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價令或延長大豆漲價 食用油企不堪其重--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前有堵截 后有追兵

限價令或延長大豆漲價 食用油企不堪其重

2011年06月30日09:11         手機看新聞

  食用油的第二輪限價轉眼既至,國家的態度將決定生產企業是向左走還是向右走。

  2010年11月底,發改委曾約談中糧集團、益海嘉裡、中紡集團、九三油脂4家食用油企業,要求這些企業在4個月內不得上調小包裝食用油價格。2011年4月,發改委再次“限價”2個月。如今6月即將結束,第三輪限價是否會出現呢?

  近日,發改委、國家糧食局、財政部等組成的聯合工作組,將對上海、江蘇、安徽、山東、湖北、廣東、四川、陝西等8個省(市)進行為期10多天的全國食用植物油庫存的“摸底”。此舉可能將為未來食用油調控政策的制定進行評估。

  隨后,坊間開始傳來消息,食用油限價將會持續到8月中旬。“‘限價令’被再一次延長了。”濟南市工商業聯合會供應商商會秘書長陳志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他前幾天到北京參加油脂方面的工作會議,得到的消息是“限漲令”延長至8月15日。

  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教授、農業部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大豆技術經濟專家司偉在接受《中國產經新聞》記者採訪時說:“這個是有可能的。‘限價令’出台的基礎——CPI居高不下,並未改變,反而是不斷刷新新高。而食用油產業又是一個產業鏈比較長、覆蓋面比較廣的產業。國家繼續限價可以說是在‘情理之中’。”

  無獨有偶,被多家大型油脂企業印証的消息顯示,為了保証市場供應、穩定當前市場價格,同時幫助企業降低前期持續的虧損狀況,國儲將定向投放212萬噸大豆,其中關內3300元/噸,關外3500元/噸,該售價明顯低於國產大豆每噸人民幣3800元的市場價。“如此看來,國家延長限價令的意圖明顯。”東方艾格大豆行業分析師陳麗娜在接受《中國產經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

  但是不能忽略的是,在長期限價之下,供需很可能會出現失衡狀態。食用油漲價之氣會越憋越大。

  基於國內通脹預期管控,大型油企自2010年11月起終端價格被兩度限制漲價,而同期國際大豆漲幅超過10%。油脂壓榨全產業鏈利潤大幅下滑,上游的大豆壓榨企業目前已經持續虧損7個月,多數中小企業承受巨大的成本壓力也臨近極限。有消息稱,目前黑龍江大豆壓榨企業開工率不足5成,在開工的很多企業經營狀況也處於“盈虧點”附近。

  更為可怕的是,企業的生產成本還會繼續上調。今年,中國黑龍江持續低溫多雨,美國中西部氣溫偏低,國際大豆市場今年的供需關系恐會嚴重失衡。“長期來看,大豆價格還會提高。”陳麗娜說。

  供應很可能會降低的同時,需求方面卻將面臨上升局面。“從季節上看,大豆即將進入最易被炒作的時期,需求將有增漲趨勢,倘若繼續推行食用油限價將加劇供需矛盾。”中投顧問食品行業研究員梁銘宣在接受《中國產經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

  在三次定向銷售之后,我國政策性油脂的庫存量已經不容樂觀,其調控能力大幅度下降。每年6月是新油料如菜籽上市時,也是國家收儲的關鍵時期。但現在國家卻處於‘兩難’之境:若是大量收儲,上游市場供應量必然減少﹔而一旦供小於求,將引發終端食用油價格上漲。“中華油脂網分析師郭清保表示。

  市場擔心,隨著食用油消費旺季的到來,食用油的限價反而會成為食用油價格飆漲的助推器。

  “與其如此,還不如就此取消食用油限價。盡管食用油產業鏈條較長,影響范圍較大,但它對整個CPI的貢獻並不大。”司偉說。一家被國家發改委約談的大型油脂企業負責人也明確表態,在國儲定向低價銷售的補貼下,企業虧損沒有之前嚴重,企業漲價意願並不強烈。此次限價令到期后,即使有關部門沒有明確限價,企業也不會漲價。(來源:中國產經新聞報 記者:王超)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