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聚焦錢流:誰解溫州中小企業資金之渴--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央視聚焦錢流:誰解溫州中小企業資金之渴

2011年07月05日08:51    來源:中央電視台     手機看新聞

  聚焦“錢流”

  溫州天石電子倒閉 資產被債主分光

  《經濟信息聯播》報道,前一段時期,我們欄目曾集中報道過浙江廣東一些中小企業的資金困境,有不少企業因為資金鏈斷裂,不得不面臨倒閉。而下面我們要來關注的這家企業,境況則更加嚴重,這家企業名字叫做天石電子,在溫州樂清市,隨著近日的倒閉,這家企業廠內的物資,被眾多債主搬運一空。我們的記者在現場看到,天石公司前后共有3棟五六層不等的辦公樓,每層都有七八間辦公室。據附近的工人說,公司裡有點用的材料都被搶空了。大理石鋪成的樓梯邊緣顯得光禿禿的,不鏽鋼扶手早已不翼而飛,甚至連一樓窗戶裡的鋁合金柵欄都被拆走,埋在牆裡的電線也已經被撬走。

  昔日經營有方 天石電子為何一朝倒閉

  《經濟信息聯播》報道,大家都會想到這樣的問題 這樣一個原本很像樣的企業,為什麼突然倒閉?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債

  主?難道他借了巨額的債務麼?據記者了解,天石電子所在的地塊和廠房加在一起也有上億元資產,當地人猜測說,企業老板連這麼多資產都不要了,肯定是欠了比這還多的債務。這家天石電子的企業到底欠下了多少錢?又是怎麼走向倒閉的?

  在樂清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網站上,記者查到,天石電子有限公司成立於1997年8月,注冊資金2058萬元,經營范圍主要是電子線路板儀器儀表制造、加工、銷售。在公司主頁介紹裡,記者看到,天石公司廠區佔地面積6000多平方米,員工有500多人,公司擁有雄厚的技術力量和精湛的制造技術,以高嚴密的結構和高精度的工藝在同行業中享有很高的信譽。這樣的公司實力在公司的合作伙伴中也得到了印証。

  浙江天石電子有限公司合作伙伴張未波告訴記者,利潤有百分之二三十,這個行業像這樣的企業一年輕鬆賺個三五百萬是沒有問題的。

  那麼這樣一家運營良好的企業為什麼一夜之間就倒閉了呢?在樂清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網站上,記者看到公司法定代表人是葉建樂。在公司遺留下的廢紙堆裡,記者正好找到了董事長葉建樂的名片,記者多次撥打名片上的號碼,手機始終是關機狀態。

  在公司廠區遺留下的資料裡,記者看到這樣一份簽於2009年付款協議,截止2008年底,甲方天石電子有限公司欠乙方機器租金257539元,而這樣欠租金、拖欠貨款的事在天石電子有限公司似乎時有發生。

  浙江天石電子有限公司合作伙伴張未波告訴記者,欠員工工資五六個月的都有, 經常欠貨款

  記者在多方了解中得知,天石公司在多個地方都有投資項目,一些項目並沒有讓天石帶來好的效應,成了天石倒閉的導火索。而且天石公司在生產環節上的一個重要手續一直未獲批,導致銀行對其部分信貸資金進行壓縮,公司使用了其他一些非正規的融資手段,可能是造成該公司資金鏈斷裂的原因之一。

  浙江天石電子有限公司合作伙伴張未波告訴記者,老板經營不善,借了很多錢,戰線拉太長,股票虧了,今年股市不好,就虧了。

  溫州企業 擴張之路走得太遠終成不歸路

  《經濟信息聯播》報道,雖然天石電子的具體倒閉原因和債務情況,目前還有待於政府部門進一步的調查,但我們的記者也了解到,這半年來,溫州當地,像天石電子這樣倒閉的企業,不止一家,像溫州樂清的三旗集團,原來是以電纜為主業的企業,但在貨幣政策擴張期間,這家企業頻頻投資房地產、釀酒等多行業,最終破產。還有當地的霸力集團,這家企業南下廣西開礦,先后將數千萬元砸在了礦上,最終資不抵債、老總外逃。

  一個地區的企業,不斷出現倒閉的情況,這的確值得經濟界高度的注意和研究,什麼原因,讓溫州的企業出現這樣的問題呢?究竟是不是外界所說的融資難,難倒了這些企業呢?我們記者在調查中,聽到得更多的,是溫州企業家說的這樣一番話,他們認為,以前社會資金很充裕,一些企業盲目擴張,不熟悉的領域,也盲目投資,如今的現狀是銀根緊縮,部分企業出現這樣的倒閉情況,並不是倒在原有的產業上,而是倒在盲目做大的道路上。

