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多地淡季出現電荒 網友稱純屬為漲價折騰--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全國多地淡季出現電荒 網友稱純屬為漲價折騰

鐘晶晶 沈瑋青

2011年05月25日08:25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今年4月以來,我國多地出現淡季“電荒”現象。國家電網公司預測,今年是近幾年電力供需形勢最為緊張的一年,電力缺口總量可能超過歷史上最嚴重的2004年,10個省級電網面臨供電緊張的局面。

  那麼,為什麼淡季會鬧“電荒”?是煤價飆升導致電廠虧損,打擊了發電積極性?還是電網壟斷不願讓利,導致供需雙方“貧富不均”?各方觀點不一,但繞來繞去,最終發現,這是一個死循環,電荒既是結果,也是開始。

  煤價飆升導致電荒?

  對於電荒,國家電網相關負責人不止一次表示,是由於煤炭價格大幅度上漲,造成火電企業“發電越多,虧損越大”,發電意願不斷下降,“甚至出現煤電基地寧願賣煤不願發電的怪象”。

  截至目前,動力煤價格創下了兩年半來的新高。

  除煤價自身外,物流成本也推波助瀾。據《証券日報》報道,運煤過程中的點裝費、車皮費、卸貨費等中間環節的費用佔到了煤價的36%左右。國內煤炭專家李朝林表示,中間環節費用多已是行業內公開的秘密。此外,近年來山西等地的煤炭企業都已進行大規模的重組,煤炭企業越來越集中在幾大國有企業手上,壟斷也導致煤企的話語權更大。

  煤價的上漲甚至可能與電荒直接相關,一位煤炭中間商告訴記者:“電荒了,電價才會漲,煤價也能跟著漲一漲。”電荒似乎成為漲煤價的信號,這樣看來,究竟是電荒導致煤價上漲,還是煤價上漲導致電荒,是一個“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命題。

  電廠遭“兩面夾擊”

  買煤是火電企業的主要成本。而因國內電力體制改革停滯,電價長期由政府管制,即使煤價再高,上網電價也不能隨著市場關系發生變化,導致近來火電企業的政策性虧損。

  據中電聯的行業統計調查,今年1至4月份,華能、大唐、華電、國電、中電投五大發電集團火電生產虧損105.7億元。

  面對入不敷出的困境,許多火電企業以“檢修”為名消極怠工,提高上網電價成了他們迫切的訴求。對此,發改委緊急將江西、湖南、貴州三省火電上網電價上調2分/度,終端銷售電價也已經迎來一個上調窗口期。不過,一些發電企業表示,此次上調上網電價的幅度遠不能解決問題,隻能是緩沖一下,並無實質性幫助。

  什麼才是實質性的幫助?有觀點認為應該放開上網電價,由發電企業與電網自行協商。但是,相比煤炭行業,電網企業更是鐵板一塊,電廠仍然難免被夾擊。

  電網“微利”?

  原料煤的價格降不下來,人們將目光集中到電力產品的銷售方電網身上。根據國家電監會的數據,去年國家電網資產2.1萬億,利潤450.9億元,同比增長348.3%。質疑“國家電網暴利,擠壓發電企業利潤”的聲音不斷。

  對此,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外聯部負責人張海洋近日稱,電網企業的淨資產收益率僅4.5%,是典型的政策性的微利企業。

  國家電網副總經理舒印彪亦表示,這種利潤率在全世界企業和國內央企裡面都是低的。至於電荒,根本原因是電力供求關系,不存在電網讓利與否的問題。

  中國能源網首席信息官韓曉平則認為,電網公司是壟斷經營,且缺乏監管,即使公布的利潤率,數據也不足信。電荒的根本原因在於電網壟斷阻斷了資源配置。

  企業陷入“兩難”

  電荒的原因難解,破解之道似乎隻有一條漲價。最新的消息是,繼上調各地上網電價之后,終端的銷售電價也迎來上調窗口期。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教授則表示,“上調1分錢銷售電價對CPI的影響並不大。”果真如此嗎?

  李先生在青島擁有一家從事制造加工業的小企業,他一方面擔心電荒加劇后,工廠可能面臨減產甚至停工,希望漲電價能避免被限電。另一方面則擔心電價上漲后提高生產成本,李先生說現在的心情很矛盾。

  業內觀點

  凱基証券分析師王志霖:電荒或將倒逼電價改革

  凱基証券分析師王志霖認為,短期內解決電力短缺的辦法主要靠完善電價形成機制。

  在上網電價方面,積極推動電價改革,理順能源產業關系中電價過低問題,增加火電企業發電積極性﹔銷售電價方面,推動階梯電價、分時電價,引導用電需求。其次,要穩定電煤價格,保証重點電煤供應量,增加電煤產量。中長期來看,則要靠盡快核准開工較大規模的電源項目,以及加快遠距離交直流特高壓跨區域輸電。

  他還表示,電荒將倒逼中國進行電價改革,煤電聯動頻率未來可能加快,因此火電企業盈利形勢有望改善。

  法國電力公司亞太區中國分部特別顧問周國平:

  國外多靠企業自身調節

  法國電力公司亞太區中國分部特別顧問周國平表示,“電荒”問題存在已久,解決的關鍵在於政府如何平衡各方的利益分配。

  周國平表示,燃料、電力等價格是基礎價格,一旦變動將對其他方面產生聯動影響。此前,油價的上漲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國內的CPI,因此預計政府此次調節電價也將採取更為慎重的態度。

  周國平還表示,國外電價也都是受政府監管,但政府更多的是運用經濟手段,同時依靠企業自身的調節,而非強制性的行政手段來控制電價。他希望政府能盡快出台相應政策,因為“拖得越久,問題越多”。

  網友“微”觀

  @王璞的微博:看標題:國家電網:今年電荒或為史上最嚴重﹔電企沒錢發電欲漲電價緩解壓力﹔5大集團限購市場煤,電荒加劇﹔“電荒”波及全國十余省,湖南成缺電重災區﹔電監會:今夏極可能大面積限電,短期可上調上網電價﹔浙江廣東加入電荒大軍,電監會稱或將大面積限電﹔煤販子揭秘電荒真相:超1億噸合同煤“被倒賣”。

  @鐵合金:今年的電荒來得非常蹊蹺,現在天氣既不炎熱也不寒冷,汽車、鋼鐵、房地產等等都處在低谷,但為何這幾年不缺的電突然缺了呢!是缺電還是缺心眼啊?!為了漲價也不能這樣折騰啊,上億噸電煤被倒賣,火電廠大量安排檢修,學中石油是嗎?

  @乾卦初九圍脖:國家電網稱:今夏全國電荒可能史上最重。我聽其弦外之音至少有三:1、要鬧電荒了,提前告訴大家一聲,到時別罵我﹔2、電荒的原因是電價低、煤價高、有人浪費﹔3、最關鍵的,電價不漲不行了!

  @寒千鶴:電荒不可怕,可怕的是一電荒就漲電價。

  @黑山漁夫:電荒,真的如此嗎,其實是利益鏈條中分配不公平造成的,最終還是讓老百姓來買單。還在計劃漲價,即使漲了,又能解決分配不公嗎……

  本版採寫/本報記者 鐘晶晶 沈瑋青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