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東莞制造行業企業接連倒閉 工人欠薪情況嚴重--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廣東東莞制造行業企業接連倒閉 工人欠薪情況嚴重

陳明

2011年07月19日07:11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東莞一家玩具制造企業倒閉后,員工紛紛收拾行李離開工廠。
部分中小企業正面臨一定壓力。新華社圖片


  ● 日前資深玩具企業“素藝”和紡織企業“定佳”突然倒閉

  ● 近期本報接到多宗投訴稱工廠老板走佬工人無奈討薪

  ● 業內人士表示玩具業紡織業成本輪關停風潮“重災區”

  二次寒流來襲?

  上篇

  隨著資深玩具企業“素藝”和紡織企業“定佳”的突然倒閉,東莞企業界一股“制造業寒流”再一次侵襲的擔憂彌漫著整個制造業。本報東莞新聞熱線近半個月來,關於企業倒閉或者工人討薪的消息急劇上升一倍有余。紡織業協會有關人士說,這一輪的制造業困境導致東莞10%的紡織企業不堪重負,甚至在短時間內看不見雲開月明的跡象。中小企業是否會重蹈2008年的“寒流”覆轍?制造業惶惶然期待形勢好轉。

  老板走佬員工討薪

  凸顯制造行業困境

  人物

  杜大德:大朗宏事達家具公司高管

  杜大德是一家家具廠的高層管理人員。目前他失業了,他和手下30多名員工,一直沒拿到工資。主管工廠生產的他投訴到本報,希望能幫他和手下一批工人維權。至少要拿到自己應該拿到的工資。

  杜大德說,自己所供職的家具廠,算是一家還比較大的工廠,廠房面積超過8000平方米,員工最多的時候將近100人,平時維持在60人左右,是東莞最常見的出口型小企業,對外主要接美國的訂單,對內則為一些小的家具門店供貨,以前的效益也還算不錯。

  “已經拖欠3個多月工資了。”杜大德告訴記者,他本人還是這家工廠主管生產的副總,算是高層管理人員。但即便如此,在欠薪問題上,他和普通員工的遭遇是一樣的。

  杜大德是四川南充人,在家具生產行業干了有些年頭了。杜大德作為大朗宏事達家具公司高管,三個月就被欠薪2萬余元,其他員工被拖欠工資13萬余元,他想到這裡,隻稱自己倒霉。

  “這一次老板走佬,工廠倒閉,我也是有點始料不及。”他說,雖然做好了長期和老板交涉的准備,但是沒想到老板做得這麼絕。“讓我們一直等他發工資,但是等到最后,他卻一走了之。”他說,7月11日,老板將工廠轉賣給別人,卷款潛逃了。

  他說,他和其他中層管理人員都沒想到,老板說跑就跑了,事先一點預兆都沒有。

  昨日,他和員工來到工廠所在地村委會交涉,希望能把事情盡快解決。當地村委會也已經介入,並拿出了一套解決方案。

  “普通員工的工資已經由村委會墊付了,但是我們中層管理人員等人的工資還沒有拿到。”杜大德說,“家具行業今年的行情確實不太好,利潤空間壓縮了起碼10%,如果老板經營不善,就容易出問題。”他說,按照他所在的工廠目前的情況,尚有利可圖,但是老板為什麼走佬,拖欠工資,他也有點想不通。

  ●人物二

  田先生:寮步靈通涂料公司員工

  與杜大德幾乎同時遭遇企業倒閉而加入討薪者行業的,還有寮步“靈通涂料公司”的田先生一干人。田先生在這家涂料公司干了8年,但上周一田先生發現,竟然連工廠老板陸先生也“不見了”,而自己和其他10多名工友有2個多月沒有發工資了。

  田先生來自湖北,2003年來到東莞在寮步鎮霞邊村一家名為“靈通涂料公司”的工廠上班。這家工廠原本以生產高級油漆為主,有40多名員工,開始幾年的效益一直很不錯,每個月田先生都能拿到兩三千元工資,於是幾年前他把老婆、孩子都接到了東莞,以為踏踏實實為“靈通”打工日子就不會太差。可就在前幾天,工廠突然倒閉,他失業了。

  工作了8年的田先生怎麼也沒有想到,原本效益很好的廠子最近兩年一直在裁員。上周一田先生發現,竟然連工廠老板陸先生也“不見了”,而自己和其他10多名工友有2個多月沒有發工資了。10多名工人開始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他們不相信自己跟了8年的老板會突然間消失。

  萬般無奈下,工人們找到了村委會,得到的答復卻是老板“走佬”了。在勞動部門的介入下,村委會最終找到了陸老板。他向親朋好友借了10多萬元,才勉強結清了10多名員工的工資。然而富有戲劇性的是,田先生去勞動部門反映情況時,竟然遇到了一群湖北老鄉,而他們也是因為被老板拖欠工資而不得已鬧到勞動局的。“都是一些小廠,做針織的,做玩具的都有。想不到老鄉一場,竟然因為討薪認識了。”田先生有些自嘲地說。

  前天,田先生已經離開了東莞回湖北老家了。他在電話裡告訴記者,由於經營不下去,上周陸老板已經把工廠轉手賣給了現在的汪老板。由於害怕舊債主上門追債,汪老板把所有的工人都遣散了,停工三個月。“畢竟干了8年了,有感情了。”田先生說,休息一段時間還會回東莞,但是再回原來的廠已經基本沒有希望了。”

