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部出國費佔近半三公經費 未公布公車數字--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財政部出國費佔近半三公經費 未公布公車數字

2011年07月15日08:43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財政部昨天公布去年的“三公”經費賬單,實際支出為4172.01萬元,其中因公出國(境)支出幾乎佔半壁江山,達到2026.81萬元,而公務用車購置及運行費支出1776.73萬元,這兩項的花費佔“三公”支出的九成多。此外,財政部公布了今年“三公”預算,今年比去年實際支出增加580.53萬元,達4752.54萬元。不過,財政部沒有公布去年的“三公”預算。

  財政部預算中使用財政撥款開支“三公”經費的單位共有56個,包括:財政部機關,財政部駐35個省、自治區、直轄市、計劃單列市財政監察專員辦事處,以及財政部國庫支付中心、干部教育中心、財政科學研究所、信息網絡中心等20個部屬單位。去年的實際支出包括使用當年財政撥款和上年財政撥款結轉結余資金發生的支出。

  此前,審計署的“三公”賬單因相對詳細,尤其是首度公布公車具體情況,得到公眾肯定。與之相比,財政部賬單側重“因公出國(境)費”,近兩千字的情況說明中近半篇幅是在介紹“因公出國(境)費”。參加會議的名稱被一一列出。同時,無論是出國談判還是境外培訓、業務考察、多邊財經交流合作,內容分類單列,讓公眾一目了然。不過,財政部未像審計署一樣公布出國(境)人次。

  其次,與審計署公開公車數量不同,財政部對公務車的公開內容,隻公布了新購車的數量和已有公車的運行費用,沒有公布公車數量以及每輛車的運維開支。

  第三,在接待費方面,財政部公布了外事接待費、執行公務或開展業務活動需要開支的接待費支出。

  最后,在今年“三公”經費預算方面,財政部進行了較為細致的說明,特別是在“因公出國(境)費預算”方面,財政部著重介紹了實際支出增加609.35萬元的三大具體原因。

  ■數說因公出國(境)費2026萬

  今年出國將多花三成

  去年,財政部在因公出國(境)方面花費2026.81萬元,佔當年“三公”支出的48.5%左右。其今年因公出國(境)費預算2636.16萬元,比去年實際支出增加609.35萬元,增加了三成多。這方面的支出在“三公”總支出中的比例將達到55.4%。

  對於這一增長,財政部解釋說,按照中美、中英對話兩國輪流主辦相關活動的工作方式,去年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和中英經濟財金對話主要活動在我國境內舉辦,今年將由美國和英國分別主辦,中方代表團組赴對方國家的國際機票和住宿費大幅增加﹔同時,中日、中俄、中巴(西)、中印雙邊財經對話機制下的出國任務以及金融穩定理事會、全球稅收論壇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系列會議比去年有所增加﹔此外,今年關稅談判、政府採購協議談判等團組數量有所增多。

  公車費用1776萬

  具體公車數字未公布

  財政部去年車輛購置費支出209.17萬元,用於按規定更新購置8輛公務用車所需支出﹔車輛運行維護費支出1567.56萬元,主要用於部機關和20個部屬單位機要文件交換、市內因公出差,以及35個專員辦在開展各項財政檢查、核查業務過程中,為解決同城或省內財務檢查人員的交通問題等所需公務用車燃料費、維修費、過橋過路費、保險費支出。

  今年,財政部在公務車方面的預算將比去年有所降低,預算為1747.91萬元,比去年實際支出減少28.82萬元。相比之下,審計署的公車賬單更加詳盡。

  公務接待費368.47萬

  超七成用於國內接待

  財政部去年的公務接待費支出368.47萬元。具體開支內容包括:部機關外事接待費支出92.98萬元,主要用於接待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官員,美國、英國、法國、挪威、葡萄牙、克羅地亞、新加坡等國家財經代表團所發生的費用,包括國內交通費、會見場租費等支出,部機關、35個專員辦和其他20個部屬單位國內公務接待活動支出275.49萬元,主要用於各單位為執行公務或開展業務活動需要開支的接待費,包括在接待地發生的租車費、住宿費和工作餐費等支出。

