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美國國債“無近憂有遠慮”--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專家:美國國債“無近憂有遠慮”

2011年07月21日09:30    來源:《中國証券報》     手機看新聞

  多位專家在接受中國証券報記者採訪時指出,雖然美國國債近期不會爆發違約風險,但中國必須關注其長期投資風險。

  中國外匯管理局20日發布的“外匯儲備熱點問答”再次強調,我國外匯儲備的性質決定其要按照安全、流動、增值的原則進行經營管理,安全是首要原則。同時, “多元化一直以來是外匯儲備的主要經營原則之一。”專家表示,中國外儲投資的多元化進程必須加快,外匯儲備管理體制亟待調整,需要意識到“由民用匯”的重要性。

  美債違約風險需長期關注

  美國財政部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5月末,中國持有美國國債11598億美元,較4月底增持73億美元。作為美國國債最大持有國,中國於5月份連續第二個月增持美國國債。

  目前,美國國債法定上限上調的談判仍在繼續。但惠譽、穆迪等多家評級機構表示,如果“大限之日”法定上限仍未上調,將下調美國國債評級。業內人士表示,美國政府財政赤字正持續攀升,卻沒有採取實質性措施來扭轉這一趨勢。因此,無論美國債務規模提高與否,其實際償債能力都將受損。

  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長夏斌表示,目前來看,美國國債法定上限上調是必然的,且美國國債短期內不會爆發違約風險。但從長期來看,美元已漸顯貶值趨勢。

  夏斌指出,盡管今后二三十年甚至更長時間,“美元霸權”地位仍難以撼動,但從歷史看,美國為維護其利益往往不顧他國利益,總是不斷以美元升值、貶值的更替政策,來轉移、化解本國內在的經濟矛盾與問題。如果我國長期持有巨額的美元儲備,不能低估其貶值的風險。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所綜合研究室主任陳道富認為,短期來看,美國國債違約的可能性非常小,因為如果美國國債大規模違約,那麼之前的經濟刺激政策將前功盡棄,並引發一連串的“危險”,包括對宏觀經濟的沖擊,金融市場的動蕩,甚至影響全球金融市場安全。長期來看,美國債務危機是需要中國長期關注的。“因為現在就違約,他的成本很高,但是未來不排除美方一意孤行的可能。”

  國家行政學院決策咨詢部副主任、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資本項目管理司原副司長陳炳才表示,美國違約的概率不大。目前美國國債不存在信用違約問題,只是會引起市場的波動。“美國國內一定會有應對方案,或是把債務提高,或是量化寬鬆貨幣政策以另一種形式出現,否則政府的正常運轉難以維持。”而且,即使8月2日美國方面仍然沒有上調國債法定上限,美元也不至於一瀉千裡,因為目前美元在全球范圍內還是不可替代的。

  “由民用匯”是關鍵

  截至2011年6月底,我國外匯儲備達31974.91億美元。夏斌認為,巨額外匯儲備投資的多元化進程必須加快。改變我國目前外匯儲備官方為主的結構,發展與豐富國內金融市場,“藏匯於民”、“由民用匯”,應是修正我國外匯管理原則和尋求戰略性利益過程中,必須要解決的重大政策問題。

  夏斌指出,經歷多年市場化歷練的民間投資力量,在用匯收益方面並不亞於官方。“而且,這一歷史性的一步,是早晚必須邁出去的。”同時,“由民用匯”既有利於國內貨幣供求平衡和國際收支平衡,又有利於減輕國家集中承擔風險。

  陳道富指出,我國外儲投資需要積極運用,更需要多元化運用。而多元化投資渠道,應該包括金融資產和實物資產兩種。“不僅是投資幣種的多元化,無論是美元、歐元、還是日元,都局限在金融資產。”而就長期來看,中國需要考慮實物資產投資的多元化,包括現在的石油儲備、各種資源的股權、以及各種中國急需的進口產品等方面。

  陳道富認為,為了避免某些國際上的不利輿論,相關部門需要積極推動“由民用匯”,由中國的民間資本、民營企業、家庭個人等來運用外匯,“我們需要增加某些商品的進口,不一定要通過官方渠道。”他認為,“由民用匯”既是外儲投資多元化的需要,更是中國經濟增長模式轉型的需求。

  結構調整減壓力

  夏斌認為,中國外匯儲備管理體制調整勢在必行。他建議,相關部門應盡快成立國家海外資源投資委員會,以“服務於國家可持續發展目標,獲取戰略性利益”為目的來運用我國的外匯儲備。他指出,根據國際、國內經濟形勢,應將外匯儲備的管理結構進一步劃分為流動性管理和收益性管理兩部分。流動性管理部分仍由外管局直接管理﹔收益性管理部分,可成立專門的管理機構,或委托現有的金融機構對外投資,提高投資收益,克服政府直接投資的局限。

  陳炳才表示,目前我們的外匯儲備運用,仍舊是一種傳統的儲蓄觀念,按照安全性、盈利性、流通性等原則來投資。外匯儲備的結構調整,應該分成投資性和流動性兩部分。“假設我們有了投資性的部分,則在國際市場上的投資選擇就很大,比如股權投資、大宗商品等。”

  他指出,外匯儲備管理體制必須要調整,否則外匯管理局也承擔了很大的風險。同時,我國匯率機制和利率機制也需要改革,如人民幣匯率和利率不斷趨於均衡水平,境外資金就不會對流入中國境內“趨之若?”。

  陳道富認為,長期來看,外匯儲備管理體制調整的根本,還是宏觀經濟結構的調整。他指出,中國外匯儲備增長有一定的長期性,未來仍將進一步擴張。因此,中國的經濟增長方式,必須逐漸從出口拉動轉換為內需為主,否則巨額外儲的不斷增長是難以避免的。同時,在未來國際金融市場波動劇烈、風險增大的情況下,相關部門需要採取一定辦法,減少外匯儲備的積累。記者 陳瑩瑩 實習記者 劉論非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