  “素藝”倒閉

  老板走佬……

  “定佳”關門

  記者調查

  兩大行業資深企業倒閉引發悲觀聲音

  素藝:曾挺過2008年行業危機

  7月13日,位於東城牛山梨川鴻盛工業區的東莞素藝玩具有限公司被法院貼上了一紙封條。這一刻,讓上千名等待復工和發薪的員工們徹底絕望了。“‘素藝’倒閉,我們失業了”的消息在工人們中間迅速傳遞。而作為世界第二大玩具品牌的代工廠,“素藝”正式終結了自己的使命。

  記者了解到,“素藝”是一家韓國老板開辦的毛絨玩具制造企業,最高峰時有將近2000名工人,產品銷往歐美等地。辦廠歷史大約與2008年倒閉的合俊玩具相當。不過人們沒想到的是,“合俊”倒閉的時候“素藝”存活了下來,但是在這次危機中居然沒有挺過來。“這家工廠效益一直以來都還不錯,工人的待遇也過得去,在同行業中工資處於中上水平。老板也曾經想過到其他地方去開分廠。”工廠的中層管理人員這樣對記者說。

  工人們說,工廠倒閉的那天,中方高層要大家不要上班了,韓國老板跑路了。大家一時間懵住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后來,就來了很多供貨商討要貨款。工廠倒閉的事實才讓大家不再懷疑。一時間,工人們拿著家當紛紛出走,而更多人則是守在門口等待勞動部門來解決工資問題。

  一位供貨商說,他是提供布料的,雙方合作了將近10年。今年以來,工廠開始慢慢不再信守承諾,結算貨款時沒有那麼准時,直到四月份,自己被拖欠的十來萬元貨款一分錢都沒有拿到。“之前都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這位供貨商說,他有過企業會不會倒閉的猜測,但是最后寧願相信這家中型企業的實力。

  定佳:知名紡織企業曾繁榮一時

  而近期以來中型企業倒閉的並非隻有“素藝”一家。

  6月中旬,位於寮步的紡織業知名企業定佳公司同樣關門大吉。這家有著兩千多名工人的紡織企業突然關門那天,令旁邊的同行業老板大吃一驚。在哈一代玩具負責人肖先生看來,“定佳”可以說是一家很熟悉的紡織行業,一向以來都很正常,但是表面的繁榮最終暴露出其脆弱的一面。突然間因為資金鏈條斷裂而倒閉。

  “我現在已經離開了‘定佳’,在虎門一家制衣廠上班了。‘定佳’倒閉讓我很難過,我已經在那裡工作了八年。”曾在“定佳”從事倉庫保管的四川人張先生在電話中告訴記者,他覺得,“定佳”這樣的紡織業倒閉,顯示出同行業的很多企業日子都不好過。

  “由於銀行銀根緊縮,加上市場環境變化頻繁,近來不少中小企業日子難過。”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紡織企業老板告訴記者說,不少小企業主難以支撐,干脆關門暫避風頭,因此近來工人討薪事件增多。

  業界人士:本次“寒流”中,玩具業紡織業首當其沖

  東莞知名玩具企業龍昌國際高層管理藍先生談到這次企業寒流時說,比較起來,這一次的企業的壓力與2008年有些類似。而哈一代玩具老板肖森林則認為弄不好壓力大過2008年。“依然是三個難題:人民幣升值、工資上漲、原材料上漲。”他說這三個因素短時間是不會消失的。

  在本輪制造業“寒流”中,玩具業和紡織業首當其沖。對此,東莞紡織服裝行業協會會長陳耀華說,總的說來倒閉或者關門歇業的不會超過10%。但這已經是很大的壓力了。原因在於進入五月份以來,歐盟、北美市場的需求開始明顯減少,而國內融資環難度增加、工資上漲幅度增加、原材料成本增加、人民幣升值增加、現在的中小企業利潤基本上受到了太大的壓制。

  陳耀華說,接下來有兩個情況可能會出現,有利的是下半年市場會變好,傳統中臨近西方的聖誕節之前,會有一波好的行情。但是也有另外一種可能性,即國內融資環境、工資水平增加和物價得不到控制,就會導致有單不能接,那麼中小企業的日子將會雪上加霜,重復2008年金融海嘯時的路子不是沒有可能。

  陳耀華認為,東莞企業與長三角企業一樣,目前確實到了2008年以來最危險的時期,如果情況再惡劣一點點,任何壓力都有可能變成最后一根稻草,將很多企業一下子壓垮。

  一片危機聲中

  鞋企情況尚好

  在眾多企業惶惶然之際,唯有東莞的皮鞋企業壓力稍小。東莞皮革鞋業協會秘書長張鴻接受採訪時說,比較起玩具行業、紡織業來說,目前東莞的皮鞋業還沒有那麼大的壓力。原因主要歸結於今年4月份歐盟取消了針對中國皮鞋的懲罰性關稅。關稅回歸到正常的水平,為皮鞋制造業減輕了很大的關稅稅負,從而減輕了經營成本。“不過,融資難和人民幣升值、缺工的壓力依然是一把利刃。”

  溫州民間借貸暗流涌動 一些企業資不抵債倒閉

  央視聚焦錢流:誰解溫州中小企業資金之渴

  2010年各地人社部門責令用人單位追討欠薪近100億元

  招聘人數上漲企業需求下降 企業“被用工荒”

  用工荒影響工資物價 “劉易斯拐點”真來了?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