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拒載乘客事件引關注 機長被指涉嫌濫用職權--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南航拒載乘客事件引關注 機長被指涉嫌濫用職權

葉鋒 陳冀

2011年06月13日08:44    來源:《中華讀書報》     手機看新聞

  3名乘客登機后臨時更換座位,與機組人員發生爭執,機長以“飛行安全”為由報請警察將乘客帶離,並拒絕其返機——發生在6月9日的這起國內少見的南航“拒載”事件,引發人們關注。這究竟是依法“維護安全”還是機長“濫用職權”?

  6月9日,乘客汪子琦等三人乘坐中國南方航空公司CZ6800航班,從昆明飛回上海。登機牌信息顯示,3人座位位於機艙后部。登記后,3人看到經濟艙第一排左邊還有三個空位,就想更換座位。

  “因為事先是客戶幫忙辦的登機手續,所以並不知道座位非常靠后,而一位同伴因身體原因很想坐在前排,那樣途中顛簸會小一些。”汪子琦11日向記者描述,“剛坐下不久,有一位乘務人員走過來說,這裡是高端客位區,是留給經濟艙全價票乘客的,並要求我們坐回原位。”

  汪子琦等人隨即表示願意承擔成本將艙位升級。不過,乘務人員解釋,升艙是地面上的事情,飛機上辦理不了。乘客提出要求地面的工作人員上機辦理,“可是過不到5分鐘,就又來了一個人直接對我們說,請你們坐到后面去,你們說什麼也沒有用。”

  汪事后得知此人是機長。據她介紹,這位機長當時還對著全艙的乘客說過“這三個人不配合我們工作,我們不飛上海了”這樣的話。“考慮到飛機上其他乘客的感受”,汪子琦和同伴便回到了后排自己的座位。

  沒想到,約5分鐘后,客艙內響起了廣播:“地面公安將上來執行公務。”隨后,三人被警察帶下飛機。經調解后,汪子琦同意道歉,但機長並不同意她們返機。汪子琦3人隻得改乘其他航班返回上海。

  記者就此事向南航黨委工作部進行核實,該部門的回應稱:“3位旅客霸佔的是空警位置,空警是公安序列,那個位置靠近駕駛艙,不能隨便給旅客的。”這明顯與乘客反映的情況矛盾。據旅客投訴稱,當時乘務員告知其所佔用的是“高端客位區”,“這個位置是留給經濟艙全價票的旅客的”。

  記者追問:“乘客即便佔了空警位置,但在機長干涉后已回到原來的座位,還會影響飛行安全嗎?為什麼還被‘拒載’?”南航的回應稱:“旅客坐回原位的說法,是乘客的一面之詞。”

  記者再問:“那實際情況是怎樣的呢?”對方回應:“我們不在現場,並不了解情況。但可以肯定的是,機長也不容易,不是因為旅客行為影響到了飛行安全,影響到了航班后期運作的話,機長一般也不會隨意報警的。涉及飛行安全問題,不僅機長有權報警,而且別的旅客也有權報警,正因為如此,地面公安部門才會到飛機上來處理。”

  對於此次南航“拒載”事件,雙方各執一詞,公眾輿論對當事雙方也均持不少爭議。但一個無可爭議的事實是:乘客買了票、辦理了登機手續、通過了層層安檢,從事后雙方的表述看在登機后也沒有明顯的危及安全的言行,卻被帶離飛機,並被拒絕再次登機。這其中,下達“逐客令”的機長之行為,是各方關注的焦點。

  中山大學公共行政管理學院副院長肖濱說,對機長的評判凸顯出機長權力如何行使的問題。飛機作為一種特殊的交通工具,對其風險判斷不是一般乘務員和乘客所能作出的,機長在機艙內中扮演著“船長”“法官”等重要角色,發揮著保障安全的重要作用,理應從法律和制度上對其賦予較高的權力與責任,並對其權威性給予充分的尊重。

  但機長的權力不能成為隨心所欲的宣泄工具。“在此事件中,從旅客反映的基本情況來看,機長對旅客不遵守規則的行為反應過度了,旅客在已按要求坐回座位后,實際上已對飛行安全不再構成威脅,機長卻仍然動用報警的權力,把旅客趕下飛機,則有濫用職權之嫌。”肖濱說。

  “這次事件對乘客是一次如何嚴格遵守規則的教育,對機長是一次如何正確行使權力的教育。”專家認為,航空公司內部應加強對員工的培訓和教育,而包括機長在內的乘務人員則更應加強自律,提高個人修養和職業操守。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