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8年來72名億萬富翁死亡 多數死於非命--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全國8年來72名億萬富翁死亡 多數死於非命

李雁程

2011年07月22日08:39    來源:《新文化報》     手機看新聞

  新聞提示

  財富與死亡——人們最想得到的和最不想得到的一對矛盾體,卻集中出現在本文的數十位主人公身上。

  這是一個特殊的人群——已死亡的億萬富翁﹔這也是一次沉重的調查——他們都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壽終正寢。記者用了一周的時間,通過對2003年以來公開報道中能夠找到的72位億萬富翁死亡案例進行梳理,得出的數據顯示,15名死於他殺、17名死於自殺、7名死於意外、14名被執行死刑、19名富豪積疾早逝,數字足以令人深省。

  從2003年1月22日,全國工商聯副主席、海鑫鋼鐵集團董事長李海倉被昔日的“發小”用獵槍殺死在自己辦公室開始,到2011年6月28日,知名運動品牌德爾惠公司董事長丁明亮死於癌症。從公開的報道看,8年多時間裡,72位億萬富豪因各種原因離開了這個世界。

  根據胡潤百富榜的統計,2009年,中國(內地)的億萬富豪有5.5萬人。2010年,這一數字同比增長了9.1%,達到6萬人左右。根據這個可供參考的數據,可以算出,億萬富豪的死亡率已經超過萬分之一點五。

  有媒體曾統計過,目前中國(內地)最危險的職業當屬人民警察,該職業死亡率在萬分之三左右。如此看來,“億萬富豪”亦有資格在最危險職業排名榜中取得一席之地。

  1.疾病=過勞?

  19人死於疾病,平均年齡:48歲

  數據顯示,72名億萬富豪中,有19人死於疾病,佔到26%,也是億萬富翁的第一殺手。

  而在這19人中,心腦血管疾病最多,9人死於相關疾病。上海中發電氣(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南民,福星科技總經理張守才,江民新科技總裁、中國殺毒之父王江民,江蘇豐立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吳岳明,綠野木業董事長許偉林,漢帛(中國)有限公司董事長高志偉等,均死於腦血栓、心肌梗塞、心臟病等。

  另一個就是癌症。統計顯示,7人死於此類疾病。其中,浙江均瑤集團董事長王均瑤,前網易代理首席執行官孫德棣死於腸癌﹔興業集團、康華集團、馳生集團、大中投資集團主席王金城,南京蟠龍金陵建設有限公司董事長平理死於胰腺癌﹔杭州道遠化纖集團董事長死於肝癌﹔北生藥業董事長何玉良也死於癌症。

  湖南胖哥檳榔董事長王繼業、石家庄金華停車服務中心的法人代表兼董事長王破盤、江蘇豐立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李學軍、興民鋼圈股份董事長王嘉民、中國消防安全集團(美國上市)原董事會主席李剛進等人則因其他疾病猝死。

  如果是重病纏身多年,年齡又很大,無論如何也不能說是非正常死亡。但值得注意的是,這19名因病去世的富豪,平均壽命隻有48歲。最年輕的南民,去世時隻有37歲,而王均瑤和孫德棣則是在38歲時英年早逝﹔年紀最大的章勝漢,腦溢血去世時也隻有59歲。

  “中國人的平均壽命已經超過70歲,億萬富豪病逝的年紀明顯偏小。”長春市健康教育中心主任、健康學家丁春生告訴記者,世界衛生組織曾提出了人類健康的四大基石,即“合理膳食、適量運動、戒煙限酒、良好心態”,但富豪能夠做到這四點的應該說不多。

  許多富豪是靠勤奮發家,但這個習慣也導致他們將大量的時間放在工作和與工作有關的應酬上,休息與鍛煉不夠,長時間焦慮、緊張,都加速了他們的“積勞成疾”。

  2.厭世=失敗?

  17人自殺,平均年齡:50歲

  72人中,17人是主動離開了這個世界,雖然方式各有不同,但決心卻是一樣的強烈。

  景德鎮市信義房地產開發集團董事長邵和諧等7人選擇了自縊﹔辰能哈工大高科技風險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趙慶斌等5人選擇了跳樓﹔珠光集團浙江鋼結構有限公司董事長盧立強等兩人選擇了投水﹔合肥森淼集團董事長侯業富等兩人選擇了服毒。

  44歲的包頭市惠龍商貿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金利斌,採取了一種最為激烈的方式——自焚。據媒體報道,今年4月13日,金利斌被發現於一輛燒毀的汽車中,遺體已嚴重炭化。警方調查后,排除了他殺和意外事故的可能。

  17名自殺富豪中,陝西金花集團副總裁、*ST金花副董事長徐凱和廣州市華港房地產發展公司總經理馬豪等為數不多的幾人是因精神抑郁。金利斌和涌金系實際控制人魏東等,據媒體報道,是因為可能存在的“犯罪事實”將暴露。

  更多的富豪,則是因為經營中出現重大問題,導致資金鏈斷裂后不堪重負。山西鑫龍稀土磁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趙恩龍、中谷糖業集團董事長龐貴雄,都因為盲目擴張導致經營發生問題,絕望跳樓。

  佛山利達玩具有限公司副董事長張樹鴻和安徽華源生物藥業有限公司總經理裘祖貽,前者因為在轟動全球的美泰玩具召回事件中“身敗名裂”﹔后者則因為在震驚全國的“欣弗”藥品致死事件承受到巨大壓力。

  “事實上,一些富豪的逆商(抗挫折和壓力的能力)往往超出常人。但他們內心世界是很孤獨的,這樣就導致在壓力和挫折面前,他們不會像常人那樣尋求心理幫助,而採取了獨自承受,一旦超過極限就會走向極端。”長春聰慧心理咨詢中心主任、資深心理咨詢專家張振環說,這正是所謂的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3.遇害=競爭?

