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車業陷一元困局 究竟該由誰出?--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出租車業陷一元困局 究竟該由誰出?

據新華社報道

2011年06月07日07:11    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手機看新聞

  在國際油價震蕩上行的背景下,各大城市出租車運價正迎來新一輪上漲,起步價、單價、燃油附加費等或“單項發力”,或“集體上調”。而一至三元的燃油附加費,幾乎是各城市共同的選擇。看似不起眼的一元左右漲幅,無形中牽動著大家敏感的物價神經。

  運價進入新一輪上漲期

  今年4月至今各地出租車漲價潮已經襲來:長春,開征出租車燃油附加費1元﹔北京,燃油附加費增加1元﹔南寧,增至2元﹔深圳,則增至3元﹔太原出租車取消了燃油附加費,但日間基本單價由每公裡1.1元調至1.6元,夜間由每公裡1.3元調至1.8元。上海將於6月13日舉行聽証會,聽証方案一是起步價由現行的12元?3公裡調整為13元?3公裡,二是超起租裡程每公裡單價由現行的2.40元調整為2.70元﹔此外還將首次增設“燃油附加費”。

  出租車運價緣何上調?為何提高或新設“燃油附加費”?上海市發改委相關負責人介紹,2006年5月,上海經過聽証程序,實行運價與一定時期內使用的燃油(含燃氣)平均價格水平挂鉤和聯動,原則上以一年為一個聯動周期。2006年5月11日和2009年10月11日實施了兩次聯動,運價可承擔的最高油價水平提高到6.43元?升。

  “由於受油價總水平持續上漲影響,目前上海滬Ⅳ標准93號汽油已達7.79元?升,高於現行出租汽車運價所對應的最高油價水平1.36元。此前,超過部分由政府進行臨時性全額補貼。為適當疏導不斷積累的油價矛盾,上海將對出租車運價進行調整,並推出‘燃油附加費’。”該負責人強調,調整后的營運增收全部用於提高駕駛員收入。

  一元錢該由誰出

  油價上漲使出租車運輸成本“水漲船高”,這不難理解。不少市民關注的焦點在於:如何公平合理地分擔新增成本,“一元錢”該由誰出?

  從上海的調查看,“分擔者”不外乎:一是乘客。據有關部門測算,如果上海出租車起步價從現行的12元增加到13元、超起租裡程單價不變,則乘客平均每車次增支1元﹔如果超起租裡程每公裡單價由2.40元調整為2.70元、起步價不變,則乘客平均每車次增支為1.33元。二是出租車企業。五年來,上海出租車“份子錢”從每車每月10500元降低到8200元。三是政府。以上海目前的93號汽油價格每升7.79元計,每月對每輛出租車油價補貼1785元﹔上海目前有近4.9萬輛出租車,每月補貼就近9000萬元﹔即使油價暫時不上調,每年財政負擔也超過10億元。

  上海財經大學公共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胡怡建說,如果出租車是少數人出行所需、帶有非必需品性質,就可採取市場化提價的做法﹔如果出租車是大眾交通工具,則政府應減少稅費、降低出租車公司負擔,以消化油價上漲帶來的壓力。

  壟斷:無解的“禍根”?

  在出租車行業內,相比於乘客、司機,出租車企業處於強勢地位﹔在行業之間,相比於出租車企業,石化巨頭又是強勢企業。出租車經營權、資源性產品等長期壟斷,是否是出租車“一元錢”困局的禍根?

  其一,有無可能徹底解決“份子錢”問題?目前出租車公司使用的經營權是政府以“特許經營”方式轉讓的,有的城市一輛出租車經營權高達上百萬元。保証金和“份子錢”等就是取得經營特許權的售價。

  其二,如何消除油價上漲中的“不公平因素”?復旦大學能源經濟與戰略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吳力波認為,在本輪油價快速上漲中,消費者和出租車行業都成了終端被動承擔者。下游的價格透明,而上游定價卻不透明,這本身就不公平。她認為,破解出租車終端“被動漲價”問題的關鍵,是理順上游產品價格形成機制。

  胡怡建說,出租車漲價從某種程度上說是政府、消費者對壟斷企業的妥協。一頭是原油暴利,一頭是燃油(成品油)加工微利甚至虧損,政府要處理好這兩頭的平衡問題。

  其三,能否增加乘客等公共因素對油價、運價調整的“話語權”?經濟學家曹和平指出,國際上壟斷企業的合理利潤應該比通脹率高1至2個百分點,但國內石油企業的利潤率顯然已經高於這一標准,“目前國內成品油價格常由於偶發因素‘說漲就漲’,公眾隻能被動接受,無法監督、更無法否決,這種情況亟待改變”。

    《國際金融報》 (2011-06-07 第07版)

(責任編輯:李彤)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