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肉價格是“拱高”CPI的罪魁禍首嗎?--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豬肉價格是“拱高”CPI的罪魁禍首嗎?

學者稱輸入性因素是通脹主因

王紅茹

2011年07月19日07:56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6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CPI)同比上漲6.4%,創下2008年7月份以來整整三年的新高。

  6月份CPI會“破六”,似乎早就成為市場共識,但6月份會不會成為CPI的拐點尚存爭議。而治理該輪通脹,是否繼續採用總量控制的緊縮性貨幣政策?這個問題不僅關乎通脹,更關乎中國經濟的良性增長。

  通脹並非豬肉惹的禍

  6月CPI同比上升6.4%,其中豬肉上漲57.1%,為CPI漲幅的貢獻超兩成,被輿論稱為“瘋狂豬”。

  在CPI指數中,食品類約佔三分之一的權重,而豬肉在食品中權重很大,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豬肉價格每上漲20%,將會影響CPI約0.6個百分點。不少學者認為豬肉價格瘋狂上漲是物價上漲的主要推手。一時間,“瘋狂的豬”成為眾矢之的。

  豬肉價格是“拱高”CPI的罪魁禍首嗎?

  國家發改委外經所研究員張燕生認為,CPI上漲並非豬肉價格惹的禍。6月份CPI飆升,很大程度是由國際輸入性通脹導致成本上升所致。

  今年上半年,我國鐵礦砂進口均價160.9美元一噸,原油進口均價753.8美元一噸,分別上漲了42.5%和33.5%,達到或接近2007年泡沫經濟的最高點。輸入型成本驅動加劇了中國成本上升的態勢。今年上半年,我國PPI(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為7.1%,高於CPI的6.4%。雖然7月份,美國帶頭投放原油儲備以平抑全球油價,但這隻會影響下半年的油價,而不會緩解上半年輸入型成本上升對我國通脹形勢的影響。

  通脹作為一種貨幣現象,受國際和國內兩方面因素的影響。在張燕生看來,在金融全球化環境中,國際影響有時更大。如今年一季度,我國有貿易逆差10.3億美元,而我國外匯儲備余額仍增加了1400億美元。外匯佔款增加的經濟中的流動性,成為貨幣擴張的重要來源。在全球化背景下,美日歐採取擴張性貨幣政策刺激有效需求的做法基本失靈,同樣,中國用傳統緊縮性貨幣政策來控制通脹也基本失靈,因為兩邊面對的都是開放的系統性結構問題,而不僅僅是一國的總量失衡問題。

  今年作為“十二五”的開局年,一些地方為了業績而繼續推進高指標的招商引資,追求投資項目的大干快上,這也助推了國內價格上漲的壓力。而國內在調結構、轉方式、促改革、惠民生、保穩定過程中,工資和要素成本上升過快,也助長了上半年國內價格上升的勢頭。

  除了上述因素,我國商品進口價格總體上漲也是促使國內通脹壓力居高不下的另一誘因。

  據央視《經濟信息聯播》在盤點“中國經濟半年報”時報道,海關統計,今年1-6月份,我國煤炭、大豆、塑料、鋼材、銅、鋁等大宗商品的進口量都有不同程度的減少。而惠及民生的商品進口大幅增長,紅酒、機械手表、服裝的進口都增長了70%以上﹔醫藥品、化妝品、汽車的進口也都增長了30%以上。

  在大宗商品進口量減少的同時,大豆、鋼材、銅等商品進口價格卻大幅攀升。今年上半年,我國進口鐵礦砂進口均價為每噸160.9美元,上漲42.5%﹔原油進口均價為每噸753.8美元,上漲33.5%。

  海關總署統計分析處處長黃國華認為,今年上半年我國商品進口價格總體上漲了14.7%,一方面使我國國內通貨膨脹的壓力居高不下,另一方面增加了企業的生產成本,最終導致消費品價格上升。

  綜合上述原因,導致我國通脹的重要因素並非是豬,讓豬背負罵名有點冤。

  其實,豬肉價格猛漲在兩年前曾經上演過。2009年8月,全國豬肉平均價格17.79元/公斤,今年6月,34個大中城市生豬平均出場價格達到每公斤17.62元。兩相比較,價格不差上下。

  到底是什麼讓豬肉瘋狂了呢?

