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稱中小企業比08年還難 浙江企業扎堆倒閉--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媒體稱中小企業比08年還難 浙江企業扎堆倒閉

孫永劍

2011年05月27日13:52    來源:《中華讀書報》     手機看新聞

  銀根收緊玩不轉 訂單減少缺活干 中小企業比08年還難!

  入夏以來,盡管天氣愈來愈熱,位於長三角和珠三角的中小民營企業卻有“過冬”的感覺。一方面,去年以來央行8次上調金融機構存款准備金率讓銀行驚呼“差錢”﹔另一方面,中小企業由於貸款融資難,資金鏈緊張,越來越“玩不轉”。在央行緊縮銀根以及勞動力成本提高、歐美市場萎縮等因素的多重擠壓下,以出口為主的外向型企業日子難過。

  江蘇 銀企都差錢

  江蘇省鎮江市的鎮陽電子元器件廠是一家民營企業,主營業務為電腦接插件的生產和銷售。廠長毛敏告訴記者,年初還有30多名工人,現在隻剩下不到10人了。但即使這樣,由於無法從銀行獲得貸款,工廠資金無法周轉,甚至發不出工資,他不得不尋求從其他民間渠道獲得資金,比如從一些民間的貸款公司借款,但高額的利息又讓他望而卻步。

  毛敏說,今年由於央行貨幣政策趨緊,江浙一帶的民間借貸市場活躍起來。從民間貸款公司獲取貸款很容易,手續十分簡單,隻需用房產做抵押,就能很快獲得資金,解燃眉之急。但隨后的高額利息卻嚇死人。短期借貸月息4%-8%,甚至15%。盡管通過討價還價,短期月息可能降至 5%或4%,但折合成年利率則高達48%-72%。

  “到銀行貸款難啊!人家總是說差手續,或者推說領導還沒批。其實就是不肯貸。”毛敏無奈地說,由於央行收緊銀根導致資金鏈緊張,當地不少店鋪一夜關門。而能夠勉強支應的日子也不好過。在過去寬鬆的貨幣政策下過慣了的中小企業,一旦信貸資金緊縮,其資金不足且缺乏有效管理的弱點就暴露出來。在這種情況下,銀行自然不願向中小企業提供信貸。

  “如果把板子打在銀行身上,銀行叫屈。因為准備金率一次次提高,銀行也感覺到‘差錢’。在這種情況下,銀行隻好惜貸。這是大環境決定的。”毛敏的兒子、在建行鎮江分行工作的毛震爭辯道。

  浙江 企業扎堆倒閉

  趨緊的貨幣政策下,長三角一帶的中小企業普遍鬧起了“錢荒”。甚至出現大量企業處於停工、半停工狀態。就連素以小商品聞名的浙江省溫州市,竟也出現了中小企業因貸款無門而“扎堆”倒閉的現象。繼溫州樂清老牌企業三旗集團瀕臨破產,本月又傳出溫州知名餐飲連鎖企業波特曼資金鏈斷裂而倒閉的消息﹔幾乎同一時間,溫州另外一家知名企業江南皮革也因為巨額欠款而倒閉。

  據溫州市經貿委監測顯示,今年前3個月,該市眼鏡、打火機、制筆、鎖具等35家出口導向型企業銷售產值同比下降7%,利潤同比下降30%左右。同時,這些企業訂單金額出現減少趨勢,單筆訂單平均金額比上年同期下降的佔16.7%。這些企業中虧損的佔四分之一還多,僅三成企業利潤保持增長。行業平均利潤率為3.1%,利潤率超過5%的企業不到10家。“比2008年還要艱難。”浙江省中小企業局辦公室主任蔡章生認為。

  浙江省中小企業局發展規劃指導處處長應雲進也表達了相似看法,他表示,長期以來,中小企業習慣在寬鬆的貨幣政策下生存發展,所以每次宏觀調控伴隨銀根緊縮,總有一些企業在一夜間猝死。“資金管理,是中小企業最薄弱的。一旦信貸緊縮,他們的融資問題就會暴露出來。”

  民進中央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周德文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在央行貨幣緊縮政策不改的情況下,不少溫州企業為解燃眉之急,無奈下走的是民間借貸或者高利貸的路子,這樣造成企業融資成本一路水漲船高。而貸款之后高企的還款利息則讓企業不堪重負,極易造成資金鏈斷裂。

  日前,中國人民銀行溫州市中心支行做了一次調查,發現溫州各大銀行貸款利率已經全面上浮30%到80%。銀行貸款雖然已經不便宜,但也隻有少數企業能拿到,更多貸款無門的企業隻能走民間借貸的渠道,目前溫州地下融資的規模已經突破1800億元。

