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聽門”給西方上了堂啥課?--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竊聽門”給西方上了堂啥課?

馮創志

2011年07月21日08:38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世界新聞報》的竊聽丑聞已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據媒體最近報道,一名曾經指稱《世界新聞報》竊聽的記者肖恩·霍爾被發現死於家中。此前媒體透露,霍爾還曾向英國廣播公司表示,竊聽行為在《世界新聞報》"泛濫”。

  令人玩味的是,為何一家已有逾百年歷史的著名報紙卻滑向竊聽之路?《世界新聞報》高層坦陳原因:《世界新聞報》內部存在巨大的競爭力,而電話竊聽則能夠提供消息。一旦某個記者通過電話竊聽得到關於社會名流的消息,他就等於拿到了打開利益交易的鎖匙,提取同等價值的新聞。而披露社會名流的隱私多,報紙當然會刺激讀者眼球,報紙的發行量也會相應增加﹔而廣告收入不僅與發行量、與股市價值成正比。總之,為著片面追求報紙利益,竊聽,這個令公眾討厭的不法行當就會鑽入媒體,成為一些人們樂此不疲的道具。

  一家著名品牌的報紙走向“竊聽之路”,竊聽時間之長,不能不說是媒體的悲衷,也是社會悲哀。長期以來,西方媒體經常標榜自己的西方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世界新聞報》的竊聽丑聞無疑是掌了西方新聞自由一巴掌。

  英國一位政治哲學家曾指出,當今時代的大多數戰爭是通過傳媒進行的。當然,這裡所說的“戰爭”泛指各種樣式的國際對抗。前美國國務卿杜勒斯曾說:“誰要是不相信可以通過道義上的壓力,通過宣傳的影響來取得成果,誰就是說昏話 。”這是西方新聞自由最恰切的注腳。而今,一些西方媒體挖空心思偷取私隱,而不顧他人死活﹔隻顧制造轟動效應,而不顧社會安定,這也暴露了其所謂新聞自由的虛偽性。

  媒體與政府一樣,都必須講求信用,沒有信用,最終會失去公眾,失去市場。而濫用新聞自由,危及的不僅是媒體,面是整個傳媒行業和社會。西方媒體自己撕開了“新聞自由”的虛偽面具,讓人們看到了西方所謂“自由”和“民主”的真實面目。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