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流涌動 拷問民間資本去向 (2)--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錢流涌動 拷問民間資本去向 (2)

2011年07月21日07:53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廈門連爆高利貸崩盤大案 民間資本“金融化”加大監管難度

  ·瘋狂高利貸:浙江地下融資組織化擴張調查

  警惕產業“空心化”

  沒有民間資本,中小企業似乎舉步維艱﹔但是,這些民間借貸真的能救中小企業於水火嗎?

  要麼企業關張,要麼求助於高利貸賭一線生機——殘酷的選擇將一些陷入資金困境的中小企業逼上絕境。

  據了解,民間借貸利率普遍比較高,月息五分的民間借貸年利率已經高達60%,遠遠超過央行規定的同期基准利率4倍上限。

  “由於利率高,高利貸基本都用於短期資金周轉,兩、三個月最為普遍,半年期的也有。”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很多企業苦撐幾個月最終還是因為負擔不起而倒閉,被業界嘲諷為“不借錢是等死,借高利貸是找死”。而勉強支撐的企業也常會在生產的嚴密性、可持續性及可信度上打折扣,從而損害到實體經濟的整體質量。

  隨著民間借貸的廣泛活躍,“賣商品不如倒資本”,“不求百年基業但求資產增值”的論調逐漸多起來。一些企業開始形成“重投機輕經營”的理念,甚至放棄對主導產業的堅守,進入到房地產、投資品市場,或者高利貸市場,以圖“掙快錢”。

  “如果資金能夠進入實體經濟發揮作用,順利周轉,創造出附加值,就不會構成通脹。如果貸出的錢被投放到房地產、土地、甚至是農產品投機炒作上,必然會造成資產價格的急劇上升,產生資產泡沫。”趙錫軍指出,資金逃離實體經濟不僅會助推市場通脹,而且會影響國民經濟運行的內生動力,這種產業“空心化”現象需要引起警惕。

  高利貸的賺錢效應讓普通百姓也躁動不安起來,越來越多的家庭依托地域信用、人際紐帶,投入到“抱團投資”的民間借貸中。有調查顯示,溫州89%的家庭個人和59%的企業參與了民間借貸﹔今年3-5月短短三個月內,全市平均每天有近30起民間借貸糾紛發生。

  趙錫軍指出,民間借貸沒有監管,沒有合法的解決渠道。一旦不能及時收回資金,債務鏈斷裂,矛盾必然激化,嚴重的還會引發群體性事件,形成社會不穩定因素。

  錢,真的缺嗎?

  看似企業與銀行都無米下鍋,但事實上真的缺錢嗎?

  僅以溫州為例,當地民間資本豐厚,粗略估計有7000-8000億元。“房產團”、“礦業團”、“企業收購團”……這些直白稱謂背后是全國數以萬億計的民間資本如迅雷般左沖右突,時進時出。

  據了解,這些尋找出路的資本選擇性極強,低回報的傳統產業並不是他們的目標,而像油輪,教育、電訊、影視、旅游等利潤空間大的新興產業,他們幾乎要“削尖了腦袋進去”。

  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金融學院投資經濟教研室副主任吳建軍看來,民間借貸踴躍也受我國投資渠道狹窄,投資環境不夠完善的影響。“民間資本進行實體投資,往往受到政府的諸多限制,投資者不得不花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與政府打交道,從而影響投資者專心實業、創新的積極性,繼而轉向短平快的獲利方式。”
【1】 【2】 【3】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