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部委要求各地清理整治高爾夫球場--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十一部委要求各地清理整治高爾夫球場

張奕

2011年06月23日08:16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5月26日,北京清河灣高爾夫俱樂部。本報記者 薛珺 攝 


  近日,記者從權威渠道處獲悉,國家發改委、監察部、國土部、環保部等十一部委日前聯合下發了《關於開展全國高爾夫球場綜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發改社會[2011]741號),要求各地開展高爾夫球場綜合清理整治工作,並在今年6月底前,將本地區所有球場名單及違規球場清理整治情況進行匯總並上報國家發改委。

  【整治對象】 2004年停批前后所建球場

  這份標明“特急”的文件指出,近期一些地方無視2004年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暫停新建高爾夫球場的通知》(下稱《通知》)和國務院有關文件要求,違規建設高爾夫球場,佔用大量耕地和林地資源,造成了極壞的社會影響。

  為保護耕地和林地資源,堅決制止違規建設高爾夫球場現象,經國務院同意,在全國開展高爾夫球場綜合清理整治工作。

  此次整治的對象包括:《通知》印發前(即2004年以前)未按規定履行立項、規劃、用地和環境影響評價等建設審批手續建設的高爾夫球場﹔《通知》印發后開工建設的高爾夫球場。

  據北京林業大學高爾夫教育與研究中心統計數字,截至今年5月份,全國共有高爾夫球場600家左右,而在2004年禁令下發時,這一數字為170家。這意味著,有超過400家球場都是清理整治對象。而在北京,2004年僅有不到20家高爾夫球場,目前已有70多家球場。

  【違規內容】 球場佔地逾50%為耕地

  此次文件要求,所有球場一律不得佔用耕地、天然林和國家級公益林地,佔用耕地、林地的必須全部退出,盡快進行復耕和恢復森林植被。

  文件還列出了“重點督辦嚴重違法違規項目”,包括:佔用耕地面積超過球場總面積50%的球場、在自然保護區或者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區內建設的球場、非法屯墾河湖影響防洪安全的球場、非法佔用公共資源建設的球場。

  如果有球場在此次徹查中隱瞞不報,“一經檢查發現,一律予以取締”。

  【補救措施】 “灰色地帶”球場或可正名

  不過,這份文件也給大多數長期游走在“灰色地帶”的高爾夫球場一個“名正言順”的機會。

  文件提出,對違法違規行為已經完全糾正、整治措施全部落實到位的高爾夫球場,可由發展改革、國土資源、環境保護、林業等部門為其重新辦理相關手續,並重新從高繳納相關費用。

  ■ 北京高爾夫球場現狀

  北京有多少個高爾夫球場?業內人士介紹,如果按照市內來算,北京市內的球場是70多家,而包括北京、河北、天津周邊以北京為主要目標市場的球場大概接近100家。

  北京的高爾夫球場基本按照“一環兩帶”分布。

  所謂一環就是第一道綠化隔離帶,圍繞著五環周邊,從四環一直到六環周邊,這個環上有超過15家球場。

  所謂“兩帶”,一條帶是永定河,一條帶是潮白河,潮白河還有一條支流叫溫榆河,這兩條河兩岸有大量的球場。其他的球場零星點綴。

  本報記者 張奕

  以“綠化”之名 高球場從20擴至70家

  在2004年國家停止審批之后,清河灣、奧園等高爾夫球場以不同方式通過審批並正常經營

  在北京,高爾夫球場對環境的影響弊大於利。球場草地的養護要用到化肥、農藥、除草劑等,這些藥物可能滲入地下水造成水源污染﹔其次,高爾夫球場需要耗費大量水資源,很多球場並未採用循環水,而是直接抽取地下水或者用自來水澆灌草坪。北京的土地、水資源都是稀缺資源,無法承載太多的高爾夫球場。——北京公眾與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

  高爾夫球場圈起來隻有一小部分人交錢可以進去打球,這顯然與本來的公眾綠地用途相違。公眾有權維護自己的權益,要求高爾夫球場重新變回綠地。政府有可能和企業簽訂了相關的合同,但是在公民權益受損的情況下,合同也是無效的。——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張昕

