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中數據看經濟:貨幣信貸實現調控目標--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上半年人民幣貸款增加四點一七萬億元 

年中數據看經濟:貨幣信貸實現調控目標

本報記者  田俊榮

2011年07月13日09:1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央行7月12日發布的《2011年上半年金融統計數據報告》顯示,6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78.08萬億元,同比增長15.9%﹔上半年人民幣貸款增加4.17萬億元,6月末人民幣貸款余額同比增長16.9%。6月末,國家外匯儲備余額為31975億美元,同比增長30.3%。上半年人民幣存款增加7.34萬億元,同比少增1846億元。

  貨幣信貸向常態回歸,全年放貸或達7萬億至7.3萬億元

  廣義貨幣(M2)增長15.9%,低於年初確定的16%的預期調控目標﹔信貸投放也較為平穩,16.9%的增速創下國際金融危機后的最低水平﹔按照全年四個季度3︰3︰2︰2的投放比例,上半年4.17萬億元信貸投放意味著全年投放為6.95萬億元左右,基本符合預期。

  目前,貨幣信貸正從國際金融危機時期的超常規增長向常態回歸。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經濟學家巴曙鬆計算,今年一季度M2佔GDP的比例為33.5%,這一水平與2002年以來剔除2009年外的平均水平相當。

  “央行通過6次上調存款准備金率、3次加息及公開市場操作,實現了貨幣信貸有序、可控的回落,在滿足經濟發展合理資金需求的同時,使通貨膨脹的貨幣條件得到了初步、有效的控制。”對外經貿大學金融學院院長丁志杰說。

  在充分肯定金融調控成績的同時,也有專家指出,信貸增長減速,而信貸需求旺盛,導致在實體經濟運行中普遍感到信貸供應偏緊。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列舉了信貸偏緊的兩大表現:“其一是貸款利率上揚,上浮利率的貸款佔全部貸款比重已從去年的30%左右上升到目前的50%以上,下浮利率貸款佔比則從去年的30%以上降至10%以下﹔其二是中小企業貸款難。”

  “展望下半年,信貸將繼續保持平穩增長,預計達3萬億—3.2萬億元,全年信貸投放將達7萬億—7.3萬億元。”連平判斷。

  外匯儲備增長偏快,全年人民幣對美元或升值5%左右

  “外匯儲備增長速度有點快!”丁志杰說,2009年我國外匯儲備增長4532億美元,增幅為23.3%,2010年這兩個數字分別為4481億美元和18.7%,而外匯儲備在今年上半年就足足增加了3500億美元,增幅高達30.3%。

  丁志杰認為,盡管上半年貿易順差下降,但由於人民幣升值預期增強等因素,使外匯流入壓力不斷加大,助推了外匯儲備增長。

  也有專家認為,國內銀根偏緊致使市場實際利率大幅上升,進一步加大了中外利差,也有力吸引著資本流入。

  下半年,由於歐債危機可能進一步蔓延、新興市場國家經濟增速放緩、美元反彈等因素,流入新興市場國家的資本很可能回流美國,加上國內流動性偏緊的狀況可能會有所改善,這些因素或許使資本流入的節奏放慢,從而使外匯儲備的增速稍有放緩。“據我們估算,下半年外匯佔款平均每月仍將高達3000億元以上,因此外匯儲備還將以較快的速度增長。”連平說。

  央行統計數據顯示,6月末人民幣匯率為1美元兌6.4716元人民幣。連平表示,上半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升值2.38%。下半年在外匯流入勢頭強勁的情況下,人民幣仍將延續上半年小幅、平穩升值的態勢,“預計全年人民幣對美元升值5%左右。”

  存款增速放緩應引起高度關注,或增加銀行流動性風險及監管難度

  存款增速放緩是今年金融運行中的新變化,連平說,原因有三:首先,貸款增速明顯回落導致派生存款增速放慢﹔其次,今年以來普遍推行貸款“實貸實付”制度,即貸款由商業銀行直接支付給借款人的交易對象,這樣一來,減少了存款在市場上停留的環節,也減少了派生存款﹔此外,今年以來,銀行有拉存款需要,企業有融資需要,居民在負利率背景下有提高資金收益率的需要,在這三種需要的推動下,銀行理財產品格外火爆,從而使企業和居民儲蓄存款增速變慢。

  專家認為,存款增速放緩問題應引起高度關注,它可能使銀行特別是中小銀行頭寸緊張,增加流動性風險﹔還會使銀行體系外的影子銀行體系(如信托、租賃、擔保、典當、小額信貸等渠道)快速發展,增加監管難度。

  專家分析,下半年存款准備金率或上調1—2次,年內加息已接近尾聲

  基於上半年這樣一份金融“成績單”,下半年貨幣政策將何去何從?

  專家分析,下半年我國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注意把握政策的穩定性、針對性和靈活性,把握好政策節奏和力度。

  業內人士測算,假設下半年外匯佔款月均達3000億元,公開市場到期資金為1.62萬億元,這樣有3.4萬億元新增流動性需要對沖。如果公開市場回籠力度與上半年持平,則下半年需要上調存款准備金率1—2次。

  “如果7、8月份CPI繼續上行,可能會再加息一次﹔如果CPI有所回落,加息的概率就比較小了。我們傾向於后一種可能。”連平分析說,7、8月份豬肉消費進入淡季、豬肉供應正在增加,供求關系會有改善﹔夏糧豐收已成定局,秋糧豐收在望﹔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下挫﹔貨幣政策的滯后效應開始顯現﹔翹尾因素有所減小,這些因素決定了CPI極有可能回落。“再加上企業融資成本已經很高,中美利差已創了新高,我國正進入新一輪經濟增長周期要為未來的利率調整預留空間,綜上所述,我們判斷,年內加息已接近尾聲。”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