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房價漲幅走的調控隻會疲於奔命--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跟著房價漲幅走的調控隻會疲於奔命

肖時候

2011年07月20日08:38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6月份多數城市房價仍在上漲,其中二三線城市漲幅已超過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成為領漲全國房價的“主力軍”。與此對應的,住建部已開始調查部分二三線城市和中小城市房價快速上漲成因,並據此草擬限購城市名單。(《中國經濟網》7月19日)

  從目前來看,限購作為樓市調控的組合拳之一,已顯示一定的治標作用,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漲幅趨緩,已証明了這一點。但二三線未限購城市因當地投資需求和部分輸入性的投資投機需求,房價上漲的壓力與幅度均較大,政府情急之中欲故伎重施,祭出暫時行之有效的限購法寶來遏制,算是見招拆招的權宜之舉。

  從調控結果來看,一線城市漲幅趨緩,二三線城市漲勢洶洶,說明限購類的調控是按下葫蘆起了瓢,並沒有起到根本性的嚇阻作用。究其原因,房價與其他商品價格一樣,離不開市場現實需求與未來預期的影響,一線城市被限購強行壓下的投資與投機需求,必然要向二三線城市轉移,由於資本的窪地效應,開發商與購房者的資金,出於逐利的本能,也都會不約而同地向處於價格窪地的城市流動。

  根據《2010年中國城市房價排行榜》,位於榜首的杭州,新房均價達25840元/平方米,北京以22310元/平方米緊隨其后,上海新房均價19168元/平方米,位列第三。反觀二三線城市,西安市均價為5398元/平方米,烏魯木齊為4410元/平方米,西寧市為3440元/平方米,武漢市為6196元/平方米。從中不難看出,一線城市的房價與二三線城市存在較大的倍差,從某個層面而言,就是利差,一線城市居高不下的房價,給了二三線城市巨大的上漲想像空間與漲價之后的套利空間。在城市建設與經濟發展水平差不多的情況下,同等地位的城市房價必然會自動“對齊”,難抑“見高思齊”的上漲欲望。比如,同是直轄市,重慶的房價顯然低其他同類城市一等,同處長江中游的武漢,房價比南京相差一倍,在這種情形下,低房價的城市必然存在上漲的沖動。

  6月份,烏魯木齊以新建住宅價格9.2%的同比漲幅位居漲幅首位,也成為國內唯一房價同比漲幅破9的城市。看一看烏魯木齊與一線城市相比的房價基數,有此漲幅並不奇怪。並不是說二三線城市的房價上漲有理,因為各地的發展情況不一樣,房價的起點也不一樣,其漲幅也不可能一樣齊,調控措施一律與漲幅挂鉤,並不科學,因為基數不同,漲幅的意義也不一樣。二萬元的房價漲一個點,相當於2000元的房價漲10個點,其絕對值是一樣的。

  一線城市不合理的房價不降,不擠泡沫,很難讓中小城市的房價心平氣和,這是市場規律使然。若調控政策單純與漲幅挂鉤,隻會疲於奔命。因為水往低處流,龐大的資金與需求總要尋找窪地釋放,彼處壓住了,此處又會彈起,哪地漲快了就限購,可以想見的結果,經過幾輪壓制后,屆時將會是全國性的限購。因為一批批城市的限購,只是將資金與需求從這一地趕到那一地,屬於以鄰為壑、驅狼逐虎之舉,並沒有消化掉,受此驅動的房價上漲壓力依然存在。

  影響房價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土地財政,保障房,核心的問題不解決,僅靠限購之類的皮毛措施隻能揚湯止沸。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