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維斯樓”綁架了大學的獨立精神(組圖)--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真維斯樓”綁架了大學的獨立精神(組圖)

王傳濤

2011年05月25日14:02    來源:國際在線     手機看新聞

  


  5月24日,一名清華大學學生用手機拍攝清華大學第四教學樓外牆上的“真維斯樓”銘牌。
5月24日,學生從清華大學“真維斯樓”前走過,被其名稱吸引。
5月24日,學生從清華大學“真維斯樓”前走過,被其名稱吸引。


  清華大學多了一個“真維斯樓”!近日,這條消息忽然在微博和人人網上傳開。不少清華學生發現他們的第四教學樓被更名為了“真維斯樓”,紛紛拍照上傳到網上。清華大學和服裝品牌忽然有了這樣的聯系,讓很多網友表示“不能接受”。對此,不少大學生都調侃稱:“要向清華看齊,爭取個班尼路樓來。”清華大學研究生會副主席曹彬也在微博上稱此樓:“有望取代二校門,成為最受游客歡迎拍照景點。”

  以前的大學裡有“逸夫樓”,現在的大學裡有“廣告樓”。繼暨南大學主教學樓用地產名“富力”冠名之后,清華大學的“真維斯樓”又成了公眾關注的熱點。筆者的擔心是,作為最應該規避商業氣息的象牙塔,也很可能在這樣的發展態勢之中,變成一條又一條商業街。

  讀大學就變成了以下兩個糾結的問題:在大學裡,如果你當了學生干部,混跡於行政體制之中,你可以自豪地說,你不是來上學的,而是混官職的﹔如果當不了學生干部,埋頭於學術或戀愛之中,你可以自豪地說,你不是來上學的,而是來逛街的。因為,左手是“富力”,右手是“真維斯”。“神馬”獨立精神,“神馬”學術自由,有真維斯在這綁架你,很快都會成為浮雲。

  從情感上講,每一所大學都應該是郁郁蔥蔥,在優美的大學校園裡,應該有幾個學生讀著英語,應該有幾個學生拿著畫板,而現在的清華園卻總能給人王府井大街的感覺。因為你抬頭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大學校訓,而是數不盡的LOGO與廣告詞﹔不是清華大學堂的古典百年建筑,而是處處修葺一新的假古董與新教學樓﹔不是學術大師的塑像,而是商業奇才的自傳。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大學拿人家的錢蓋了教學樓,自然要出讓部分冠名權。在市場經濟時代,這本無可厚非。但是,另一個問題也非常突兀地顯現了出來:為什麼如邵逸夫那樣喜歡向大陸大學捐款的富豪越來越少了呢?為什麼國外許多大學接受的大多是成功人士的個人捐款,而我們的大學接受的是成功企業的商業捐款?是富豪們自己不喜歡做慈善了,還是我們的大學本身出了問題?

  清華大學百年校慶時,有5萬學子回家慶賀。其中不乏來源於歐美國家的成功人士。但是,他們走之后,卻沒有留下捐款,隻在清華百年校慶上吃了幾頓大餐。於是,令人啼笑皆非的現實出現了,清華剛剛校慶完畢,就因為錢的問題將二號教學校的冠名權給賣了。我有兩個疑問,其一,用清華校慶的部分資金,能否讓清華二號教學樓完成獨立呢?叫“陳寅恪樓”、“王國維樓”、“梁啟超樓”、“梅貽琦樓”都是可以的嘛﹔其二,從清華畢業的歐美成功人士是否有能力幫二號教學樓贖回清白之身呢?

  去年年初,有個叫張磊的同學向耶魯大學捐款8,888,888美元,金額創耶魯管理學院畢業生個人捐款紀錄。很多人批評張磊同學不太愛國,為什麼不捐給國內的大學呢?但是,這或許恰恰就能說明國內大學與國外大學相比,在公信力上已經一敗涂地了。大學問題,積重難返,沒有個人捐款,隻能退而求商業贊助。只是,假如學校的樓都按此模式立起,中國大學的大學精神尤其是清華大學以前所講的“自由思考,獨立精神”還能否得到傳承呢?

  當然了,還必須要說的是,“自由思考,獨立精神”或許早就在清華“百年了”。現在清華的校訓為“厚德載物,自強不息”。在被商業綁架之前,行政化的管理模式早已讓我國大學失去了靈魂。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