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認為國家在解決窮富矛盾時宏觀調控不可忽視--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學者認為國家在解決窮富矛盾時宏觀調控不可忽視

2011年05月30日13:12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窮”與“富”,是一對古老的矛盾,也是當今的一對突出矛盾。從一定意義上說,人類的文明史就是一部處理窮與富的歷史。

  物質決定意識。一個人的經濟地位、社會地位是決定一個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和行為方式的重要因素。唯成份論是錯誤的,社會對不同經濟地位、社會地位的人的要求也是不一樣的。既然富人與窮人是客觀存在,既然富人與窮人將長期存在,那麼,社會就有理由要求富人會當富人,窮人會當窮人。

  究竟該怎麼當呢?“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孟子·滕文公下》)這是兩千多年前人們對富人和窮人的最低要求。“貧則見廉,富則見義。”(《孟子·修身》)這是兩千多年前人們對富人和窮人的高標准要求。“富則見義”,這“義”,就是走正道。致富要靠勞動來致富,不能走黑道,賺黑錢。“淫人富謂之殃”,歹人富了不是好事,是壞事。“富則見義”的“義”,還包括富幫窮。先富幫后富是先富者應盡的義務,是先富者自身生存和發展的需要。先富的“先”,有的是以犧牲貧困者的利益為代價,為前提的。先富者要發展,還要依靠后富者的辛勤勞動。沒有后富者經濟與文化水平的提高,先富者難以更富。“莫言富貴長可托,木槿朝看暮還落。”天下沒有一直富下去的人。先富幫后富,也是第二次分配的一個方面。第一次的按勞、按資分配是合理的﹔第二次的按人性論、按道德准則的分配既是合情的,也是合理的。從分配的某些角度看,先富者幫后富也是一種退賠。從市場經濟上講,幫困也是改善投資環境,擴大市場購買力的行為。“以富人而下人,何人不尊﹔以富人而愛人,何人不親。”

  “人窮志不窮”,這應當是窮人的行為准則。經濟上的貧困雖然會不利於窮人做善事,但是,不要忘了“古來忠烈士,多出貧賤門”的歷史事實。公元前戰國時期的大改革家商鞅是窮人。喊出“我勸天公重抖擻”的龔自珍,也是個窮書生。至於說寫《紅樓夢》的曹雪芹,倘若他的家族沒有由富變窮,我想他是斷不能寫出這部封建社會挽歌來的。窮且益堅。窮人有權利思富,有理由變富。可是,由窮變富也要運用正當手段。用正當手段由窮變富,光榮﹔用不正當手段由窮變富,可恥。唐代有位不起眼的詩人姚崇有句話值得記取:“與其濁富,寧此清貧。”很有道理!

  從國家的角度看,如果貧富差距超過了社會警戒線,不論對窮人還是對富人都是一場嚴峻考驗。富人在主流,窮人在邊緣,這就構成主流與邊緣之間的矛盾。有矛盾是正常的,沒有矛盾則是不正常的。一般說,矛盾的主要方面在富人一邊。富人要迅速向窮人獻愛心,盡可能取得窮人的理解,變“天下窮人是一家”為“窮富‘本是同根生’”。國家在解決窮富矛盾中的宏觀調控作用自然是不可忽視的。國家要依法提高所得稅、遺產稅、利息稅等稅種的稅率,盡快縮小貧富差距。與其亂而后治,不如不亂先治。

  用哲學的眼光看,貧富的矛盾是社會發展的動力。解決貧富矛盾既是動力系統,也是社會發展的平衡機制。解決矛盾就是和諧。和諧是美。和諧是力量。(作者鄧偉志 為上海大學教授)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