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達國家巨債讓全球不安--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借新債還舊債日復一日  減開支削福利難上加難 

發達國家巨債讓全球不安

本報記者  馬小寧  吳樂珺  崔寅  丁小希  張杰

2011年07月07日08:0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6月30日,希臘議會通過了政府新一輪財政緊縮計劃,為再次獲得國際援助掃清了障礙。 
  人民圖片

  國際評級機構穆迪7月5日下調葡萄牙的主權債務評級后,歐元再次暴跌。歐洲央行行長特裡謝指出,歐元區債務局勢已經拉響“紅色警報”。美國“國家債務記錄儀”5月突破了現行法定最大值,艱難地醞釀著再度提高舉債上限。日本的財政赤字也一直是令政府頭疼的難題,今年的地震、海嘯和核泄漏危機讓日本的公共債務雪上加霜。發達國家過度舉債不僅未能拉動需求和提升就業,反而推動了“以債養債”的惡性循環。

  債務負擔沉重  安全警報頻響

  法國統計及經濟研究所4日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1年第一季度,法國公共債務累計總額高達1.6461萬億歐元,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84.5%,相當於法國人均負債2.53萬歐元,創下新的歷史紀錄。2010年歐盟的總體財政赤字佔該地區GDP的6.4%,公共債務則佔GDP的80%。目前人們的視線都集中在債務危機集中爆發的希臘、愛爾蘭、葡萄牙等國,但包括法國等在內的其他歐洲國家的債務問題也不容忽視。

  美國公共債務在可持續性上同樣面臨重大挑戰,懸而未決的債務上限上調問題令市場擔憂。美國政府目前債務上限為14.29萬億美元。奧巴馬總統和美國財政部官員反復警告,國會如果不能在8月2日前就提高債務上限達成一致,將產生災難性的后果。7月5日,奧巴馬罕見地出席了白宮例行記者會,高調邀請國會兩黨領袖7月7日前往白宮,討論增加美國債務上限問題。債務上限問題成為7月美國政治的核心話題。此間輿論認為,哪怕是全球投資者對美國政府達成提高債務上限的“意願或能力”表示懷疑,都將對美國及全球經濟產生災難性沖擊。屆時,投資者會大幅提高利率,增加美國借貸成本,使美國債務問題進一步惡化。作為世界頭號經濟大國,美國債務違約必然攪動全球經濟,其沖擊之大,遠非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可比。

  日本的情況同歐美有所不同,因社會保障等相關費用膨脹,政府增發國債應對,這是日本國家債務增加的主要原因。日本財務省統計顯示,截至2011年3月底,日本的國家債務余額超過924萬億日元(1美元約合81日元),創下歷史新高,國民人均負債約為722萬日元。分析認為,著眼於災后重建的2011年度第一次補充預算避免了增發國債,但各政黨都認為國家財政狀況嚴峻,應該要求央行承購國債。而央行行長白川方明則表示,這將進一步增發貨幣,導致嚴重的通貨膨脹。

  金融危機沖擊  多年弊病爆發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宏觀經濟金融高級分析師王家強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2010年以來,發達經濟體公共債務風險的弊端共性有三:一是人口老齡化,醫療保障等社會福利開支不斷增長,財政負擔日益嚴重﹔二是受國際金融危機或自然災害的沖擊,政府用於挽救金融機構和刺激經濟增長的支出大幅增加﹔三是由於國際金融危機對實體經濟沖擊較為嚴重,發達國家經濟復蘇普遍緩慢,財政收入難以跟上支出增長的步伐,公共債務的可持續性受到市場質疑。

  具體而言,過去的10年裡,戰爭費用、福利支出的膨脹導致美國財政一直入不敷出,隻好通過舉債來填補財政漏洞。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美國政府推出了好幾輪刺激計劃,更是惡化了美國財政狀況的前景。《華爾街日報》的文章認為,如今的美國經濟就像一個“需要鍛煉、戒煙和減少吃炸土豆片的中年男人一樣,需要制定一個長期的計劃來解決問題”。而歐洲勞動力市場僵化,歐元區貨幣統一而財權分散,許多國家財政支出缺乏監督和制約,使得債務負擔達到了不可持續的地步。日本的公共債務負擔日趨沉重則與長期經濟低迷、人口老齡化和自然災害的沖擊等因素有關。

  債務風險加大  警惕間接違約

  發達經濟體的債務負擔還將不斷增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發達經濟體公共債務佔GDP的比重將在2011年首次突破100%,到2016年進一步上升到107%,其中美國、歐元區和日本分別達到112%、86%和250%。

  王家強認為,從長遠來看,美國最終會出現主權債務風險,只是拐點難料。從近期來看,美國主權債務直接違約的可能性不大。相對而言,發達國家中隻有美國國債最安全,投資者別無選擇,還會為美國國債提供融資來源。美國雖沒有違約先例,但會借助通貨膨脹、美元貶值等方式降低債務實際價值,從而間接違約。目前最大的可能是美國繼續提高債務上限,這也符合金融市場的預期。

  主權債務風險將是未來一段時間內發達國家揮之不去的夢魘。維持債務可持續性,則需要從提高財政收入和壓縮財政支出、增強債務融資來源保障等方面多管齊下。發展中國家過剩的儲蓄將是重要的融資來源,世界各國需要強化合作,維護金融體系的穩定。

  政府開源節流  民眾表達不滿

  美歐日各國政府都在開源節流對抗債務風險。希臘政府提出結構改革、出售國有資產、降薪和裁員計劃﹔西班牙計劃削減財政開支、改革養老金制度和提高退休年齡。這一切遭到民眾強烈反對,甚至引發罷工浪潮。

  在美國,雖然開源節流已成共識,但在具體措施上,民主、共和兩黨仍互不讓步。共和黨堅持要求削減醫療方面的福利,民主黨拒不接受。而“天災人禍”並存的日本去年情況則更糟糕。菅直人政府正試圖通過推動“公債發行特例法案”來為發行赤字國債掃清道路。如果法案無法獲得通過,預計日本政府將在下半年陷入窘境。屆時,不僅公務員發不出工資,公共基礎設施建設也將停滯,從而大大影響日本災后重建。白川方明日前表示,一旦人們對財政的信任度下降,財政、金融、實體經濟三者間會產生負面的疊加效應,難免對整個經濟體系造成不良影響。

  “為應對債務風險,除了減少福利支出外,發達國家應考慮削減高額軍事開支、推進社會改革和經濟體制改革並加強對財政支出的監督,以提高實體經濟的競爭力和每一筆支出的使用效率。”王家強說,“此外,增強國際合作,充分發揮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國際組織的作用,避免短期內的市場震蕩也十分必要。”

  歐洲也有媒體認為,面對高企的赤字,削減開支是必須的,但需顧及國內經濟承受能力,一旦緊縮過度,將傷及國家經濟復蘇能力。解決債務危機最根本的途徑,還是要調整經濟結構、改變經濟發展模式。

  (本報華盛頓、布魯塞爾、東京、北京7月6日電)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