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百萬“鼠族”遭遇“大清掃”--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北京百萬“鼠族”遭遇“大清掃”

2011年05月31日08:20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鼠族”,網絡用語,指大城市中租住在地下室的低收入人群。

  《中國經濟周刊》實習記者 李妍|北京報道

  5月17日上午9點,在北京一家廣告公司上班的小沈,剛到公司就接到了房東陳芳(化名)的電話。“給你半天時間把地下室的租戶都清走,中午我去拆床,下午就有人來檢查了,罰款你們平攤!”小沈還沒來得及說一聲“喂”,電話就挂斷了。

  來不及仔細琢磨,小沈趕緊一邊向公司請假,一邊給租戶們打電話,讓她們迅速“回家”。

  23歲的陝西女孩小沈,在北京東三環附近國貿的一家廣告公司擔任攝影助理,月收入1800元。為了上班方便,更為了經濟實惠,小沈在離公司不太遠的雙井垂楊柳社區租住了一間不足20平米的地下室,月租金800元。為了減輕負擔,小沈又在網上找了七位女孩合租,共同分攤房租,每人每月100元。在這些室友眼中,小沈就是她們的“小房東”。

  9點半,小沈剛走到所租地下室的住宅樓門口,就看到混亂不堪的場面:有人在大聲吵架,不時伴有肢體沖突﹔孩子在歇斯底裡地哭鬧﹔有人在慌亂地搬家具,還有人在卸床,狹窄的樓門口已經被堵得嚴嚴實實。

  房東陳芳看到呆住的小沈,怒氣沖沖地吼道:“趕緊搬!昨天市政府出台‘禁令’了,地下室不讓住人,等著罰款啊!”

  和小沈一起租住在地下室的舍友們也陸續趕了回來,開始到處找紙箱子,收拾東西。小沈直接把鋪蓋卷了起來塞進紙箱,搬到了樓門口,然后愣住:“搬到哪兒去呢?”

  突如其來的“禁令”

  陳芳所說的“禁令”,是指5月16日由北京市法制辦公布的《北京市人民防空工程和普通地下室安全使用管理辦法(修正草案——征求意見稿)》(下稱《征求意見稿》)。

  第二天一早,這份“禁令”就被垂楊柳社區居委會打印出來,貼在了各個樓門口﹔同時,出租地下室的業主相繼接到了居委會的電話,要求“迅速清理地下室,上報進展,並准備迎接檢查”。

  據北京市民防局相關人士介紹,北京的地下空間,即公眾所謂的“地下室”可大致分為三類:由民防部門管理的人防工程,由住建部門管理的普通地下室(即地下儲藏空間)和地下室﹔其中,前兩類是不得用來居住的。

  根據《征求意見稿》,北京市非居住用途的普通地下室將被禁止出租,開辦旅店、幼兒園、醫院等。否則,“由建設(房屋)行政主管部門責令改正,並可對從事經營活動的處1萬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款,對從事非經營活動的,處5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罰款。”

  另外,具備居住條件的地下室“設置宿舍的,房間內人均使用面積不得少於4平方米且不得設置上下床。還應該配備有效的防滅病媒生物設施、消毒設施和垃圾、廢棄物的存放專用設施。如果地下空間容納的人員超過核定人數,相關部門將對地下空間的使用者處以3萬元罰款。”

  “這個樓的地下室是人防工程,不讓住人的,更何況我們還是上下床。”小沈無奈地說。不過,小沈指著“禁令”說:“但是,這不是‘征求意見稿’嗎?能馬上實施,開始強拆、罰款嗎?”

  北京市民防局工程管理處處長周響平對《中國經濟周刊》表示,該文件“只是在征求意見,並沒有開始實施,正式的治理方案還沒有公布,所以現階段不存在罰款的問題”。

  根據北京市民防局官網通報,4月29日,北京市民防局就已經召開了人防工程打非治違專項行動部署大會,會議要求“嚴格實行責任制,層層抓好綜合整治和打非治違責任的落實,堅決取締非法使用人防工程的行為”。

  北京市法制辦相關負責人對《中國經濟周刊》表示:“目前,有關管理辦法的修訂工作已經列入市政府2011年立法計劃。”因此,“‘禁令’是肯定要實施的,只是時間問題。”
【1】 【2】 【3】 【4】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