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昌科技懸案:高慶昌為何跳樓?--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萬昌科技懸案:高慶昌為何跳樓?

董事長意外死亡令公司潛在的環保風險顯露,萬昌科技會否成為下一個紫金礦業?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劉永剛|北京報道

2011年05月31日09:17         手機看新聞

  一位身家近8億的董事長為何會在公司上市后的第二個交易日選擇自殺?

  是個人原因?還是公司問題?

  “非正常死亡”

  “很可惜。”5月24日,一位參與萬昌科技上市的知情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高慶昌平時看起來很開朗,公司各方面也沒什麼太大的問題,他這樣做“很讓人費解”。

  此前一天,萬昌科技(002581.SZ)對外發布公告稱,“董事長高慶昌先生不幸於2011年5月23日逝世……公司各項生產經營及管理活動一切正常。公司將在近期召開董事會選舉新任董事長。”

  萬昌科技於5月20日登陸深圳中小板。根據公司《招股說明書》顯示,公司董事長高慶昌和高寶林為實際控制人。其中高慶昌為第一大股東,持有3296.3萬股,持股比例高達30.44%。以5月23日23.54元/股的收盤價計算,高慶昌的身家達到7.76億元。

  此前公布的萬昌科技招股說明書顯示,高慶昌1943年生,中國國籍,大專學歷,高級經濟師。1976年起,先后任臨淄區皇城鎮經委副主任、山東萬昌股份董事長、萬昌集團董事長、萬昌發展董事長、總經理。現任萬昌科技董事長、萬昌集團執行董事、山東萬昌股份董事長、萬昌化工設備董事、富宇置業執行董事,並兼任中國企業家協會常務理事、山東省企業家協會副會長、淄博市中小企業商會會長。

  5月25日,據《中國証券報》報道,淄博市政府有關部門權威人士透露,萬昌科技董事長高慶昌高樓墜亡事件已經警方調查確認,排除他殺,系自殺。

  關於高慶昌的亡故原因,萬昌科技董秘對《中國經濟周刊》未置隻言,只是強調,會陸續有信息發布。

  此前,有媒體稱,跳樓前,高慶昌本要親赴青島處理一筆1000萬現金事項,不料意外發生,死因相關1000萬。

  對此,上述知情人士稱,“這個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為錢對他來說已經不是什麼問題。”

  債務有問題?

  據萬得資訊顯示,淄博萬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於2009年11月16日成立,注冊資本1.08億元,主要產品原甲酸三甲酯、原甲酸三乙酯廣泛用於農藥、醫藥的合成,其生產規模、銷售量在國內市場佔有率位居第一位。目前還是全球著名的維生素、乙氧甲叉生產商浙江新和成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要供應商,產品銷往國內多個省市,並出口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

  上述知情人士介紹,他在參與公司IPO的過程中發現,“公司的產品比較強,在國外很受歡迎,但股權結構比較混亂。”

  其中,萬昌科技的關聯公司——高慶昌為董事長的山東萬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萬昌股份”)是關鍵。

  1997年5月,萬昌股份定向募集職工股在淄博証券交易自動報價系統挂牌交易。1998年6月,按照國務院關於清理場外交易的規定,淄博証券交易自動報價系統被取締,萬昌股份的股票停止交易。

  此后,同在淄博証券交易自動報價系統挂牌的山東華冠股份吸收合並萬昌股份,並獲得了一個捆綁上市的額度,萬昌股份成為山東華冠萬昌分公司。1999年和2002年,山東華冠股份兩次發行申請通過發審會審核,但由於被舉報未能最終發行上市。

  “為了能夠上市,高慶昌通過運作成立了萬昌科技。”上述知情人士稱。

  在其上市的過程中,持有萬昌股份12%股票的股東艾群策認為,高慶昌成立萬昌科技,錢是從萬昌股份而來,隨即向証監會舉報。

  5月17日,高慶昌終於同意和作為近萬名萬昌股份股東代表的艾群策正式談判。

  “1000萬的債務問題就是指這個,很明顯這個問題已經得到解決。”上述知情人士稱。

  為了解更具體的債務問題,5月25日,記者多次撥打淄博金融辦主任胡希德的手機,先是無人接聽,后來干脆關機。

  環保有隱憂?

  毫無疑問,董事長的離世,讓萬昌科技突然走到了公眾的聚光燈下。投資者在為其去世的消息感到惋惜的同時,更想知道公司的未來發展是否會受到影響。

  上述知情人士稱:“公司可能不會因為某個人的離去就突然發生巨大的變化,但是萬昌科技潛在的環保風險必將從此次事件中顯露出來。”

  據其招股說明書顯示,萬昌科技募集資金后將使其產品的產能從0.9萬噸/年增加到2.2萬噸/年。而據中國化工信息中心統計,2009年原甲酸三甲酯的全球消費量是2.02萬噸。如果項目建成達產,就產能而言萬昌科技在全球將成為絕對的領先者。

  據了解,雖然募集資產准備擴產的兩種產品本身不具毒性,但作為原料的氫氰酸卻屬劇毒,整個生產過程含有巨大的危險,對安全性要求極高。

  在萬昌科技擴產的同時,國外廠商呈現出減產、停產的現象。德國贏創德固賽公司曾是全球最大的原甲酸三甲酯和原甲酸三乙酯生產企業,但其在2007年已基本停產。2003年以前,全球的原甲酸三甲酯和原甲酸三乙酯中間體產能集中於德國、美國、日本和中國台灣地區,數量頗為龐大,但這些企業在2005年以后都陸續停產或轉產。目前,境外生產上述產品的企業僅有4家,它們在整體產能規模上也在不斷縮減。

  “現在很多國家的企業處於環保壓力多數來到發展中國家建廠,甚至關停。而中國的一些企業仍然‘頂風作案’,這樣的角色讓人深思。”中國化工網的一位分析師認為,包括紫金礦業在內,國內很多污染當地環境的上市公司,最后的結果並不好。

  高慶昌生前接受採訪時曾表示,“現在一說是建化工項目,都會聯想到高污染、高毒性。”當地的安監部門表示,萬昌科技使用的原料氫氰酸,屬於國家化工類三級重大危險源,生產過程含有潛在的風險。目前企業安裝了視頻監控系統,確保安監局可以實時監控。

  一名大型券商的分析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在得知此事之后,曾致電萬昌科技了解其經營情況,但其並未回應,因此也“不好再問”。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