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錢流:資金鏈緊張 浙粵中小企業接連倒閉--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聚焦錢流:資金鏈緊張 浙粵中小企業接連倒閉

2011年06月17日08:30    來源:中央電視台     手機看新聞

  聚焦錢流:“錢荒”來了?

  最近人民銀行提高存款准備金率,這是今年以來第六次提高存款准備金率。央行錢袋子捂的越來越緊,市場開始感受到資金緊張地壓力,近期陸續從浙江廣東傳出中小企業集中倒閉的消息,在中國企業身上資金的流動,也就是錢的流動,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問題?市場上的錢又流向了哪裡?央視財經頻道主持人陳偉鴻和特邀評論員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專欄)、著名財經評論員何帆共同評論。

  資金鏈緊張,浙江廣東中小企業接連倒閉,年內第六次提高存款准備金率。央行再次收緊錢袋子,錢荒真的來了嗎?

  居上燈飾店曾是中山古鎮上,一家知名燈飾企業,然而幾個月前,它卻因為資金鏈斷裂而倒閉,居上燈飾店建店十年,年銷售額曾超過5000萬,這樣一家明星企業為何落到如此境地,中山行業協會的副會長告訴記者,居上燈飾在發展中遇到了資金難題,但因為沒有廠房這樣的固定資產,銀行拒絕貸款,值得被迫外借高利貸,最終因無法償還滾雪球般的利息而倒閉。

  《經濟參考報》的記者日前在珠三角等地發現,當前原材料、勞動力、物流、財務等多項成本上漲,綜合作用於制造類企業,導致企業利潤攤薄,不少企業不接單虧損,接單也虧損。在這種情況下,低端制造業企業和作坊式的小企業,難以承受經營壓力,首先面臨倒閉風險。日前,深圳市銀監局發布的首期中小企業運營即金融服務指數,一季度深圳市中小企業運營情況整體呈現出銷售下滑、成本趨升、毛利下降、融資需求和缺口加大等特點,融資難普遍存在,約13%的企業融資難度很大,57%的企業存在一定程度的融資難題。

  上海,邵俊濤是一家小型民營電氣加工企業的負責人,目前他的企業隻有26名工人,銀行提出的30年率借貸成本讓他百感交集。

  邵俊濤(上海某電氣設備公司總經理):我們一年的話,現在毛利也就隻有30%左右,所以說導致我們即便是可以去貸(款)的話,我們也沒有太大的一個意願。

  記者:在走訪中發現,上海一些中小企業都面臨著和邵俊濤一樣的難題,由於企業固定資產不多,很難從正常的質押借貸渠道獲得銀行的貸款。即便是能貸款,今年較高的借貸成本也讓這些體量和盈利程度比較有限的中小型企業望而卻步,甚至有不少企業打算收縮規模。 此外,工業和信息化部運行檢測協調局於日前發布,《2011中國工業經濟運行春季報告》指出,資金環境總體偏緊,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更加突出。

  劉洪奇(上海某貿易公司總經理):我們現在這個資金,回籠慢的話,我准備要把規模縮小了,肯定要縮小,你不縮小你這樣承受下去賺的錢,還不夠付人家利息的。

  曹遠征:流動資金短缺 融資需求更高

  (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今日觀察》特邀評論員)

  浙江、廣東確實是出現了中小企業集中倒閉的現象,廣東、浙江是沿海中小企業居多地地方,而且都是出口導向型經濟,加工貿易居多。世界經濟盡管在復蘇之中,但是復蘇步伐非常緩慢,出口依然表現地比較艱難,所以產品、原材料擠壓比較嚴重,庫存投資在增加,流動賬款在增加。在這種情況下,融資也變得非常困難。

  流動資金短缺,融資需求更高。一方面構成倒閉﹔一方面為了生存,必須繼續去融資。融資難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不僅是融資困難,市場萎縮等情況集中到一塊,擠壓地非常嚴重,這就需要更多融資資金,融資就變成很緊迫的一件事。中小企業融資一直是個世界性難題,中國一直在努力破解難題,但是在現在的特別情況下,任務更加艱巨了。

  何帆:貨幣政策收緊 中小企業沒有做好准備

  (《今日觀察》評論員)

  根據我們了解到的情況,現在是有很多企業面臨著倒閉的風險,但是潮還算不上。根據我們現在看到的一些調查,在溫州,大概有三成左右的企業出現了資金困難,而且他們表示現在的情況比2008年還要更加嚴峻。如果2008年是霜降,那麼現在已經到大寒了,已經受不了了。但如果我們仔細去看,就會發現這些企業遇到的不僅僅是資金緊張地問題,還有很多其他的問題,比如現在勞動成本、原材料價格在上升,再加上現在資金鏈條比較緊張,所以現在錢荒變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此外,過去中小企業比較習慣在信貸環境比較寬鬆的環境下生存,沒有做好准備,一旦貨幣政策開始收緊,風險就來了。巴菲特說過一句名言:隻有在退潮的時候,才能夠看出來誰沒有穿游泳褲頭。現在至少能說明這些企業帶的衣服不夠。