  【違規】

  鳥巢旁又建奧園高球場

  奧園工作人員林麗(化名)透露,奧園高球場在發改委是以“綠化用地、體育項目”名義通過審批,營業執照上登記“體育俱樂部”。

  近日,本報曾報道“鳥巢旁建清河灣高爾夫球場違規用地被查”,投資方為“清河灣國際高爾夫建設管理有限公司”。

  6月6日,該公司在鳥巢旁投資興建的另一家球場——奧園高爾夫俱樂部高爾夫練習場,在禮炮聲中正式開業。

  據了解,奧園高爾夫球場自2005年動工,到2009年開場,其動工時間和開業時間均在2004年停止審批高爾夫球場之后。

  奧園工作人員林麗(化名)透露,奧園高球場在發改委是以“綠化用地、體育項目”名義通過審批,營業執照上登記“體育俱樂部”。其建設用地是向附近村裡租賃的,租期50年。

  2004年國家禁建之后,奧園高球場是以什麼名義在發改委立項,又以什麼名義從國土部門取得用地資格?就此問題,自6月初,記者多次致電北京市發改委和市國土局核証,並應其要求傳真採訪提綱。截至記者發稿,近半個月,市發改委和市國土局未予答復。

  對奧園高球場的審批問題,市發改委一如既往地保持沉默。

  然而,2004年之后,國家明令禁建高爾夫球場,建設單位又是怎麼以綠地名義通過層層審批?

  【方式】

  以綠地名義升級為球場

  在清河灣高球場所在地馬坊村,村長陳兆東說,“這片地方是北京第一批綠化隔離帶,本來種了楊樹,養護管理的費用很大,后來以綠地升級的名義就弄了一個球場。”

  “2004年以后,一個球場要建起來的可能性,在法律上不存在。”一位經營高爾夫球場的高管透露,不過,每個球場都有渠道拿到政府部門的通行証。“貓有貓道,鼠有鼠道。”

  在清河灣高球場所在地馬坊村,村長陳兆東說,“這片地方是北京第一批綠化隔離帶,本來種了楊樹,養護管理的費用很大,后來以綠地升級的名義就弄了一個球場。”

  那麼,奧園高球場又是如何操作成功的?

  奧園高球場工作人員林麗說:“北京六七十家球場,沒幾家是拿到高爾夫用地資格的。但我們球場肯定是安全的,你想想,鳥巢附近這樣一塊地不是什麼人都能拿得下來的。”

  採訪中,記者提出看球場在工商局的營業執照和發改委的批文。林麗說,這些文件因為“太敏感”,屬於“絕密文件”,隻有正式交錢入會后才能提供。

  奧園的會籍價格為46.8萬元,年費5000元,目前已有150多名會員。“因為球場的位置很好,政府的人都會來打球。”林麗說,“還有就是商務人士比較多。”

  【核查】

  工商注冊沒有“高爾夫”經營信息

  據一位業內人士介紹:“球場首先要通過當地發改委審批,具體發改委批的是什麼項目不一定。但可以肯定的是,現在的批文裡面絕不會提到‘高爾夫’的字眼。”

  據介紹,現在審批高爾夫球場,“一般用得比較多的是綠地、體育用地、休閑公園等名義。”工商注冊中,很少能看到涉及“高爾夫”的信息。

  記者登錄北京市工商局網站核實一些高爾夫球場的注冊信息時發現,2004年之前修建的高爾夫球場,其工商注冊信息會標明其經營范圍包括“高爾夫項目”。例如:疊泉鄉村俱樂部2003年注冊,其注冊信息包含了“經營管理高爾夫球場、高爾夫訓練場、高爾夫訓練學校”等內容。

