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城榆林成中國版科威特 億萬富豪超過7000人--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煤城榆林成中國版科威特 億萬富豪超過7000人

1平方公裡擁10億財富

2011年06月23日09:31    來源:《齊魯晚報》     手機看新聞

  
陝西榆林


  每平方公裡的土地擁有10億元的地下財富,礦產資源潛在價值超過46萬億元,佔全國1/3。每平方米土地下平均蘊藏著6噸煤、140立方米天然氣、40噸鹽、115公斤油。

  這就是陝西榆林。當煤炭變成能讓人暴富的“黑金”,當一個個億萬富翁相繼誕生,當財富以一種非常規速度聚集時,這個原本屬於貧困地區的所有變化便不可能再循規蹈矩。

  榆林

  億萬富豪不下7000人

  高和投資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政策研究中心近日發布的《中國民間資本投資調研報告》稱,保守估計,鄂爾多斯擁有資產過億的富豪不下7000人,榆林的億萬富豪則不在鄂爾多斯之下。榆林下屬的兩個全國百強縣神木與府谷人口合計71萬,據保守估計,其中,神木縣資產過億元的富豪可達2000人,府谷縣亦與此水平相當。自上世紀80年代中期,號稱世界八大煤田之一的神府煤田被發現並大規模開發,2010年神木已成全國排名第44位的百強縣,府谷排名第91位。榆林因此也被稱為中國的科威特。

  新聞背景>

  榆林看起來很普通。

  一個當地人的感慨:

  誰能想到會有這一天?

  初來乍到的人總覺得和想象中的榆林相差甚遠。

  在這裡,低矮破舊的樓房讓人找不到一點現代化氣息。

  “想當年,我母親干個體跑客運,還是有些家底的,那時,高乃則還在賣豆腐呢。那時候,誰能想到開煤礦能掙這麼多錢呢!”26歲的張莉坐在辦公室裡,嘆了口氣。

  張莉家在榆林市府谷縣,現在榆林市一家事業單位上班。她口中的高乃則,在榆林家喻戶曉。早年,高乃則在府谷縣二道街賣豆腐,后來攢錢買了一台推土機,1995年,又用所有積蓄買下一座煤礦。

  那時煤炭市場還處於低谷,當地許多礦主紛紛將手裡的煤礦脫手。直到2000年,一些煤礦還以幾十萬的價格頻頻易主。連小學文憑都沒有的高乃則連續出手,現在已經擁有12座煤礦的控股權,號稱“榆林首富”。2010年胡潤慈善榜中,高乃則以五年內捐贈2億9000萬排在榜單第15位。

  “誰會想到能有這一天呢?”張莉有點抱怨父母的保守。

  煤販子申曉東抓住了機會,之前她在煤炭運輸公司做煤炭行業數據分析工作,這些數據通常被賣給煤老板們。2008年,她干脆自己做煤炭生意了,“一年掙個幾百萬吧”,申曉東坦言,除了煤老板,販煤應該算是最掙錢的行業了。

  但陝西日報今年5月30日發表的一篇《榆林城市建設何時邁開大步》的文章認為,與鄂爾多斯相比,榆林的城建步子邁得還比較小。該報道稱,2010年榆林市財政收入達400億元,GDP增速連續9年在陝西省排名第一,但財政收入2/3多上交省裡后,榆林市地方收入僅為125.5億元。而榆林市各類項目較多,攤子大,算下來,每年投入市政建設的資金並不是很多。

  A

  一位北京車商的感嘆:

  六七十萬的車,喜歡就買

  6月6日,端午。

  榆林市神木縣東興街,車來車往。

  路邊小飯店裡,幾個農民工模樣的人敞著懷,搖著骰子喝著酒,脖子上戴著金鏈子,抽著中華煙。

  “別瞧不起他們,他們都很有錢。他們開著寶馬,有人還不習慣在車裡把煙灰彈在煙灰缸裡,而是直接彈在地上……”北京人劉建業操著京腔說。

  北京亞運村中通信達汽車銷售公司在神木縣城剛開了一家分公司,劉建業是這家公司的經理。公司代售的車輛大都是路虎和蘭德酷路澤,售價都在60萬以上。

  “如果能早來三年,至少能多掙3000萬。現在,生意不好做嘍。”不過,劉建業還是感嘆,“沒想到,一個小縣城,消費能力這麼強。”

  “在這個小縣城,站在馬路上,不超過1分鐘,會有一輛超過百萬的豪車從你面前駛過,路虎比較多,你還能看到勞斯萊斯、法拉利、蘭博基尼的身影,甚至過千萬的豪車都不稀罕,開一輛奧迪A6都顯得有點土氣了。”開業一個月后,劉建業才逐漸習慣神木人的豪爽。

  這裡的人買車,六七十萬的車,看上了,掏出現金開上就走。不像北京人,挑挑揀揀的。越是這麼說,劉建業越是感嘆,公司錯過了在神木做生意的黃金時間。現在,縣城裡賣好車的太多了,第一桶金早讓別人賺走了,他來得太晚了。

  中午了,一個在鐘樓巷賣櫻桃的農村婦女從籃子裡掏出自帶的飯,蹲在路邊吃了起來,“以前一碗面隻有一兩塊錢,現在沒有低於5塊的。”她賣的櫻桃40元一斤,這樣的櫻桃,在濟南價格一般在十多元。在神木,西紅柿、豆角之類的蔬菜都是5元/斤。

  B

  一座新城的誕生:

  3年內房價漲了近2倍

  榆林經濟開發區,幾乎是在荒漠上崛起的一座新城。

  “以前這裡幾乎就是一片荒地,種庄稼也不長,沒想到會有這一天。”在榆林待了10多年的趙玉蘭感嘆,“這裡的農民都發了,聽說征用他們的地,一人補償100萬。”

  “無論上年紀的還是剛出生的,一律100萬元,所以很多人搶著嫁過來,而這裡的女人即便嫁出去,也不願把戶口遷走。”趙玉蘭覺得,除了煤老板,榆林最大的財富受益者,就是這些郊區被征地村民了,“這裡的房價,已經七八千一平方米了”。

  榆林的房價,從2005年至今,六年漲了10倍。

  孫偉還清楚地記得,2005年3月15日他去一個樓盤看房,800元/平方米﹔第二天去看,1000元/平方米﹔到了第三天,1350元/平方米。“開玩笑嗎?”他覺得當時樓市很不正常,並且堅定地認為價格一定會跌。

  但房價一直在漲,直到2008年金融危機,不少炒房人開始恐慌,孫偉瞅准機會,以2700元/平方米的價格在開發區買了一套房子。

  孫偉慶幸的是,買了開發區這套房子之后,他小區的房價每個月以1000元/平方米的速度增長,連漲了三個月。

  “那時候開發區還在啟動階段,現在來看算是買對了,我那套房子,現在一平方米漲到8000元了。”不然,他覺得自己真的一輩子也買不起房了。

  “這可苦了我們工薪階層了,有錢人將房價和物價抬高了,而我們又必須被動承受。”張莉近日也在裝修房子,“如果不靠父母資助,自己買房是不可能的。”

  (應受訪者要求,本文部分人名為化名)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