  亞洲開發銀行高級經濟學家庄健向《中國經濟周刊》分析,去年豬肉價格很低,影響了養豬積極性,年初還有豬的疫情,這些從供給的角度都會帶來豬價的上漲。其次是受一系列成本影響,比如飼料成本,特別是玉米價格漲得比較厲害,還有人工成本,比如養豬人員的工資及與此有關的成本的上漲。

  近年來,豬肉價格就像波浪一樣翻滾,幾乎每兩年就要經歷一個漲跌周期,再加上豬肉是我國肉類食品中最重要的肉種,因此,在物價的大起大落中,豬價表現得也最為搶眼。在很多人看來,控制住豬肉價格上漲,就是卡住了通貨膨脹的脖子。

  張燕生對此卻不認同,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這些都是短期的因素。再過上幾個月,豬肉肯定又是大豐收,供給大量增加,豬肉價格又會下去。豬肉價格便宜以后,上面講的三個因素仍然還會引致其他商品的輪番上漲。”

  要對通脹保持一定的寬容度

  其實,為了治理通貨膨脹,我國政府已經採取了一系列緊縮性貨幣政策。

  6月14日,中國人民銀行宣布從2011年6月20日起上調存款類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准備金率0.5個百分點,這是央行今年以來第6次上調存款准備金率,調整后大中型金融機構存款准備金率達到了21.5%的歷史高位。

  進入7月,加息也如學者所言如期而至。7月6日,央行宣布啟動年內第三次加息,宣布加息0.25個百分點。加息后,一年期存款利率達到3.5%。雖然輿論一致以緊縮來形容當前的貨幣政策,但是較之CPI不斷觸及頂峰,一年期3.5%的基准利率則顯然還是偏低。

  今年6次提高存款准備金率和3次加息,穩定物價的努力不能說不嚴厲,幅度和力度不能說不大,但是給人的感覺似乎緊縮性貨幣政策對通貨膨脹的遏制作用並不明顯,相反地,中小企業的融資環境卻越來越惡化。

  一些經濟跡象表明,在全球,美、日、歐實施的寬鬆貨幣政策在放肆地發錢,這些資金在不斷地通過各種方式和渠道注入中國。

  一邊在不斷注入,一邊卻在不斷緊縮,最終的結果可能是通脹壓下去了,小企業也大量倒閉了。其緊縮的宏觀代價和長期代價實在太大。據此,張燕生堅持認為,“輸入性因素的影響可能遠遠大於我們目前的認識和預期。這種情況下,我們不能單方面去跟全球的大勢去博弈。”

  對政府而言,控通脹顯然不能掉以輕心,依然要繼續。但是,在控通脹的同時,還要解決中小企業資金難問題。畢竟中小企業佔據我國經濟的半壁江山,如果中小企業面臨資金鏈斷裂,我國經濟就會出現下滑,就業的隱憂也會隨之出現。

  據悉,目前,南方不少中小企業已經因資金緊縮幾乎面臨倒閉,“還是要對通脹保持一定的寬容度,不要在總量上緊得太厲害了,應在總量、結構和微觀機制上多管齊下。”

  張燕生所講的“寬容度”,就是要把穩定物價的目標放到較長的時間來一步步實現,“不要太嚴厲,這樣才能實現軟著陸”。

  針對目前存在的很多結構性問題,張燕生建議要多管齊下來解決。

  首先,穩定物價要從改革入手解決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無論民生還是就業,都離不開小企業的發展,而宏觀調控也好,物價穩定也好,最緊的都是小企業。要解決誰為小企業提供直接融資和間接融資的渠道問題,用改革精神解決好小企業的征信問題、融資產品問題和專業貸款服務機構等問題。”

  其次,要穩定物價,就要解決中低收入人群的生活補償問題。“所有的措施都應該服務這個大局,現在漲工資漲得很厲害,包括軍隊的工資、公務員的工資、國有經濟部門的工資等。要避免工資與物價螺旋性上漲的可能性,在通脹率較高的情況下,軍隊和公務人員的工資都是要暫時凍結的﹔要先解決窮人,也就是中低收入人群通貨膨脹條件下的生活補償問題,使他們避免因通貨膨脹而產生生活困難。”

  下半年CPI將回落至5%左右

  國家統計局表示,上半年CPI增長5.4%。5.4%這一數據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但是由於6月CPI 6.4%這一數據超出市場此前預期,加上PPI同比增速有所反彈,對於6.4%是否為年內高點,以及此輪通脹是否已見頂,依然存在著不同看法。

  當前,對於CPI未來走勢,市場存在兩種不同聲音。一種觀點認為,年內通脹高點已至,下半年物價漲幅將逐步回落。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認為,6月份CPI同比漲幅基本已達年內高點,預計下半年將逐步回落,但總體而言通脹壓力仍將處於較高位置。

  對此,張燕生也較為認同,“6月份CPI基本上是一個高點,6.4%遠遠超過了絕大部分人預期。第四季度有可能會回落。全年肯定會突破年初定的4%的目標,應該在5%左右。如果物價穩定目標穩定在5%以下,接近於4%,就要付出穩定物價的宏觀代價和結構代價,尤其是小企業的融資環境惡化所付出的代價。”

  庄健向《中國經濟周刊》預言,估計在10月份之前,CPI都將保持在6%左右的高位運行, 11月之后可能會回落。“整體下半年CPI會逐步回落,因為到四季度,該起作用的很多因素肯定已經起作用了,再加上基數,應該說能降到全年4%∼5%的低位。”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