  然而,修建於2004年之后的高爾夫球場,再沒有“高爾夫”三個字。

  記者核查到清河灣高爾夫球場,其在工商的注冊名為“北京清河灣鄉村體育俱樂部有限公司”,法人“吳國慶”,經營范圍為“體育項目經營”。

  奧園的負責人羅錦潮名下注冊的北京奧園體育俱樂部有限公司(2007年)經營范圍包括“體育運動項目經營(不含棋牌)﹔園林綠化服務”等。

  除此之外,銀泰鴻業高爾夫球場,注冊名稱為“北京銀泰鴻業體育發展有限公司”,經營范圍包括“器械健身﹔體育活動項目經營﹔租賃體育器械﹔會議服務﹔承辦展覽展示”等。

  其實,在北京的高球場,工商注冊沒有涉及“高爾夫”業務的不只是以上幾家。

  【利益】

  村委會每年坐收200萬租金

  清河灣負責人介紹,球場每年需付給當地村民的土地租賃費500萬元左右。

  在北京,2004年禁令之后高爾夫球場越建越多,這是政府、開發單位、當地村民等多方利益博弈的結果。

  以清河灣高球場所在地馬坊村為例,村委會對佔地修高爾夫球場表示支持。

  村長陳兆東說,原來馬坊村對林地的養護成本很高,效果也不好,“林子裡都是別人倒的垃圾,樹也死得多。而綠地升級后,綠化比原來強得多,人家管護、綠植都很好。”

  除此之外,經濟上還能獲益。清河灣負責人介紹,球場每年需付給當地村民的土地租賃費500萬元左右。從2010年開始,政府每年仍給被征地村民相應的綠地財政補貼,球場付的土地租賃費也按合同約定逐年升高。

  陳兆東介紹,高爾夫球場修建前,政府每年補貼村裡2元/平方米的綠化隔離帶養護費。粗略計算,清河灣球場建起后,就馬坊村一個村可以坐收超過200萬元的年租金。

  北京林業大學高爾夫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韓烈保說:“2004年之前,每年隻修建20個球場﹔從2004年到現在全國平均每年建設60個球場,唯一的解釋就是社會需求。”

  【互惠】

  投資方:“我幫你綠化,你來完成指標”

  另一名資深人士說:“清河灣和奧園建設得非常晚,(投資方)本事大,誰的門路多,就能過得好一點。”

  萬柳高爾夫俱樂部建於2001年,是北京第一批在綠化隔離帶上建設的球場。總經理詹國勇介紹,當時萬柳處於城鄉接合部,環境臟亂差,還有沙塵暴。因此,政府決定在四五環間規劃一圈綠化隔離帶。

  不過,這樣大面積的綠化,政府承擔起來很吃力。於是,萬柳等數家高爾夫球場投資方找到政府洽談:“我們告訴地方(政府),我來幫你綠化,你來完成指標﹔你收到國家補貼,我給你稅收,一年給你多少錢,我還給你提供就業機會。”

  在此背景下,鴻華、北辰、北湖等球場先后在四五環一帶興建。不過,他們屬於2004年禁令前所建,清河灣與奧園則在禁令之后建。另一名資深人士說:“清河灣和奧園建設得非常晚,(投資方)本事大,誰的門路多,就能過得好一點。”

  【根源】

  政府部門節省開支收高額稅

  韓烈保說,高爾夫球場成為政府解決綠化問題的一個“聰明”選擇。

  高爾夫球場的存在,無形中也成為政府開源節流的捷徑。“2元/平米的綠地養護費那是幾年前的價格,如果現在政府要自行養護綠地的話,養護費至少4元/平米。”一名高爾夫球場高管透露。

  由此,政府可以省下修建、養護綠化帶的大量資金,另一方面還能從球場收取高額稅金,企業所得稅的稅率能達到25%。這些都遠高於一般體育項目稅率。

  “我們每年納稅2000多萬。”清河灣負責人說。

  另外在永定河上游也分布著17家高爾夫球場,也是以生態環保的名義修建。韓烈保說,高爾夫球場成為政府解決綠化問題的一個“聰明”選擇。

  據介紹,建高球場給政府省下大筆治理永定河上游環境的費用。“這些高爾夫球場至少得到了水利部門的首肯。”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