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品新國標縮乳嚴重 被指遷就部分大型乳企--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乳品新國標縮乳嚴重 被指遷就部分大型乳企

李冰

2011年06月27日08:53    來源:《証券日報》     手機看新聞

  廣州市奶業協會理事長王丁棉表示:“現在國家不准許添加三聚氰胺,乳業新國標的蛋白質含量就要降下去?根本沒有道理。”

  近10年來,中國乳業在“阜陽劣質奶粉”、“回爐奶”、“還原奶”等事件沖擊下早已千瘡百孔,在經歷了三聚氰胺風波之后中國乳業,越發的脆弱了。

  近日,在中國奶協召開的 “南方巴氏鮮奶發展論壇”上,廣州市奶業協會理事長王丁棉指出,在我國現行乳業行業標准中,原奶細菌數允許最大值為200萬個/毫升,而國外一般為50萬個/毫升。他認為,這個標准是世界上最差、最低的標准,甚至認為,這樣的標准是全球乳業的恥辱。

  “據我所知,中國很多乳企能夠達到蛋白質含量2.95這個標准甚至達到3.0。但是以前國家乳業蛋白質含量的標准為每百克生乳的蛋白質含量不低於2.95克,這個標准已經脫軌國際標准,但在去年新頒布的乳業新國標中蛋白質含量不升反降,為大於等於2.80克,這是什麼道理?”廣州市奶業協會理事長王丁棉接受《証券日報》記者採訪時候表示。

  王丁棉的言論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但內蒙古奶業協會常務理事金海認為,我國的牛奶是安全的,檢測標准基於我國國情,不能脫離實際。

  標准不升反降為哪般

  自2004年乳業公布“禁鮮令”之后,因為乳業標准所引起的爭議並未停止過。每一次乳業標准的醞釀和出台,都會掀起一輪風波。

  早在2007年初,《液體乳(液體奶)》以及《酸牛乳(酸牛奶)》新標准征求意見稿一發布,就在乳企中引發“乳業新標越改越倒退”的質疑。原因是上述兩新標准將替代原有的《巴氏殺菌乳》和《滅菌乳》兩個國家標准,然而卻取消了硝酸鹽和亞硝酸鹽兩項重要的衛生指標。對此當時不少業內專家都感到不可思議,“連咸菜都嚴格限制硝酸鹽和亞硝酸鹽的量,為什麼牛奶這種日常攝入量那麼大的食品卻毫無限制?”

  記者查閱資料顯示,現行乳品安全國家標准要求,每百克生乳的蛋白質含量為大於等於2.80克,而在該標准頒布前國家的標准要求是不低於2.95克。生鮮乳菌落總數以前允許每毫升50萬個,現在是每毫升200萬個。

  四次參與乳品“國標”制定的西南民族大學教授魏榮祿說:“從25年前的每毫升50萬個的菌落總數標准,到現在定為200萬個,確實令人匪夷所思。200萬個是什麼概念?形象地說,就是在牛場擠奶的牛舍裡,蒼蠅亂飛。”

  根據歐美標准,歐美規定原奶細菌數允許最大值為每毫升10萬個,生鮮奶源的蛋白質含量3%以上。

  王丁棉認為,去年新乳業國標的確定是因為伊利、蒙牛“綁架”了國家標准,所以使得乳業標准不升反降,使之倒退了幾十年。

  對於王丁棉的質疑,參與修改牛奶標准的內蒙古奶協秘書長那達木德稱之為是“中國國情決定的”。他解釋稱,目前中國乳品行業處於初級階段,國情決定中國乳品無法達到較高水平,因此降低相關標准有利於行業發展﹔否則按照較高標准,生乳的合格率大幅度下降,七成的中國奶農將隻好無奈殺掉自己的奶牛,奶源供應將更緊張,優質奶源將更少。

  王丁棉對記者表示,蛋白質含量關乎營養,菌落總數則攸關質量,蛋白質含量和菌落數量根本不是什麼高科技。即便是小養殖場或是散戶,隻要舍得給牛喂精飼料和優質牧草,不用三、五天,牛奶中的蛋白質含量就會提高。因此他認為,蛋白質及一些指數的達標不是奶農做不到,而是乳品加工企業的設施跟不上。

  據媒體報道,合肥市一家奶牛養殖場負責人坦言,宣稱降低質量標准是為保護小型奶農利益,這是一個借口,牛奶擠下時微生物含量很少,只是后面收集、保管、運輸過程中才呈幾何數增長。“有關部門和一些大型加工企業不想解決問題,而是以此為借口,遷就降低奶業質量標准。這是不負責任的。”

