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偉:克服“中等收入陷阱”在於轉變發展方式--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劉偉:克服“中等收入陷阱”在於轉變發展方式

2011年06月01日08:52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中國經濟經過三十多年的快速發展,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步入中等收入發展中國家行列,但隨之而來的是“中等收入陷阱”的威脅。中國在克服“中等收入陷阱”上具有怎樣的發展優勢,又該採取怎樣的發展戰略和措施,這些問題亟須有效的解答。為此,《經濟參考報》專訪了北京大學副校長、經濟學家劉偉。劉偉表示,中國當前確實存在著進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性,克服“中等收入陷阱”的關鍵在於轉變發展方式。

  中國具備克服“中等收入陷阱”的發展優勢

  《經濟參考報》: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是否會進入“中等收入陷阱”?

  劉偉:所謂“中等收入陷阱”,指的是一個國家從低收入國家發展成為中等收入國家后,經濟增長率出現回落,無法繼續保持高速增長。進入中等收入發展階段,便有可能面臨“中等收入陷阱”。因此,中國也存在著進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性。但是和那些經濟長期徘徊或增長緩慢的中等收入發展中國家不同,中國具備克服“中等收入陷阱”的發展優勢。

  《經濟參考報》:中國在克服“中等收入陷阱”上的發展優勢有哪些?

  劉偉:相對其他國家而言,中國在克服“中等收入陷阱”問題上具有三方面的發展優勢。首先,從經濟發展階段性特征看,我國正處於工業化加速期,具有克服“中等收入陷阱”的“天時”。按當代國際工業化標准,我國工業化率顯示我國發展正處於工業化中后期,即工業化尚未完成,但已進入由一般加工制造業為主向重工、重化工為主的產業革命深化的階段。從經濟發展史來看,這一階段的經濟發展通常是高速增長期,這一高速增長期的長短在不同國家有所不同,但一般說來,越是大國這一時期相對越長,因為要解決的問題更艱巨;越是先發展的國家這一時期相對越久,因為缺少后發優勢。我國改革開放以來保持了30年的高速增長。按照我們的發展目標,到2020年基本實現工業化,成為全面小康社會(相當於國際社會上中等收入國家),到2030年真正實現工業化、城市化等一系列目標,成為當代新興工業化國家(相當於國際社會上中等收入的發展中國家)。也就是說,在未來10-20年裡在我國完成工業化、城市化發展階段之前,完全有可能繼續保持較高的增長率,這意味著目前我國經濟發展正處在一個前后長達50年左右的高速增長期的中間,在這一時期,無論是投資需求還是消費需求均具有較高的增長動力,若再考慮到我國特有的人口規模和“人口紅利”,這種需求動力就更為強勁。這種發展的階段性特征構成我國克服“中等收入陷阱”的“天時”。

  其次,潛在的城市化空間是支持我國經濟持續增長的重要因素,我國城市化水平不僅低於世界平均水平,而且落后於我國經濟發展水平。2009年世界首次出現城市人口超過農村人口,而我國城市化率僅為46%略強。同時,我國這46%的城市化中還包含1億多進城民工,而進城民工雖然離開農村戶口所在地半年以上並以務工收入為生進城,但其生產方式和社會福利水平與真正的市民有很大差距,這表明我國城市化率不僅規模低,而且質量水平也不高。更為重要的是,我國城市化率水平低的同時,城鄉差距懸殊。因此,我國城市化速度的加快和城鄉差距的縮小,不僅推動著社會經濟均衡發展,而且是擴大內需保持持續高速增長的重要動力。城市化規模和質量的提高不僅使更多的農村人口生活方式轉變為城市現代生活,從而創作出更大的需求以推動增長,而且使經濟資源在更大程度上從傳統方式轉入現代市場體系和產業結構體系,這本身就是資源配置效率提升的過程。

  第三,非均衡的區域經濟結構,既是我國現代化發展水平低的表現,同時也是支持我國可以更持續地保持高速增長的因素。我國地區間經濟發展差距的客觀存在,使我國經濟發展的主要地區推動力上呈現出梯度狀態,從而持續拉動經濟高速增長。如果說以前東部經濟發達地區是我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區域推動力,那麼伴隨我國西部大開發的深入和中部崛起的加速,即使東部沿海地區進入增長速度逐漸放慢的增長拐點(比如通常所說的當人均G D P達到15000美元后),西部和中部卻可能恰恰進入高速增長期。此外,各地根據當地優勢和資源稟賦,發展和培育“增長極”,努力擴大極化效應,能夠極大地提高我國區域經濟結構性效益,不僅提升著高速經濟增長可持續性,而且提高著經濟增長的效率。
【1】 【2】 【3】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