  曹遠征:健全的市場才能為中小融資提供更方便的環境

  (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今日觀察》特邀評論員)

  央行採取緊縮政策,流動性有點緊,銀行的錢是有點困難,但這不是本質問題。因為商業銀行本身是要賺錢的,貸款是它應盡的責任,有利潤它就一定會去放款,對它來講,錢永遠是荒的。現在出現問題,更核心的是中小企業本身的一些特殊性質,作為銀行來說,貸款無外乎需要抵押品,中小企業就是因為資產不夠,抵押品不夠,所以造成了融資難。從這個方面來講,一方面需要金融的創新,通過創新來幫助中小企業融資。關於創新,前兩年銀監會提倡三表三品,不僅看抵押品、人品、產品,不僅看資產負債表、電表、水表,但更核心的問題是中小企業的資本金不足,資本上的發展非常重要,補充資本,補充自有資金才能負債。從負債方面解決,從銀行融資解決,可能並不是根本解決之道。

  其實對很多商業銀行來說,他們現在執行的是所謂史上最高的存款准備金率,達到了21.5%,也就是當有一百塊存款進來的時候,就有21.5元是不能用的,准備金率非常高,銀行需要備負,存貸比高於75%,資金確實開始緊張。另一方面,因為資本金做配置,我可以對大企業貸的少一點,中小企業貸的多一點,那麼中小企業的本身質量就變得很重要。中小企業是資產企業不足、抵押品不足,放貸就顯得困難,它有風險,一定有風險溢價,這時候隻有在利率市場化中間,用利率來覆蓋風險溢價,才可能來緩解這個問題,這也是金融體制改革的問題。經濟市場的發展問題是綜合發展,不僅利率市場化,還有配套的改革,健全的市場才能為中小融資提供更方便的環境。

  何帆:中小企業遇到的問題不僅是融資難 還有融資貴

  (《今日觀察》評論員)

  商業銀行當然有自己的苦衷,從全世界來看,對中小企業貸款風險都很高。在中國,對中小企業貸款風險更高。全球范圍內,中小企業的壽命非常短,創業兩年之后,隻有30%左右的中小企業能夠生存下來。如果我是一個商業銀行,我怎麼知道誰在兩年之后依然生存?還有,辦規模比較小的貸款和規模比較大的貸款,成本是一樣的,而且辦大的貸款,成本可能還會更低。給中小企業貸款,得審查信用,非常麻煩,有的中小企業連合乎規范的財務報表都找不全,這時,怎麼才能控制風險?平時,中小企業向商業銀行貸款就很難,到經濟比較低迷、政策比較緊張的時候更加難。有一個笑話:銀行家就是晴天的時候,借給你雨傘,雨天就把雨傘收回來。本來經濟已經有向下走的風險,既然現在都講中小企業有破產潮,那麼作為商業銀行,為了自己的盈利和風險控制,怎麼還敢知難而上,給企業增加貸款?肯定會採取比較保守的態度。

  此外,現在中小企業遇到的問題不僅是融資難,還有一個就是融資貴。因為現在借貸成本太高,在江浙,中小企業上浮30%,民間借貸利率更貴。這又帶來一個問題,當利率貴的時候,往往那些最鋌而走險的人,才敢借利率比較高。到最后,這些客戶可能就是最有冒險家精神的人,那麼最后的風險也就更高。

  中小企業融資難,銀行真的缺錢嗎?

  中小企業貸款難,在收緊流動性大背景下,銀行是否也在面臨錢荒,大企業是不是同樣大受影響呢?日前,在天津舉行的第五屆中國企業國際融資洽談會上,在資本對接區,記者看到企業一方顯得非常冷清,除了前兩排的展位之外,其余的展位都沒有人,記者轉了一圈發現,來這裡的企業實際上很少有真正的小企業,大多數都有著非常大的資金量需求,多在幾千萬以上,像這家企業開口500萬到1000萬,已經算很少的了。

  參會企業工作人員:我們再需要5600萬的資金。

  參會企業工作人員:可能也得要個七八千萬。

  參會企業工作人員:我們資金需要起碼超過10個億。

  很多企業開口就要融資幾千萬,但似乎就這樣的企業才有和投資機構對話的資格,這就把那些隻想貸款十萬百萬的小企業拒之門外,這種現象在許多金融機構中都存在,特別是銀行特點願意信貸批發而不願意零售,因為零售放貸的平均成本要比批發高很多。

