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商品含稅是美國4倍 專家建議奢侈品區別降稅--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商品含稅是美國4倍 專家建議奢侈品區別降稅

2011年07月04日08:15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近期關於奢侈品降稅的話題引發了社會的熱議,尤其是在媒體高頻率聚焦之下的商務部和財政部兩大部委的分歧,更是將這個話題的討論推上高潮。

  據統計,中國商品含稅已經遠遠高於一些發達國家:是美國的4 .17倍,是日本的3 .76倍,是歐盟15國的2.33倍。當前,一個比較現實而可行的方式應該是對奢侈品進行細分、並區別降稅。奢侈品進口環節降稅,在當前擴進口、促內需的大背景下,利大於弊。有專家認為,對於一些確實是高檔商品的品種也應適當降低進口稅,而對於與百姓生活密切相關的普通消費品的進口稅則應大幅降低。

  對於奢侈品進口環節稅會不會降?兩部委意見現分歧。6月30日,財政部官網刊出由其主管的《中國財經報》的文章《不應取消或降低奢侈品進口消費稅》,旗幟鮮明地指出“奢侈品進口消費稅不但不能取消,還應進一步加強。對一些未納入消費稅征收范圍的奢侈品,尤其是對一些群眾很反感的奢侈品和奢侈消費行為征收高額消費稅,才是真正合乎民意的選擇。”

  而就在此前的6月24日,商務部在官網轉載其主管的《國際商報》報道《專家稱隨著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應調降商品進口環節稅》一文,文中指出:擴進口關鍵在於改變消費觀念,並引述業內專家觀點認為,不僅是奢侈品,普通消費品的進口關稅更應該下調,這對促進國內消費、促進國產商品提高質量將發揮十分明顯和重要的作用。

  有媒體就此指出“兩部委暗戰奢侈品降稅”,還有媒體深究“相關部門到底有沒有達成一致”的問題。《經濟參考報》記者注意到,商務部對奢侈品降稅一直保持著一致的態度,即在擴進口、促內需的背景下,將主要考慮增加進口貿易的便利性,同時傾向於適當調低中高檔消費品(即奢侈品)進口環節的稅率,同時這個稅率的調整並非商務部一個部委可以決定,而是要經過多個相關部委的協商。而財政部官員一直沒有正面表達對此的意見,直至30日官網刊出其主管報紙的報道,被解讀為對降稅話題的側面官方回應。

  此外,一直備受矚目的由商務部、財政部、海關總署等多個部委聯合召開的全國擴大進口工作會議卻一再推遲至今仍沒有召開的消息。據悉,在這個全國擴大進口工作會議上,減稅等實質性推動進口擴大的細則將會正式出台。降低進口環節稅率,擴進口的這最后一隻“靴子”,究竟何時落地,引發了各界越來越多的猜測與討論。奢侈品稅到底應不應該、會不會調降,爭論也日益甚囂塵上。

  對於奢侈品進口環節稅該不該降,主要存在四大分歧:如何定義奢侈品?奢侈品降稅是否有違收入分配公平?奢侈品降稅能否讓價格下降、能否擴大內需?奢侈品降稅對國內產業是沖擊還是機遇?目前來看,“奢侈品”這個概念的內涵和外延沒有明確統一的界定。而對於其它三大分歧,一些專家表達各自的看法。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副所長劉尚希表示,“對進口奢侈品征消費稅,也就是對富人征稅,無疑有利於社會公平,不但不應降低,相反地應該提高。”他表示,應該把更多的奢侈品納入到奢侈品消費稅征收范圍來,充分發揮奢侈品消費稅的調節功能。

  財政部財科所所長賈康認為,下調奢侈品關稅后,奢侈品價格是否會下降還很難說,因為這些國際名牌的策略就是維持高價。此外,劉尚希表示,“就擴大內需而言,其指向的是國內產品,而不是進口產品。”終拉動的都是外國的經濟增長。

  商務部研究院研究員李健則表示,擴大國外中高檔日用消費品的進口對於促進國產商品提高品質、滿足消費者需求具有意義。比如,國產奶粉頻頻出現質量問題,而這部分需求又特別大,消費者隻能通過各種手段從國外購買,但如果能有更多的外國品牌奶粉進入國內,則將解決消費者這一煩惱,同時對提高國產奶粉的品質也能起到激勵和促進作用。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政與貿易經濟研究所所長高培勇2日表示,稅制結構的差異會帶來稅收和價值之間關聯度的差異,會帶來稅收對價格影響力的差異。中國的全部稅收收入中,90%以上的稅收都是由企業繳納的,並由企業通過價格通道轉嫁到消費者身上。這便形成了稅收增長與價格之間的高度關聯。“要擺脫或弱化稅收和價格之間的高度關聯,我們就要降低間接稅的佔比,增加直接稅的佔比。”

  當前,一個比較現實而可行的方式應該是對奢侈品進行細分、並區別降稅。商務時評專家周世儉就認為,應該降低進口稅的首先是與居民日常消費相關的消費品,像染發劑這樣的普通商品理應剔除出奢侈品行列,降低其進口稅。“對於一些確實是高檔商品的品種也應適當降低進口稅,而對於與百姓生活密切相關的普通消費品的進口稅則應大幅降低。” 記者 孫韶華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