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車實名制仍有黃牛倒賣車票 檢票環節被忽略--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動車實名制仍有黃牛倒賣車票 檢票環節被忽略

2011年07月18日08:01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昨日,本報記者從北京站黃牛手中購買的開往長春的D23次動車,票面顯示乘客身份為李某。


  6月1日,北京南站,工作人員在驗証入站旅客身份。昨日,記者暗訪發現,動車查証並不嚴格。本報記者 楊杰 攝

  今年6月1日起,全國動車組統一實行購票、乘車實名制。

  按照鐵路部門的想法,此舉將對打擊非法販賣火車票,預防、減少列車上犯罪行為,解決售票難、買票難等問題,提供幫助。

  昨日,本報記者走訪北京站、北京西站、北京南站,實名制實行月余,“黃牛”的觸角,已經伸進了動車組實名制售票的體系之內,即時出票、提前預訂、代購,已成為“黃牛”的經營項目。

  而乘車實名檢票的環節也完全被“忽略”,車站工作人員“查不過來”的答復,使“冒名”乘車成為可能。

  暗訪

  ■ 購票

  不需身份証 加收五六十元

  黃牛之中分上下線,下線掮客每張票提成二三十元

  昨日10時30分,北京站動車組實名車票售票廳內,顯示屏提示,當日往長春方向動車已無剩余車票。

  在售票廳駐足的5分鐘內,三人先后與記者搭訕,“去長春、沈陽、哈爾濱嗎?要哪天的票。”

  “要動車票?你跟我出來。”一位40多歲、略胖的東北婦女看了一眼巡視警員,將記者帶出售票廳。

  記者提出要乘坐當時開往沈陽北的動車。胖大姐隨即電話遙控,撥了三通電話。

  “今天沒(到)沈陽北的了,我這有長春的D73次動車,一等票,355(元)。”胖大姐說。而該車次車票票面價格是299元。

  “絕對是真的(票),根本不用(你拿)身份証(購票)。檢票時根本沒人看。”胖大姐欲打消乘客“實名制”的顧慮。

  記者與東北婦女交流時,一位20多歲的東北男子將記者拉到一旁。

  “她(東北婦女)是黃牛裡的苦力(最下線),手裡根本沒票,得通過擯縫兒(音,意為掮客),每張拿二三十塊錢提成。”小伙子說,“你從我這買,馬上就有票。再加30元錢我服務到家,幫你登車。”

  記者借故離開,13時許,記者決定買票,東北小伙在電話中回復“早就賣出去了”。“早”字的聲音拉得特別長。

  提前預約 黃牛代購

  黃牛稱銷售實名制“冒名”車票以訂票為主

  電話中,東北小伙稱,昨日17時18分發車的D23次列車,還有一張到長春的二等車票。票面價239元,他的售價則為300元。記者購買了這張車票。

  車票上信息顯示,這張車票本屬於李姓之人。東北小伙稱,這張票是在退票處,從即將退票的乘客手中購得的。這是“黃牛”的實名制車票來源之一,多位黃牛說,買這樣的車票得碰運氣,並不一定每趟列車都有人退票。這樣的票源多屬即買即銷。

  一位“黃牛”提示,如果保証有票,需要提前兩天給他打電話。他可以提前讓老板通知“裡邊人”留票。“你拿不著(的票)我能拿著。我在這就干這個的,沒這兩下子,我掙啥錢?”

  訂票是“黃牛”銷售實名制票的主要方式,該方式同樣不需要訂票者提供有效身份証明。記者詢問,他們是否用假身份証訂票預留。東北小伙隨即否認,“全國聯網都能查,假身份証不好使”。但他並未回答用何種方法弄到大量身份証明。

  除了預訂,“黃牛”還提供代購服務。

  昨日11時30分許,北京西站售票廳內,多位黃牛稱,他們可幫忙代購動車票。“黃牛”們說,他們一般都喜歡弄遠途車票,對短途車票則不“感冒”。

  一位黃牛表示,購票時需要提供身份証,一個身份証可購一張票。

  昨日14時10分,記者在北京南站售票廳駐足約半小時,並未看到有黃牛兜售車票。

  ■ 檢票

  進出站身份均“免檢”

  車站及列車員隻看票不查人

  北京鐵路局公布的實名制乘車實施細則顯示,旅客在購票時需要提供乘車人或者購票人的身份証明,進站乘車、退票時需要出示與票面信息相同的有效証件。

  但在昨天,實名制檢票這一環節卻被“省略”了。昨日17時,北京站內,D23次列車檢票。乘客持票通過檢票口時,檢票員隻看了一眼票面信息,便將車票交還,通過的百余位乘客中,沒有一人被要求查看身份証件。“查(看)身份証嗎?”有旅客特意詢問,檢票員答復“查不過來”。記者購票所在的10車廂門前,列車員同樣“免檢”放行。

  隨后,記者跟隨從長春開往北京(對應班次)動車的旅客出站,在出站檢票時,仍無人核對身份信息。一行三名男乘客議論:全程沒人查身份,實不實名制有啥用?


【1】 【2】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