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口進京指標分配不均 部分倒閉國企指標被叫賣--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戶口進京指標分配不均 部分倒閉國企指標被叫賣

李妍

2011年06月07日08:26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戶籍是什麼?

  1955年,它只是一份籍貫記錄﹔1958年,它成了居住限定﹔1963年,它意味著不同的分配標准﹔上世紀80年代,它曾經一度無人重視﹔到了90年代,卻又成為了人人爭搶的“指標”。

  十幾年后,它仍是指標,並越來越少。

  英國法學家梅因曾留下一句為人津津樂道的論斷:“所有進步的社會運動,都是從身份到契約的運動。”

  “身份”,從人一出生開始,影響並左右你以及你的下一代。

  在“契約社會”,人們推崇的是競爭,不講身份,人人平等,通過自由訂約去設定自己的權利義務,去謀求自己的發展,去主宰自己的命運和前途。

  而中國的戶籍體制改革進程,正是這樣一條從身份到契約,從“控制”到“解索”的社會轉型。

  但在中國的文化與政治之都,盡管一些在計劃經濟時代附體於戶口的職業、教育、居住限定已剝離殆盡,但新的“特權”——購車、購房的“內外有別”的限定卻又逆勢而來。

  於是,戶口依然象征著身份,為了得到這個能夠參與平等競爭的身份,必須先要在政府設計的進京與留京“指標”制度下,展開一場為了平等的競爭。

  可是,指標也在逐步收緊。當平等的市場關上閘門,無序的黑市便展開了雙臂,而為人所依賴的“全能”的政府,在這個角落卻突然失靈。

  進京,留京,本應簡單,卻已玄妙。

  5月17日,消息傳出,“2011年北京市給予非京生源畢業生進京指標名額為6000個,比去年大幅下降1/3以上。”

  “北京戶口作為一道閘門,它已經不能阻擋外來人口的涌入,它所阻擋的是外來人口得到相應福利待遇的權利。”一位人力和社會保障工作者的歸納,讓小西長嘆了一口氣。

  對於她來說,纏繞在心中的“留京情結”就像一顆無法拔除的齲齒,在每一個敏感的時刻都隱隱作痛。

  小西,新疆塔城市沙灣縣人,2002年考進北京某全國重點大學,學習漢語言文學專業。2006年本科畢業后,“當時因為拿不到留京指標,解決不了戶口,我在工作兩年后又選擇了考研,誰知現在又緊縮進京指標。

  “在北京落戶怎麼就那麼難?”小西深吸一口氣。近十年來,一紙“北京戶口”改變了她的生活,她的命運,成為超越一切的人生第一大事……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