  周德文說:“中小企業一定要走向聯合,船小以前說好掉頭,但是現在市場經濟的競爭是越來越激烈,在這樣的情況下,船小一個風浪就把你打翻掉了,那麼隻有抱團,走向聯合,增加抗風險的能力。”

  周德文認為,為了破解當前溫州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除了要最大限度發揮當前市場上的小額貸款公司和村鎮銀行的作用外,當務之急還是金融體系的創新問題,最好能讓民間資本籌建為中小企業融資的專業性機構。另外,對於溫州中小企業自身來說,也要做到主營業務不偏離,戰線不要拉得太長,同時中小企業要走聯合抱團之路,以增強抗風險的能力。

  廣東 用工荒+漲薪潮

  長三角的情況已然如此,那麼,位於廣東省的我國另一大外向型勞動密集型產業帶珠三角的情況如何呢?

  調查發現,在生產成本快速上漲和市場萎縮的雙重擠壓下,中小型加工制造企業的冬天已不期而至,大批服裝和鞋類工廠處於半停狀態,少數企業開始倒閉。由於美國經濟顯示出滯脹跡象,市場萎縮,連累我國外貿出口服裝生產業和鞋業均受到沖擊。相關數據顯示,在一季度經濟增長大幅下滑至1.8%的情況下,美國4月 CPI卻同比上漲3.2%,高於市場預期。

  據報道,廣州增城新塘鎮一家服裝廠有五六百名工人,專門代工品牌童裝牛仔服裝,1/3的訂單是內銷單,2/3為來自歐洲的外單,此前工廠每個月出貨可達22萬至25萬件,但從3月開始訂單大減,減少了一半以上。最近在新塘一帶,倒閉了不少小的服裝廠,即使大廠也沒多少活可以做。

  位於中山市的三鄉鎮寶福橡塑制品廠,是一家專門為大型鞋廠提供鞋材的工廠,該廠老板郭振華表示,整個鞋業現在開始進入了寒冬,過去一年鞋業的綜合生產成本上漲了30%∼40%左右,使得目前國內鞋廠報出的價格偏高,不少國外客商將訂單轉向了越南等其他國家。

  郭振華表示,廣東這邊主要生產中高端鞋,從去年10月份開始,訂單萎縮了30%左右﹔福建晉江主要生產中低端鞋,受沖擊更大。他近期赴晉江進行了考察,發現那邊情況比金融危機前還要嚴重,沒有訂單,工人也散了,許多工廠關了門,最近,大家都在撐。

  但是,也有一些企業不愁訂單,卻因為招不到工人而不敢隨便接單。位於增城石灘的廣東海豐鞋業有限公司董事長秘書陳五四說:“目前,工廠運作的生產線隻有以前的三分之一多一點。”而導致這一原因的,並非沒有訂單,而是由於勞動力成本提高和工人普遍的漲薪要求而招不到工人。陳五四介紹說,2003∼2004年,該工廠的工人數量達到18000人左右,但是現在廣州的工廠隻有5000人。增城工廠的生產規模也不斷縮減,金融危機后,生產線縮減了一半,目前運作的生產線隻有1/3多一點了。

  對此,周德文對記者表示,“用工荒”、“漲薪潮”現象的出現,反映了勞動力市場供求關系的變化:人口紅利逐漸勢弱,勞動力市場由買方市場轉向賣方市場,買方市場必須通過提高勞動力價格來獲得勞動力。我國經濟發展進入“劉易斯拐點”,廉價勞動力時代即將結束。“用工荒”問題的解決並非一朝一夕,明年“用工荒”問題可能會更加突出,相當多的中小企業可能由此陷入困境。

  人們認為解決“用工荒”問題的當務之急是為員工漲工資,而且不少東部沿海地區的中小企業已經這樣做了。但調查發現,近70%的企業為員工加薪是被迫無奈。因為大部分勞動密集型中小企業,其核心競爭力還是低成本延伸的低價優勢,處於產業鏈的低端。一個售價9.99美元的芭比娃娃,中國企業隻能得到0.35美元的加工費,一雙售價100美元的耐克鞋,加工費隻有5美元。中山大學一位教授做出的調查顯示,東莞企業平均可以承受工資漲幅為3%—5%,最好的企業也隻能承受10%左右。利潤過薄,加薪無疑是雪上加霜。中小企業很有可能陷入“加薪也是死,不加薪也是死”的魔咒。要擺脫這種魔咒,企業必須轉型升級。

  周德文認為,通過技術創新、管理創新與營銷創新等,提高產品質量才能提高勞動生產率,企業才能保持持久的生命力與發展力。(記者孫永劍)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