性所得。其中,農民的農業生產收入免稅。第二,除資本利得外,所有應稅收入納入綜合范圍,統一計征,以體現量能負擔原則。第三,實行有差別的寬免額制度,即在基本寬免額基礎上,按照個人具體支出情況,實行常規化調整,目前可納入動態的常規調整的因素包括:個人家庭瞻養情況、大病醫療支出、消費信貸利息支出。基本寬免額設定為每人每年扣除20000元,以后隨通貨膨脹情況定期(可考慮3年左右)調整。這可以保証低收入者的上線或中等偏下收入者的下線以下的社會成員,免交個人所得稅,而其它人員均納稅,保証寬稅基原則的實現。第四,稅率方面應考慮在綜合所得部分適用5檔超額累進稅率。具體可以這樣設計,年應稅所得額為0—20000元的,按1%稅率計征﹔年應稅所得額為20000元—100000元,稅率5%﹔年應稅所得額為100000元—250000元,稅率15%﹔年應稅所得額為250000元—980000元,稅率25%﹔年應稅所得額為980000元以上,稅率35%。(記者 馮蕾 李慧)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