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饅頭稅”比降奢侈品關稅更要緊--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降“饅頭稅”比降奢侈品關稅更要緊

周俊生

2011年07月05日09:00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圍繞著調整奢侈品關稅的話題,最近商務部和財政部發出了不同的聲音。今年以來,商務部多次表示,進一步降低包括部分中高檔商品的進口關稅是大勢所趨,各部門已對此基本達成共識。但是,財政部卻在其官網上貼出文章,反對取消或降低奢侈品進口消費稅。這種由國務院兩個部出現的針尖對麥芒的意見交鋒,在以往是不多見的。

  據說,中國的奢侈品消費市場已經在全球佔到第二的位置。但是,中國向進口奢侈品征收的關稅使這些奢侈品進入中國市場后,其價格遠遠高於其在境外市場的水平,這導致大量奢侈品的需求者舍近求遠,到國外選購奢侈品,使這部分本可以推進國內消費市場的高消費流失。商務部鼓吹降低奢侈品關稅,自在情理之中。但是,財政部作為一個對增加稅收負有直接使命的部門,對於降稅有不同意見也可以理解。數據表明,我國去年包括奢侈品在內的進口關稅、進口增值稅和進口商品消費稅已達到1.25萬億元,佔整個財政收入的近30%。如果降低奢侈品關稅,無疑將減少很大部分的財政收入。

  以稅收所具有的調節貧富差距的功能來說,對奢侈品消費進行征稅,是合情合理的。如果真以為國內的奢侈品消費市場是個大市場,為了拉動內需的需要而對其降稅,增加的消費量很可能微不足道。畢竟,在國內購買奢侈品尚不構成消費主流。

  我國內需長期不夠活躍,既有民眾收入過低的因素,也與圍繞各項民生基本商品所產生的增值稅過高有很大關系。今年初,山東省一位政協委員提出,在最為普通的饅頭從生產到銷售的過程,稅收高達17%,一時引起輿論大嘩。其實,所謂“饅頭稅”說的是圍繞著饅頭從生產到銷售所產生的增值稅,這部分稅收的存在,客觀上增加了饅頭的經營成本,也增加了民眾的生活開支。民眾在生活必需品上的過高支出,抑制了國內消費市場。因此,降低“饅頭稅”等日常生活必需品的稅收,比單純降低奢侈品關稅,顯然更為重要和緊迫。

  最近一段時間,我國民生基本用品,尤其是食品出現了凶猛上漲,一些大城市的豬肉價格在短期內扶搖直上,使民眾的生活成本陡然上升,不得不以壓縮開支來應對。物價的上升也使通貨膨脹形勢越來越嚴峻,最新消息稱,6月份的CPI指數將達到6.2%~6.5%的水平,政府控制物價已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盡管此輪由食品上漲牽動的漲價潮有錯綜復雜的成因,但是在食品生產、流通、銷售等環節設置的各種稅費,無疑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

  政府在此困難時期,適當減稅,降低民生基本必需品的經營成本,給降低物價創造條件,應該是控制物價的一個行之有效的手段。日前,我國個人所得稅改革已經圓滿落幕,起征點提高到3500元后,有6000萬元中低收入者可享受免稅待遇,這將可收到良好的社會效果。一方面,減稅從另一個角度增加了民眾收入,另一方面,民眾在手頭寬裕后也有了投入消費的積極性,客觀上又能促進內需的活躍。

  返回目錄 放大縮小全文復制 上一篇 下一篇

  圍繞著調整奢侈品關稅的話題,最近商務部和財政部發出了不同的聲音。今年以來,商務部多次表示,進一步降低包括部分中高檔商品的進口關稅是大勢所趨,各部門已對此基本達成共識。但是,財政部卻在其官網上貼出文章,反對取消或降低奢侈品進口消費稅。這種由國務院兩個部出現的針尖對麥芒的意見交鋒,在以往是不多見的。

  據說,中國的奢侈品消費市場已經在全球佔到第二的位置。但是,中國向進口奢侈品征收的關稅使這些奢侈品進入中國市場后,其價格遠遠高於其在境外市場的水平,這導致大量奢侈品的需求者舍近求遠,到國外選購奢侈品,使這部分本可以推進國內消費市場的高消費流失。商務部鼓吹降低奢侈品關稅,自在情理之中。但是,財政部作為一個對增加稅收負有直接使命的部門,對於降稅有不同意見也可以理解。數據表明,我國去年包括奢侈品在內的進口關稅、進口增值稅和進口商品消費稅已達到1.25萬億元,佔整個財政收入的近30%。如果降低奢侈品關稅,無疑將減少很大部分的財政收入。

  以稅收所具有的調節貧富差距的功能來說,對奢侈品消費進行征稅,是合情合理的。如果真以為國內的奢侈品消費市場是個大市場,為了拉動內需的需要而對其降稅,增加的消費量很可能微不足道。畢竟,在國內購買奢侈品尚不構成消費主流。

  我國內需長期不夠活躍,既有民眾收入過低的因素,也與圍繞各項民生基本商品所產生的增值稅過高有很大關系。今年初,山東省一位政協委員提出,在最為普通的饅頭從生產到銷售的過程,稅收高達17%,一時引起輿論大嘩。其實,所謂“饅頭稅”說的是圍繞著饅頭從生產到銷售所產生的增值稅,這部分稅收的存在,客觀上增加了饅頭的經營成本,也增加了民眾的生活開支。民眾在生活必需品上的過高支出,抑制了國內消費市場。因此,降低“饅頭稅”等日常生活必需品的稅收,比單純降低奢侈品關稅,顯然更為重要和緊迫。

  最近一段時間,我國民生基本用品,尤其是食品出現了凶猛上漲,一些大城市的豬肉價格在短期內扶搖直上,使民眾的生活成本陡然上升,不得不以壓縮開支來應對。物價的上升也使通貨膨脹形勢越來越嚴峻,最新消息稱,6月份的CPI指數將達到6.2%~6.5%的水平,政府控制物價已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盡管此輪由食品上漲牽動的漲價潮有錯綜復雜的成因,但是在食品生產、流通、銷售等環節設置的各種稅費,無疑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

  政府在此困難時期,適當減稅,降低民生基本必需品的經營成本,給降低物價創造條件,應該是控制物價的一個行之有效的手段。日前,我國個人所得稅改革已經圓滿落幕,起征點提高到3500元后,有6000萬元中低收入者可享受免稅待遇,這將可收到良好的社會效果。一方面,減稅從另一個角度增加了民眾收入,另一方面,民眾在手頭寬裕后也有了投入消費的積極性,客觀上又能促進內需的活躍。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人民網立場,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