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稅制既要照顧窮人也要留住富人--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好的稅制既要照顧窮人也要留住富人

2011年07月19日09:04    來源:《財經》雜志     手機看新聞

  據經濟參考報報道,國家稅務總局原副局長許善達近日表示,中國當前依靠投資和出口拉動經濟增長的方式具有不可持續性,要想避 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必須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其核心在於增加居民消費,而隻有實現居民收入總量增長以及縮小收入差距,居民消費才能真正成為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他還指出,一個好的稅制,不僅要照顧窮人,對低收入群體減稅,也要留住富人,對高收入的一些稅率降一點。

  雖然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經提出,許善達認為,與以往“十五”、“十一五”規劃相比,“十二五”規劃的轉型程度要更為深刻,這主要體現在消費問題的提出和居民收入增長指標的變化上。將居民收入的增長速度從“十五”、“十一五”規劃中的4%提高到了不小於7%,即居民收入增長速度要不低於G D P的增長速度。

  許善達進一步分析指出,“十二五”規劃之所以如此重視消費尤其是居民消費,是因為從客觀情況來看,主要依靠投資和出口已無法支撐中國社會進一步持續發展,而這種不可持續性表現在經濟和政治兩個方面。

  許善達認為,隨著產能壓力加劇,社會不穩定因素的增多,依靠投資和出口拉動經濟發展的增長方式越來越凸顯出不可持續性,中國正在面臨“中等收入陷阱”的考驗。

  關於如何實現經濟增長方式轉變,許善達指出,要具備兩個前提:第一,居民收入的增長速度要快於經濟發展的速度,實現總量增長。第二,縮小居民收入差距,也就是縮小基尼系數。

  許善達進一步分析說,G D P有三個主體:政府、居民、企業。據統計,今年前四個月政府收入增長30%,遠遠快於經濟增長速度。而“十二五”規劃提出,居民收入增長速度要不低於經濟發展速度,這意味著居民收入佔G D P的比重要增大。照這樣算下來,唯一的結果就是企業收入的增長速度要大大低於經濟增長。但如果企業收入增長速度下降,甚至是負的,轉型必然無法完成。所以,要想實現“十二五”規劃的要求,使居民收入和企業收入保持一個比較好的增長速度,隻有繼續執行結構性減稅的方針,讓政府收入增長比例降下來。

  對於許多人擔心減稅后政府的開支怎麼辦,許善達說,“至少在今后五年到十年內,政府不用擔心自己的收入水平,政府的收入一定會保持一個相當快的速度增長”。

  他表示,中國有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它本身既是外匯的儲備,也是財政收入的儲備。因為中國進出口的稅制規定,進口一美元征的稅要遠遠大於一美元出口所退的稅。假設一年內,進出口同樣增加兩千億元,對G D P來說貢獻是零,但把兩千億出口退稅退掉,把兩千億進口征稅拿進來,政府的財政收入就是增加的。

  此外,中國現在的政策是要擴大進口,即使進出口量減少了,但進口增長的量還是要超過出口的量,最后財政收入仍然是增加的。所以,隻要繼續實行鼓勵進口的政策,中國外匯儲備裡的財政儲備就會釋放出來,政府也就有足夠的資源來落實結構性減稅的方針。

  許善達還強調,隻有在收入總量增加的同時,縮小了收入差距,居民消費才能真正增加。換句話說,要完成以消費為主要動力的轉型,不但居民收入增長速度要快於經濟發展速度,而且收入群體的收入增長速度要快於經濟發展速度。按照邊際消費傾向遞減的規律,如果收入差距拉大,收入越高的群體,在他的收入使用上用於消費的比例將下降。所以要想縮小收入差距,最重要的是要提高低收入群體的收入。

  與國外不同,中國的低收入群體有很多類型,無法用一個政策解決,不同的低收入群體要用不同的政策去提高他們的收入。對於農民,許善達認為現在的政策是增加農產品生產補貼,適當提高農產品價格。他建議,在CPI的整個上漲幅度裡面要有一定的份額用於提高農產品價格。

  許善達建議,政府還應制定一些新的政策,阻止經濟持續沿著現在的狀態往前發展,不要等到崩盤的時候再去調整,那隻能是一種破壞性的調整。在政策的制定過程中,可以借鑒國際上的經驗。比如巴西、阿根廷等拉丁美洲國家曾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當時它們的基尼系數很高,經濟發展速度停滯。但是最近這些國家的經濟又開始發展了,基尼系數下降了。對於中國來說,不但它們處於陷阱中的時間段具有借鑒價值,而且如何走出陷阱也值得去思考和分析。

  許善達還建議,每年評估一次,統計哪些指標完成了,哪些指標沒完成,其中重要考量的指標是居民收入增長速度和低收入群體收入增長速度,如果一年的評估發現政策效果不夠,就要趕快調整政策。這就要求各個部門要做一些政策儲備,一旦需要調整就可以很快跟上。

  許善達認為,一個好的稅制,不僅要照顧窮人,對低收入群體減稅,也要留住富人,對高收入的一些稅率降一點。當前全球都在爭奪人才,當然不能說每個人才都是富人,或者說每個富人都是人才,但總體而言人才和富人重合率是很高的。現在很多富人移民,或因為政治問題,或因為歷史原因,而某些稅率過高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在他看來,中國45%的最高稅率不太合理,美國才30%,香港的最高稅率為15%。而且,這麼高的稅率得到的稅收也不多。此外,對富人征收很高額的稅並不是一個調節收入差距的好方法,應該把主要的資源包括政策資源,用於提高低收入群體的收入,而不是用於把高收入的稅征的很多。

  “很多人移民以后,回來做企業,還在中國賺錢,但是他自己得當外國公民去。”許善達指出,中國要怎樣吸引富人,還需要更多的政策支持。所以中國的稅制要照顧窮人,解決窮人的收入增長問題,但也要留住富人。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