  從2008年開始,溫州人開始帶著大量的民間資本走出溫州,房地產、高科技項目是吸引這些民間資本的重點區域,也有不少資金聚集到買樓、開礦、股市、收藏品、期貨、農產品等領域。

  企業人士告訴記者,基本離不開房地產、市場,再有錢的人還得向銀行借,明白嗎?哪個項目好,大家都願意做,看到錢誰不願意做。

  在2010年,樂清市政協曾經做過這樣一項調查,被譽為低壓電器之都的柳市鎮,全鎮規模以上的企業,70%以上利潤卻不是來自電器,而是來自其他投資。溫州市人民銀行的一項調查也顯示,從2003年起,溫州市企業家對實體經濟擴大再生產就產生了嚴重的信心不足,更多的企業都把實業當作融資平台,並借力民間借貸,參與投資外省市項目。

  企業人士告訴記者,打個比方說廠房可以升值,產房可以拿來投資,你的公司可以賺錢。  或者叫別人企業擔保。投資可以賺錢,廠房升值也可以賺錢。

  《樂清日報》深度調查記者梁梓表示,有一點的跟風,是這樣子,還是比較盲目的。因為畢竟大家都說這個一直在漲,有錢賺的,就是很盲目的下進去了,被套掉了,虧掉了,爆倉的也是比較多的。

  成本優勢盡失 溫州實業資本大轉移

  《經濟信息聯播》報道,樂清目前倒閉的一些企業,問題的症結都是在此前的投資上出現了不小的偏差,外界一直在傳言的資金緊張導致企業倒閉的傳言,看來有失偏頗。部分企業不愛實業愛投資,不愛本地愛外地,這樣的投資擴張理念,在眼下的溫州,究竟是一股潮流,還是個別的現象呢?一個實體經濟高度發達的溫州地區,為什麼留不住企業資本,為何會出現這些情況呢?我們到企業發展的背后。

  這位企業主在樂清辦工廠已經有五六年了,這段時間,原材料成本的上漲讓他備感壓力。

  某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一個是電源線,電線裡面的發熱元件都是銅的。這個銅,現在可以說每一天都在漲。銅的現在應該是差不多到七萬了。應該有七萬多。幾乎差不多漲價了九千。08年左右到金融危機以前,漲了三分之一多了

  除了原材料的上漲,今年以來的用工荒又導致人力成本急劇上升。

  某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如果我們按照一天八小時的工時算的話,去年是應該大概在1500左右,到現在為止都已經調的了1800元。

  今年入夏以來,溫州各縣區又陸續出現階段性的限電現象,一些企業甚至要面臨停三開二、停二開三的用電困境。

  匯率、限電、用工、工資、原材料價格,多項因素讓溫州企業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戰。溫州市經貿局監測的數據顯示,2011年前三個月,溫州眼鏡、打火機、制筆、鎖具等35家出口導向型企業銷售產值同比下降7%,利潤同比下降30%左右。這些企業中虧損的佔1/4多,僅三成企業利潤保持增長。行業平均利潤率為3.1%,利潤率超過5%的企業不到10家。

  某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再說有些產品都是欠帳的。有些六個月進帳或者三個月以后進帳,他的錢已經本身就很緊張了。他投資進去了,特別是有些材料比較昂貴的那種企業,它會越來越難撐。銀行的利息還不算,還有高利貸,還款利息包括借款的利息加起來你根本沒利潤。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些企業選擇了去外省市尋找更高回報的項目,也有一些企業選擇把廠房遷移到西部省份,或者條件更好一點的地方。

  企業人士告訴記者,有實力的企業外流,這樣的事情越來越多。民間資金有,都是流到外面去,誰沒有幾百萬。

  《樂清日報》記者梁梓認為,我覺得這個是應該接下去特別是政府部門在轉型升級這塊需要考慮的,需要一個轉型升級的過程。

  誰解溫州中小企業資金之渴

  《經濟信息聯播》報道,樂清原有的實業資本開始大量外移,而另一方面,留下來苦苦支撐的中小企業主,得應付成本上漲、電荒人荒的壓力,隨著自身產業優勢的日益喪失,銀根緊縮,成為了壓倒這些傳統中小企業的最后一根稻草。現在市場上的錢究竟緊張到怎樣的

  程度呢?

