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GDP或再回調 宏觀經濟發展符合調控預期--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下半年GDP或再回調 宏觀經濟發展符合調控預期

木佳 石俊

2011年07月14日10:14    來源:《中華讀書報》     手機看新聞

  13日,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盛來運介紹了中國上半年國民經濟運行情況。初步測算,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204459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9.6%﹔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CPI)同比上漲5.4%﹔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4.3%,實現利潤19203億元,同比增長27.9%。上半年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CPI)同比漲5.4%

  盛來運說,上半年,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形勢和國內經濟運行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我國經濟運行總體良好,繼續朝著宏觀調控預期方向發展。

  下半年GDP增長還會回調

  對於中國經濟上半年的表現,南開大學經濟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戴金平認為,從上半年公布的經濟數據來看,反映出我國整體經濟還是處於平穩的增長勢頭,二季度出現經濟放緩的跡象,也是宏觀調控的結果。

  實際上,二季度經濟放緩也早有跡象。作為反映經濟增長情況的先行指標,本月初,6月份PMI官方數據和匯豐版本數據雙雙出爐,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發布的PMI為50.9%,創下了自2009年2月以來的最低點,這也是PMI連續第三個月出現下滑。匯豐PMI為50.1,為近11個月最低點。“如果PMI還是延續回落的走勢,下半年GDP增長還會回調,呈現出逐步放緩,但是仍然會處於高位。”戴金平分析認為。

  6月份,CPI同比上漲6.4%,創下三年來的新高。尤其是食品類價格同比上漲14.4%,影響價格總水平上漲約4.26個百分點。肉禽及其制品價格上漲32.3%,影響價格總水平上漲約1.94個百分點(豬肉價格上漲57.1%,影響價格總水平上漲約1.37個百分點)。

  那麼,CPI何時會出現拐點?“這個月CPI的高企,主要根源於豬肉價格增長過快。”戴金平分析認為,在我國CPI權重裡,豬肉價格佔比較高,近期豬肉價格的大起大落,自然帶動CPI的變化。一方面,豬肉權重佔比過高,與我國目前居民食品結構的變化不一致﹔另一方面,作為我國的重要食品,豬肉價格應該列入國家價格穩定體系,由政府進行相應的調控。

  “事實上,從6月份的PPI指數來看,推動CPI上漲原因之一的國外輸入性因素,其影響在不斷減弱。”戴金平說,數據顯示,全國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環比與上月持平,比去年同月上漲7.1%。PPI環比持平,反映出其推動CPI上漲的動力在逐漸消失。而近期國際大宗商品的回落,以及我國取消一些進口商品的稅費,都起到降溫CPI的效果。

  在戴金平看來,從全年來看,CPI到6月已經見頂了,今后將逐步回落。但她同時也建議,從短期來看,政府需要調控豬肉的供給局面,比如通過財政手段,對養豬的農戶進行補貼,緩解市場供給緊張的局面﹔在管理好生產環節的同時,要防止流通環節的變相加價行為,維護正常的市場秩序﹔最后就是要抑制一些不合理的投資投機需求,防止物價反彈。隨著國際因素影響的減弱,關鍵還在於國內如何調控物價。

  對此,盛來運表示,從6月份的情況來看,CPI是6.4%,比5月份擴大了0.9個百分點,這主要還是翹尾的影響和食品價格6月份漲幅比較高所致。盡管CPI當月的指數創出新高,但有一個非常積極的變化是,非食品的價格指數漲幅在繼續收窄。這種狀況值得觀察,如果是趨勢性的話,對我們后期的物價走勢會產生重大的影響,也說明我們前期關於物價的調控政策正在取得積極成效。

  關於后期物價走勢,盛來運認為,盡管物價上升的壓力還比較大,但是維持物價穩定的有利條件在增加。第一個有利條件,今年夏糧是繼續豐收的,這有利於降低通脹預期。第二個有利條件,目前絕大多數的工業品還是供過於求的格局沒有變化,尤其是這一次經濟增速的適當放緩。第三個有利條件,6月份國際市場的大宗商品價格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回落,這有利於減輕強大的輸入性的通脹壓力,所以PPI和工業品的購進價格環比指數已經出現兩個月的連續回落。第四個有利條件,我們前期的穩健的貨幣政策。第五個有利條件,翹尾因素在下半年會逐月縮小。

  雖然有利條件很多,但盛來運也承認這些條件要轉成現實還有一段距離。因此,他認為必須繼續把穩定物價放在宏觀調控的首位,物價高位運行確實是對低收入者的生活帶來了很大的壓力,需要在控制物價的同時加大對低收入人群的補貼。

  下半年的貨幣政策將會微調

  對於今年以來央行的連續加息,是否會抑制通脹?影響宏觀調控的政策?盛來運表示,從短期來看,加息肯定對宏觀經濟增長的速度會產生一定的影響。但是從中長期來看,它會有利於經濟可持續的增長,因為加息,包括貨幣政策趨於穩健,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要收縮流動性、控制物價,為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創造更好的環境。

  而戴金平認為,今年來,央行為了應對通脹,已經進行了連續6次上調存款准備金率和3次加息。信貸的不斷緊縮,對於中小企業的影響很大,企業不得不轉向高息的民間借貸。很多大企業的資金卻沒受到影響,有的甚至還將資金投入到民間借貸,所以現在貨幣調控不應該從總量上進行,而是要進行結構性的調整,要向中小企業傾斜,這其中就涉及到我國的金融體制改革,比如要加大小型金融機構的支持力度等。

  據央行數據顯示,2011年6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78.08萬億元,同比增長15.9%,比上月末高0.8個百分點。戴金平說,從6月的M2增長水平來看,央行的貨幣調控有放鬆的跡象。如果從社會融資總量來看,這個數據可能更高。

  她同時強調:“要特別注意由於信貸的擴張,出現投資反彈,進而傳導並再次推高CPI漲幅。”

  對於未來的貨幣調控,戴金平認為,央行今年來一系列的動作,已經使得市場上的貨幣流動性相對平穩,目前應該以穩定現有狀況為主。近日央行貨幣委員會召開的第二季度例會也透露出,“穩定性”取代此前一季度例會中的“針對性”放在首位。“下半年的貨幣政策將會微調,具體來看,就是貨幣調控將以公開市場操作為主,而提高存款准備金率和加息的手段應該告一段落,通過發行央票來控制貨幣的流動性。”戴金平說。

  盛來運則表示,總體而言,在國際形勢復雜多變,國內宏觀調控兩難問題增加的情況下,中國經濟保持平穩較快增長是非常不易的。這說明中國的宏觀經濟政策的取向是正確的,宏觀調控是有力、有效的。對於下半年中國宏觀經濟運行中面臨的挑戰,盛來運認為還是如何更好處理好經濟平穩較快發展、管理好通脹預期以及更好的調整經濟結構之間的關系。一方面從上半年的情況來,由於多種情況的影響,物價水平還是在不斷創新高。從影響的因素來看,包括國外流動性仍然還非常充裕,國內也面臨著成本長期上升的壓力。

  另外,從結構調整來講,難度也還是比較大的,傳統的結構調整,包括發展方式轉變的體制和機制,應該說是根深蒂固。重工業的增速還是偏快,節能減排的任務形勢比較嚴峻。所以下一階段還是要按照中央的總體部署,正確處理好經濟增長、結構調整和管理通脹預期的關系,更好地為結構調整和發展方式轉型創造一個好條件,仍然要把物價的調控放在宏觀調控的首位,但也要利用好經濟走穩時機,利用好價格上漲的倒逼機制加快結構調整和發展方式轉變。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