  參會投資機構工作人員:從銀行來說,整個資金規模都很緊,對銀行來說,主要是支持一些大的客戶,確保一些大的客戶,中小企業這塊,目前從宏觀調控角度來說,等於說銀行的資金面都很緊。

  此外,目前面向中小企業的信用擔保業發展滯后,為中小企業提供擔保的專門機構很少,銀行常常以中小企業貸款監控成本高,風險大,而不願意放款,中小企業貸款的不良記錄影響了銀行的積極性,當前很多中小企業經營規模偏小,很難達到直接上市發行股票和債券的要求,管理基礎薄弱,普遍缺乏良好的公司治理機制,資信度不高,財務制度不健全,透明度比較低,基礎未做好,就盲目擴張,這些缺點更增加了企業融資的難度。在這看似錢荒的背后,市場卻實際呈現出冰火兩重天的狀態。中國人民銀行寧波中心支行行長宋漢光日前表示,總體來說,當前的貨幣信貸增長雖然比前兩年有所減少,但與金融危機前的正常年份相比還是有所增加。

  曹遠征:政府應該發揮積極引導作用 為更多資金進入奠定條件

  (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今日觀察》特邀評論員)

  我們可以做很多的改進工作,就像河流一樣,一定要疏浚和開渠,主干道才能連通。在這方面,有三點非常重要:一個是要增加毛細血管,比如對金融機構的准入,特別是中小金融准入,增加中小企業金融發展動力﹔第二是要做一些創新,比如三表三品,對中小融資的創新﹔第三是開源,比如發展資本市場,創業板等等,鼓勵中小企業資本性的融資,增加他的負債能力和強度。除此之外,政府應該發揮積極引導作用,比如建立信用征信體系,完善擔保體制,為更多的資金進入毛細血管奠定條件。

  何帆:轉變思路 直接對中小企業提供最需要的支持

  (《今日觀察》評論員)

  現在有一種說法,因為現在中小企業融資很難,所以呼吁大型的商業銀行增加對中小企業的貸款。在這個方面,大型商業銀行的確在做改進,但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最終辦法。如果我們讓大型商業銀行為中小企業去貸款,可能就是大水浸灌,浪費比較多,所以現在要轉變思路,我們做滴管、做微噴,這樣更加節水,效率更高。我們要直接對中小企業提供最需要的支持,就是我們需要更多的金融創新。比如現在正在嘗試的中小企業組團聯合發展,比如阿裡巴巴和金融機構合作推出的阿裡小貸,為符合條件的小企業提供貸款。總之,創新越多,思路就越開闊。

  趙錫軍(微博專欄):要引入市場機制以外的一些機制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 《今日觀察》特約評論員)

  如果完全依靠市場機制的調配作用,那麼資源可能會更多地集中到一些大企業手中。因為從資金的趨向和著力的性質來講,很多的資金會追求一個相對風險較小,比較穩健,回報率比較高的項目,這些項目更多的是在大企業手中。另外,從資金流動的成本來講,大企業的流動成本,特別是單位資金的流動成本,可能會更低一些。要解決這個問題,要引入市場機制以外的一些機制,要發揮相應的一些政府作用,非政府組織的一些作用。

  孫立堅:堅決地監管和打擊“以錢養錢”的投機方式 要釋放這些灰色金融系統的泡沫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 《今日觀察》特約評論員)

  首先錢荒是一個結果,根本的問題是成本無法負擔的問題,幫助實體經濟減負,降低生產成本,疏通物流渠道,把不必要的漲價機制全部砍掉。另外,就是要擠壓泡沫,今天很多中小企業感覺到去做“以錢養錢”的投機方式,收益來的快,而且收益要比做實業高很多,所以對這種“以錢養錢”的投機方式,要堅決地監管,堅決地打擊,釋放這些灰色金融系統的泡沫。

  何帆:隻有政府伸出援助的手 中小企業才能利用時機來個撐杆跳

  (《今日觀察》評論員)

  現在得需要政府出面支持中小企業一把了,這樣中小企業才可以利用時機,來一個撐杆跳。其實關於金融機構和中小企業,政府可以做得更多。比如在財稅政策上,給中小企業減免一些稅負﹔在產業政策上,給予適當的引導﹔因為中小企業提供了絕大多數的就業,那麼我們能不能把這個目標從GDP轉向就業?你提供就業機會多的話,我就能夠給你提供一些補貼以及優惠政策。隻有政府伸出援助的手,中小企業才能渡過這一關。

  曹遠征:資金壓力恰恰是中小企業的新動力

  (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今日觀察》特邀評論員)

  其實資金壓力恰恰是一個動力,它給予中小企業轉型升級的機會。過去,江浙一代的中小企業都是出口導向型的,那麼現在,他們應該更多地擴大內需﹔其次,過去的制造業待工企業,現在要增加服務業比重,或者進入服務業行業。在這些方面,都將會是一個新動力和壓力。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