  這裡是樂清市合興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它是樂清3家經過政府批准營業的小額貸款公司之一。這幾天,公司總經理金鑫正在發愁,越來越多沒法從銀行貸到款的中小企業都排著隊向他求助。

  浙江省樂清市合興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金鑫告訴記者,就是我們現在的需求是非常旺盛的,就是說以我們現在的規模遠遠滿足不了這種微型企業的需求。

  為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2008年浙江就已經開始試點成立小額貸款公司,規定隻貸不存,貸款利率可在銀行的利率的基礎上適當上浮。但記者統計了一下,樂清共有3家小額貸款公司,可供貸款總額也就在十個億左右,這個數字對於樂清的上萬家中小企業來說,無疑是杯水車薪。

  樂清市處置民間非法金融活動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張守奎告訴記者, 基本上算補充作用,肯定有用,但有多大的作用,在我市來說比例太少了。

  由於政府對小額貸款公司的數量和股東參股資格有著嚴格的要求,很多民間資金並不能進入小額貸款公司周轉,這也就把民間游資擋在了門外。

  浙江省樂清市合興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金鑫告訴記者,我們這個等於說程序都是非常嚴格的,你如果要增加那個注冊資金的話,還要經過等於說是省金融辦審批的,所以說我們對這一塊,就是說你兩個億放在這裡,你再融資一個億,三個億,你就隻能做這三個億,你如果有多余的錢你要放進來,這有一定的程序的,你要經過省金融辦的審批。

  挂羊頭賣狗肉 寄售店真實身份是高利貸

  《經濟信息聯播》報道,銀行的遠水解不了中小企業的近渴,而小額貸款更是杯水車薪。在正規錢流難以運行的情況下,我們看到,一些民間資本卻是暗流涌動。我們的記者在溫州調查時,就發現當地寄售店遍地開花,寄售店本來委托貿易的方式,那麼溫州街頭這些寄售店真的是做貿易的嗎?他們寄售的又是些什麼貨物呢?繼續來看記者調查。

  在溫州樂清的一條街上,記者數了數,短短幾公裡的路上,就有大大小小五六家寄售店,這些寄售店門臉都不大,店裡基本就是幾張辦公桌,幾台電腦,走進店裡,記者發現一點不對勁,整個寄售店並沒有任何代售的商品和產品宣傳單,見到記者,這家寄售行的工作人員並不急著問記者要賣什麼東西,而是開口就說起利息,隻要記者拿車或房產証過來抵押,就能在這裡貸到款。

  寄售店負責人告訴記者, 有的貴,有的便宜,貴的話一般一天三四十塊錢,一般都這樣,樂清貴點,樂清四十五十,我們直接把車放在那裡抵押,一天50元錢。

  記者粗略換算了一下,如果借100萬元,一年之后連本帶息要還280萬元,年化利率居然高達180%。寄售店負責人坦言,寄售店只是個幌子。

  寄售店老板告訴記者,其實車也不賣的嘛,不賣的,車只是個幌子,這是一種民間的非法集資,他這個沒有法律保護你,這是鑽法律的空子,真的,總的來說這種東西就是鑽法律的空子。

  寄售店負責人說,他們在注冊的時候,就登記成二手車、二手房、黃金首飾等物品的寄售店,做賬時也分內賬和外賬,以逃避相關部門的檢查。因為這樣的寄售行注冊資金隻需要5萬元,回報利潤又非常豐厚,有點閑散資金的人都盯上了這塊蛋糕。

  寄售店老板告訴記者,反正整個溫州都差不多。如果真的去政府批,這個貸款是不可能批到你的范圍裡的。那是不可能的。整個溫州都一樣。2344一樣是什麼意思?一樣就是擦邊球一樣,就是擦邊球,就是寄售這一行。

  除了這些寄售行,記者還在溫州發現,民進資本在這裡異常活躍,一些典當行、擔保公司也加入了放貸款的行列。

  中共溫州市委黨校 經濟學教研部副教授諸葛雋告訴記者,民間融資的生意,利潤會更多,這個有很多管理上的不規范。0317法律上不允許,但是私底下這樣操作。因為銀行資金比較緊張,貸不到款了,所以出現這種介於非法和不非法之間的這種灰色黑色的形式就非常多了。

  溫州市金融辦近期對350家企業的抽樣調查結果顯示,今年一季度末,企業運營資金構成中,自有資金、銀行貸款、民間借貸三者的比例為56:28:16,銀行貸款佔比與上年同期相比下降2個百分點,民間借貸佔比則提高了6個百分點。溫州民間資金規模達6000億-8000億元,人民銀行溫州中心支行剛剛進行的一次民間借貸問卷調查,發現有89%的家庭或個人和59.67%的企業參與了民間借貸。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