  “企業不願做、養殖戶做不了、政府推動又不夠,這是一個尷尬局面。”魏榮祿說,最終隻能遷就降低質量標准。實事求是地說,降低標准成為“最省事”的做法。既可以名正言順說保護奶農利益,又有利於企業降低成本,有關部門也容易管理。最終損害的是消費者的利益。

  針對此次爭議頗大的乳品新國標一事,記者多次聯系,但是蒙牛公關部門稱要經過內部商議才能給予回復,伊利則一直未能接通電話。

  6月26日,《証券日報》走訪了北京多家超市發現,蒙牛、伊利、三元等牛奶蛋白質含量均標注為3.0克。

  乳企奶源最為關鍵

  “中國的蛋白質含量完全可以達到3.0克,例如三元、光明等南方很多乳業都可以達到這個標准,因為他們有自己的養殖場,可以嚴格控制自己的奶源確保好的標准,但是蒙牛、伊利等一些企業沒有自己的牧場,所以他確保不了自己的奶源標准。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之所以添加三聚氰胺就是為了增加蛋白質的含量,現在國家不准許添加三聚氰胺,乳業新國標的蛋白質含量就要降下去?根本沒有道理。”王丁棉表示。

  對此,《証券日報》記者也仔細研讀了三元、光明、蒙牛的2010年年報。

  在蒙牛2010年年報中,《証券日報》記者仔細找尋並未看到有關自己奶源及牧場的相關介紹,隻在業務回顧中簡單介紹稱,在奶源發展方面,本集團通過持續的投入及採用整合發展模式,透過包括參股大型牧場、委托貸款、預支奶款及投入建設奶源設備等主要方法,積極強化奶源建設,確保奶源的質量,配合企業發展,目前在奶源結構上已經形成超過70%為集約化牧場奶源,農戶奶源低於30%,遠遠超出國內奶源發展的平均水平,確保奶源的穩定、安全和持續增長。此外,並沒有具體的數據及詳細說明。

  而在三元股份的年報中,《証券日報》記者可以清楚看到三元股份忠成乳牛、青年牛、育成牛、犢牛等相關情況及細則。

  其生產性生物資產中明確顯示,本集團的生物資產指為產出牛奶而持有的奶牛,屬生產性生物資產。本期新增生產性生物資產8,210,571.73 元,系養育奶牛發生的成本。

  三元稱新增的生產性生物資產中1,409,300.00 元為外購的生產性生物資產,其余為自行培育的生產性生物資產。本期生產性生物資產減少7,160,134.41 元,系因出售、死亡而減少。本期無因盤虧和毀損而減少的生產性生物資產。本期計提的生產性生物資產折舊為1,006,727.91 元。計提折舊的生產性生物資產為成乳牛,殘值率為20%,折舊年限5 年。同時記者看到,三元稱,嚴格執行國家和地方政府制訂的有關畜禽防疫衛生法規條例,按免疫程序每年定期對牛群進行疫苗注射,牛場配合檢疫部門每年定期進行全群的相關疫病檢疫,檢出的陽性和可疑牛隻按國家有關檢疫規定處置。

  在光明乳業年報中,《証券日報》記者也看到,工業原料事業部、奶牛事業部等相關部門及子公司企業及合並財務報表的情況,其中光明乳業其子公司陝西正立乳業有限公司業務性質為生產、畜牧業經營范圍為外購、自產鮮奶、江陰健能牧業有限公司經營范圍為奶牛飼養與銷售、上海奶牛育種中心有限公司經營范圍為生產銷售公牛、凍精及胚胎、南京荷斯坦牧業有限公司經營范圍為奶牛飼養、銷售等等。

  6月25日,農業部、衛生部兩部門專家就《生乳》安全標准制定過程和菌落總數指標、蛋白質含量指標等情況進行的解讀。,透露,農業部正著手制訂生乳分級標准,衛生部也依法正對乳品安全國家標准實施情況進行跟蹤評價,並將根據跟蹤評價意見對標准進一步修訂完善。

  農業部食品質量監督檢驗測試中心(上海)、乳品安全標准工作專家組成員、教授級高工孟瑾表示:“為進一步鼓勵奶牛科學飼養,推進生乳收購按質論價的進程,農業部正在著手制訂生乳分級標准,引導乳品加工企業合理使用不同等級的生乳生產差異化乳品。”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