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中經濟觀察:迎難而上穩物價--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盡管上半年物價高位運行,但總體仍在可控區間。一系列政策組合拳不斷加力—— 

年中經濟觀察:迎難而上穩物價

本報記者 高雲才

2011年07月04日08:1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物價高企,是當前經濟運行中的突出矛盾

  “十二五”開局之年轉眼已近半,盤點上半年,突出表現是國民經濟繼續保持穩定增長態勢,經濟運行朝著宏觀調控的預期方向發展﹔突出矛盾是物價高位運行,通脹預期的壓力加大。保持物價總水平的基本穩定,成為今年宏觀調控的首要任務,也是最緊迫的任務。

  當前物價上漲較快,牽動人心。近日國家統計局發布的宏觀經濟數據表明,5月份CPI(消費者價格指數)為5.5%,創下34個月來新高。物價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盤升,到第四季度后呈現上漲較快的態勢。半年以來,CPI同比增長幅度一直在4.9%以上位置盤整,1、2月份都為4.9%,3月份為5.4%,4月份為5.3%。

  今年以來,反映價格形勢變化的另一個重要經濟指標PPI(生產者價格指數)也處在高位。PPI同比增長幅度一直居於6.6%以上,從1到5月分別為6.6%、7.2%、7.3%、6.8%和6.8%。

  推動物價上漲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國際因素,也有國內因素。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宏觀經濟研究室主任張曉晶認為,流動性充裕或過剩推動、成本推動、國外輸入推動是三個原因。國際上一些國家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導致全球流動性充裕,國內在抵御國際金融危機沖擊中,採取了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使M2(廣義貨幣量)基數不斷增長。

  成本推動物價上漲具有一定的剛性。僅從農產品看,勞動力成本、生產資料成本、運輸成本的上升直接推動了農產品價格的上漲,加上由於農產品供給長期處於緊平衡狀態,從價值規律考量,農產品價格緩慢上升不僅是現在也是未來的趨勢。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上漲,必然傳導到國內。據海關總署的數據,今年1到3月,我國進口的原油、大豆、煤炭、鐵礦石價格同比上漲24.5%、25.6%、21%和62.6%。從已經公布的PPI和PMI(採購經理人指數)等經濟指標看,高企的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對國內價格市場的傳導,推動了上游產品價格的上漲。

  物價高企,不僅增加企業生產成本,增加居民生活的支出,影響到低收入群體的基本生活,而且會對國民經濟健康運行產生不利影響。

  物價上漲勢頭仍在持續,但總體上處於可控區間

  如何看待目前的物價水平,關系到宏觀調控決策的取向。

  鑒於三大推動物價上漲因素同時存在,專家普遍認為,6月CPI環比將繼續上揚,但隨著宏觀調控政策的落實以及供求總量的平衡,下半年CPI將有一定程度的下挫。雖然當前物價水平較高,通脹壓力較大,但物價總體上仍處於可控區間。

  首先,本輪物價高企是結構性的。

  目前,食品和住房等結構性物價上漲的壓力很大。國家統計局剛剛公布的5月份經濟數據表明,食品價格上漲達11.7%,影響CPI上漲3.5個百分點,佔CPI同比漲幅的63.6%。5月份,生豬同比價格上漲了40.4%,對CPI貢獻將近20%。居住價格雖然降溫,但上漲勢頭總體上仍然在持續。國家統計局6月18日發布的全國70個大中城市5月份住宅價格變動情況表明,與去年同期相比,價格下降的城市有3個,漲幅回落的有36個。5月份,同比漲幅5%以內的城市比4月份增加了7個。對此,中國經濟規律研究會副會長陳厚義表示,結構性供給問題解決了,CPI就會回落。

  其次,當前經濟仍然保持平穩增長態勢,通脹並沒有對經濟增長造成明顯拖累。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表明,1到5月份,財政收入增長32%,固定資產投資增長25.8%,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長34.6%。5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3.3%,表明實體經濟保持平穩增長狀態。而5月份PMI為52%,表明經濟運行處在穩定的擴張通道。

  針對當前物價高位運行的態勢,必須增強穩定物價的信心。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劉昕表示,隻要在關鍵環節和重點領域下功夫,穩定物價有望達到預期目的。當前,穩定物價具備許多有利因素,我國庫存充裕,夏糧增產已成定局,主要工業品總體供大於求。投資、消費、出口穩定增長,內需支撐作用增強,穩定物價具備雄厚的物質基礎和制度條件。  

  政策組合拳穩物價,已見到積極信號顯現

  實現今年物價總水平控制在4%左右的目標,困難不少,必須迎難而上穩物價。

  張曉晶認為,近期,由於物價三大推動因素不可能在短期消失,加上2010年的翹尾因素對價格的頂托,即便沒有一季度以后的新漲價因素出現,把今年的CPI控制在4%左右都存在困難。而且,我國正處在經濟轉型期,雖然絕大部分商品價格和服務價格由市場博弈形成最終比較合理的價格,但還有許多商品價格和服務價格依然存在價值和價格不符合的扭曲現象,理順價格機制,依然任務繁重,難度較大。

  中央早在年初就把穩定物價作為今年宏觀調控的首要任務,國務院從控制貨幣、發展生產、保障供給、搞活流通、加強監管等方面入手,對穩定物價總水平作出全面部署,要求密切關注國內外經濟環境變化對價格走勢的影響,及時發現價格波動的異常因素,及時採取多種措施,把物價漲幅控制在可承受的限度內,堅決防止物價過快上漲。

  政策組合拳,來得猛且密。就在國家統計局6月14日發布經濟數據的當天,央行宣布上調存款准備金率0.5個百分點,這是自2010年以來的第十二次提准,今年以來的第六次提准。除了數量工具外,央行還密集使用價格工具,去年12月以來,央行已經加息3次。這是意在通過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不給物價上漲提供貨幣條件。為了穩定物價,政策要求毫不放鬆地抓好農業和糧食生產,全面加強價格監管,加大價格監督檢查力度,嚴肅查處惡意炒作、串通漲價、哄抬漲價等不法行為,維護正常市場秩序。

  陳厚義認為,近半年來,迎難而上穩物價,已經見到積極信號。盡管5月CPI高企,但環比漲幅力度正在減弱。樓市價格普漲的局面已經降溫,5月與4月相比,70個大中城市中,價格下降的城市有9個,持平的城市有11個。資本市場價格整體維持箱體震蕩格局,趨於平穩。

  物價形勢,事關民生,事關國民經濟平穩健康運行,必須高度重視。要加強宏觀調控的針對性、靈活性和有效性,處理好保持經濟平穩較快增長、調整結構與管理好通脹的關系,保障市場供應,保障群眾基本生活,穩定物價總水平。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