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尋電荒真相:窩電缺電並存 煤電價格體制矛盾--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探尋電荒真相:窩電缺電並存 煤電價格體制矛盾

2011年06月23日08:59    來源:《半月談》     手機看新聞

  


  一個發電裝機容量和電網規模均位居世界前列的國家,卻正在遭遇多年來最嚴重的“電荒”。

  一邊是東中部地區存在3000萬-4000萬千瓦電力缺口,另一邊卻是東北、西北地區“有電送不出去”,富余電力約2700萬千瓦﹔一邊是煤價持續攀升,煤炭企業賺得“缽滿盆滿”,另一邊卻是火電企業連年巨虧,以致有的企業被迫停機不發電﹔一邊是國家規劃產業結構調整、促進節能減排,另一邊卻是諸多高耗能企業依然我行我素……

  究竟是什麼原因引爆這一輪讓人猝不及防的“電荒”?夏季用電高峰逼近,是否意味著更糟糕的情況還在后面?短期如何緩解用電緊張形勢?長期又該怎樣破解“電荒”困局?半月談記者歷時一月調研採訪,試圖揭開“電荒”真相。

  看現象:東部電荒、西部窩電,不是硬缺電

  從3月份開始,浙江許多地方就實施了“開三天停一天”的限電措施,不單是工業用電,連居民生活也開始受到波及。一條線路限電,整條線上的企業、居民、單位用電一起停。浙江電力公司數據顯示,目前該省統調最大電力缺口佔到最大用電負荷的7%左右,處於2004年以來最嚴重的缺電狀態。

  國家電網公司副總經理帥軍慶預測,僅國家電網負責的26個省份經營范圍內的電力缺口就達到3000萬千瓦左右,其中,京津唐、河北、上海、江蘇、浙江、安徽、湖南、河南、江西、重慶10個省級電網將出現電力供需緊張局面。

  正當東中部地區為這個夏天“電不夠用”焦急時,西北、東北地區卻在為“電多得送不出去”而撓頭。

  “內蒙古能源的突出問題就是有電送不出去。”內蒙古經信委能源處處長張德告訴記者,內蒙古西部電網目前部分火電裝機富余,風電出力受阻,截至4月底電網富余發電裝機約640萬千瓦﹔內蒙古東部電網電力以外送東北為主,但東北電網自身電力有富余,使得內蒙古東部的電力外送通道能力隻發揮了不足60%。

  “東北和西北地區分別富余電力1300萬千瓦和1400萬千瓦左右,由於受限於當前跨區跨省線路的輸送容量,無法將這些富余電力輸送到東部缺電地區,造成窩電和缺電情況同時存在而無法調劑。”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秘書長王志軒指出,這種現象凸顯今年“電荒”不是全國性的真荒,而是典型的結構性缺電,說明經濟發展方式和電力發展方式都亟待轉變。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教授林伯強也認為,這輪“電荒”不同於2005年以前全國大面積、持久性的因發電裝機容量不足造成的“硬缺電”,而是在電力裝機充裕情況下的“軟缺電”。

  探原因:結構、價格、供需三矛盾疊加

  “缺口出現更早、范圍有所擴大、強度有所增強。”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統計部主任薛靜這麼概括今夏“電荒”的新特點。她認為,電力結構性矛盾、煤電價格矛盾、供需矛盾等多重原因疊加,才導致今年“電荒”特別嚴重。

  帥軍慶也認為,這次缺電的原因由以往的“電煤供應不足”單一因素逐漸向“電煤供應不足和局部地區發電裝機不足、跨區電網輸送能力不足”等多種因素轉變。

  薛靜說,造成“電荒”的第一大原因是電力本身的結構性矛盾。我國能源資源集中在西部,而用電需求集中在東部,呈現逆向分布的特點。近期結構性矛盾尤其突出,用電需求大的東中部地區新增發電裝機較少,而電網建設滯后使得西部的電不能充分送到東中部,另外火電新增規模下降,使得總發電裝機容量的有效發電能力增長不足。