  財政部今年的公務接待費預算368.47萬元,與去年實際支出持平。

  ★多邊財經交流合作支出596.64萬元

  主要用於參加以下會議:二十國集團(G20)框架下的領導人峰會、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財政和央行副手會、工作組和專家組會議及專題研討會﹔“金磚國家”財長和央行行長會等系列會議﹔東盟+中日韓(10+3)財長會等系列會議﹔亞太經合組織(APEC)財長會機制系列會議﹔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及中亞區域經濟合作系列會議等。

  ★國際組織會議支出539.11萬元

  主要用於參加有關國際組織舉辦的會議及相關活動,包括: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春季部長級會議及年會和發展委員副手會、亞洲開發銀行年會、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工作組會議、全球稅收論壇大會、聯合國氣候大會、金融穩定理事會(FSB)系列會議等。

  ★雙邊財經對話活動支出207.23萬元

  主要用於我國與美國、英國、歐盟、日本等8個雙邊財經對話機制和中德、中法2個雙邊財長互訪機制所舉行的前期磋商、工作組會議等。

  ★出國談判、工作磋商等支出219.84萬元

  主要用於參加以下談判和磋商:向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國際組織申請貸贈款項目談判,世界貿易組織(WTO)政府採購協議(GPA)談判,聯合國氣候變化公約談判,中國與加拿大投資保護協定談判,世界銀行投票權改革談判等。

  ★境外培訓、業務考察等支出463.99萬元

  主要用於為推進財稅體制改革、提高財政管理水平而舉辦的預算管理、財政績效管理、財政法制管理、財政金融風險監管等出國培訓和業務考察。

  ■專家建議

  國務院出詳則明確公開標准

  北大教授王錫鋅認為,在目前大多數中央部門“三公”賬單未露面,已公布的部門程度參差不齊的情況下,公眾通過輿論呼吁似乎作用愈加微弱。要想擺脫這種境地,需從兩方面著手。

  首先,從維護國務院政令權威的角度,建議國務院將沒有按照要求按時公開“三公”經費的部門名單對外公示,對其譴責,並適時啟動問責。王錫鋅認為,國務院僅令“中央部門6月底公開‘三公’經費”,而沒有相應的約束懲罰機制,在各部門不願公布的情況下,必然使得這條政令變成“稻草人”。如今,經過了幾個月的博弈效果並不樂觀,因此隻有將軟約束轉為剛性的硬指標。

  其次,在各部門確定要公布“三公”的情況下,需討論公開的標准問題。王錫鋅認為,“三公”公開應該有一個標准,這個標准其實就是公開的目的:公開“三公”是為讓公眾有效監督,那麼公開的標准至少要讓公眾看得懂,監督得准確。顯然,“粗枝大葉”的三個數字,或“粗細不均”的決算預算情況都難以完成這個任務。

  “實際上,這並不難做到,只是願不願意公布。”王錫鋅表示,大家知道“三公”經費的三個數字是通過細小的科目匯總得來的,既然有了總數,肯定有詳細的計算過程。“現在我們呼吁將計算的過程連並結果一並公布。同時,我們呼吁國務院出台一個詳則,將這些通過政令或者法規的形式確定下來。”本報記者孫乾

  賬單詳細度考慮公眾感受

  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副所長劉尚希表示,各部委公布“三公”賬單還是第一次,難免會存在一些問題。公眾也應認識到,解決問題應有一個“容忍期”。不過中央部門在公布“三公”賬單時要考慮公眾感受,將自己的賬單盡可能公布得詳細、可讀一些。

  目前公布的賬單中決算內容相對詳細,而預算都很籠統。劉尚希解釋說,決算數據是既成事實,內容不能改變,相對方便歸納匯總和分類對比,內容自然就公布得詳細。而預算數據中還存在大量沒有花完的錢,對支出整體情況還隻能預判,不能做出准確的細化分類。記者 趙鵬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