  帥軍慶說,長期以來,我國電力發展以就地平衡為主,能源配置過度依賴輸煤,北煤南運佔用全國大部分運力。電力結構性矛盾突出表現在跨區電網建設滯后,造成西部“窩電”與東部缺電並存。

  引發電荒的第二大原因是“市場煤計劃電”的體制性矛盾。我國煤電價格機制長期得不到理順,由於市場化的煤炭價格大幅度上漲,遠高於受政府調控管制的電價的調整幅度,造成火電企業“發電越多,虧損越大”,發電意願不斷下降。

  另一方面煤炭行業也缺乏賣電煤的積極性。國家發改委今年4月要求主要煤炭企業維持煤炭價格穩定,電煤年度合同煤價不能變。林伯強分析說:“在電煤限價,其他煤種不限價的情況下,電煤供應的積極性就會降低。要求煤企按照限價按質按量地供應電煤,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加劇“電荒”的第三大原因是電力供需矛盾,突出體現在今年作為“十二五”開局之年用電需求增長快,尤其是去年迫於節能減排達標壓力而受到抑制的高耗能產業產能的集中釋放。“伴隨我國經濟平穩較快增長,12%以上的用電增長速度有其合理性,但今年以來東中西部均出現工業特別是重工業用電的強勁反彈,說明我國依靠重工業拉動經濟增長的慣性仍在。”薛靜指出,這凸顯“十二五”開局之年的經濟結構調整和節能減排任重道遠。

  求破解:標本兼治關鍵在轉變發展方式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薛靜警告,目前發電源在建規模嚴重不足,加上火電建設積極性降低,將造成今后幾年火電投產規模下降,預計在“十二五”中期的2013年電力供需矛盾將更加突出。

  國家電網公司營銷部主任蘇勝新也預計,2012年最大電力缺口將達5000萬千瓦,2013年若情況得不到改觀最大電力缺口將超過7000萬千瓦。

  國家行政主管部門和電力企業都表示,短期內正在採取多項措施緩解今夏電力供需緊張矛盾。

  5月30日,國家發改委宣布15個省份的上網電價及非居民銷售電價每千瓦時平均上調約2分錢,這將緩解煤價上漲給電力企業帶來的成本壓力。同時為防止煤價跟著電價上漲,國家發改委表示,相關部門將加強對煤炭價格監管,保持電煤價格穩定在去年水平,不得變相漲價。業界分析,如果煤價每噸上漲超過40元,將抵消本次上網電價上調的效果。

  針對今夏嚴峻的用電形勢,國家電網承諾,優先保証居民生活、醫院、學校等涉及公眾利益和國家安全的重要用戶用電,將嚴控高耗能企業和產能過剩行業用電,壓減不合理用電需求。同時,配合地方政府完善峰谷分時電價,嚴格執行高耗能行業差別電價,加大價格杠杆的調節力度。

  長期來看,解決電力結構性矛盾必須加快調整經濟結構和電力結構。“要合理控制電力消費總量,歸根到底要依靠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提高經濟增長的科技含量,降低單位GDP能源消耗強度和二氧化碳排放強度,在節能增效上下工夫。”

  薛靜建議,在電力結構上,要按照“控制東部、穩定中部、開發西部”的原則,在中東部嚴控火電建設規模,在西部加快大水電、大火電、大風電、大核電等綜合能源基地的建設,同時加大調峰電源和特高壓輸電網的配套建設,把西部的電有效輸送到東中部。

  中國最大的風電公司——龍源電力內蒙古公司一位負責人向半月談記者表示:“現在公司最急的就是盼望內蒙古外送通道建設能夠盡快得到國家核准,提高風電並網發電利用小時,降低棄風率。”

  破解“電荒”困局,還要理順煤電價格關系,構建科學合理的電價形成機制。“實現電煤價格、上網電價和銷售電價的聯動,充分發揮價格信號的市場傳導作用,使電價真正反映電力資源的稀缺程度,提高利用效率。”林伯強說。(《半月談》2011年第11期,記者 鄭曉奕)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