  15人死於他殺,平均年齡:44歲

  統計中,有15名富豪死於他殺,佔被統計人數的20.8%。而每一個被殺害的富豪背后,都有一個血腥的故事。

  全國工商聯副主席、海鑫鋼鐵集團董事長李海倉,因沒有滿足“發小”的一些過分要求,被其槍殺在辦公室中﹔臨海江海造船有限公司董事長嚴寶龍,被熟人敲詐未果后,遭遇槍殺﹔北京祖豹毛皮輔料綜合市場董事長周祖豹,因為生意糾紛被自己的生意伙伴雇佣殺手砍死﹔香港潤連國際有限公司、四川鑫泰新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陳慶新,在催討賬款中被人雇凶殺死……

  最慘的大概要算內蒙古祺泰服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雲全民,2005年9月25日,雲全民前往公司上班時遭遇綁架。第二天上午,雲的家人將240萬元贖金交給綁匪之時,卻不知道雲已經被兩名綁匪殘忍地活埋滅口。

  無論凶手是朋友、生意伙伴還是競爭對手,共同的目的就是一個字——“錢”。人為財死的背后,折射出貧富差距過大的隱患。

  4.伏法=墮落?

  14人被處以極刑,平均年齡:42歲

  14名億萬富豪的死,完全系咎由自取。他們是因為觸犯法律,而最終被處以極刑。通過非法手段積累的財富,注定是過眼雲煙。

  第一種是涉黑。2003年12月22日,沈陽嘉陽企業集團董事長,前沈陽市人大代表劉涌被執行死刑,這個與沈陽高官馬向東曾經稱兄道弟的黑老大,最終因故意殺人等多項罪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

  有5人因為非法集資、詐騙等行為獲罪。沈陽龍界商貿有限公司董事長孟凡輝炮制了“螞蟻騙局”而非法集資過億﹔原浙江溢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杜益敏用高額回報非法集資高達7億﹔安徽省萬物春科技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唐亞南打著高科技的幌子詐騙高達9億巨資。東窗事發時,曾給這些人帶來巨大光環的錢財,卻成了生命中不堪承受的重負。錢越多,刑越重,人生的諷刺意味盡在其中。

  第三種顯然更為低劣。一些富豪在解決糾紛時,放棄法律手段而採取極端措施買凶殺人。最具代表性的是北京建昊集團董事長袁寶璟,坐擁數百億元身家,為了9000萬元的期貨投資損失,多次雇凶殺人。袁寶璟在被捕后,曾捐獻出價值數百億的資產,但最終仍未能逃脫死刑的命運,於2006年3月17日被執行注射死刑。可見,錢絕對不是萬能的。

  最后一種被執行死刑的富翁,則是因為有錢后放縱自己。如賈宋食品系列集團總經理吳天喜,一直迷信於“破處”能夠給自己帶來好運和健康,數年間強奸了24名未成年少女,被執行死刑時已經61歲。這種“滑稽”死法的背后,是眾多被害人的終生之痛。

  5.意外=……

  7人死因定性為意外,平均年齡:50歲

  在72名億萬富豪中,有7名億萬富豪的死因,被官方定性為意外。

  2007年11月2日,43歲的新西蘭籍富商許偉杰在廣州病逝。而此前多次檢測結果顯示,許偉杰尿液中鉈含量嚴重超標,即鉈中毒。

  能接觸到鉈的,隻有實驗室、特殊工廠和一些少見的單位。而且,鉈容易揮發,很難被無意感染。許偉杰患的是急性鉈中毒,由此,坊間一直在懷疑,許偉杰被投毒身亡的可能性很大。

  48歲的大悟盛興建筑勞務公司總經理談德武,在一次催討欠款的過程中,被其司機發現墮樓身亡。

  台州新星醫藥化工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張志信,在自己別墅中的一次爆炸中身亡,警方給出的解釋是,可能因化學實驗操作不當。

  盡管被定性為意外,但個別富豪的死因卻有很多傳聞。真實性有多高,恐怕隻有天曉得。

  ■分析

  男性更危險

  這72個人的性別呈一邊倒的趨勢,男性為70名,佔了97%。

  兩名女性富豪,分別是因非法集資而被執行死刑的浙江溢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杜益敏,以及在晨練時不幸落水的桂香村食品(連鎖)副總經理陳建偉。

  這一比例,其實也符合我國億萬富豪的性別比例。在1999年~2009年胡潤中國(內地)百富榜、福布斯中國(內地)富豪榜、南方周末中國(內地)人物創富榜和新財富500富人榜等上榜的億萬富豪中,男性富豪約佔全部上榜億萬富豪總數的91.72%。

  而且,這個比例也符合我國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觀念。但是健康學家丁春生卻認為,男性富翁死亡比例如此之大,從一個側面說明,女性面對壓力和挫折的能力,要遠遠高於男性。

  三個高峰

  從富豪的死亡時間上來看,2003年6人、2004年3人、2005年10人、2006年8人、2007年6人、2008年11人、2009年5人、2010年16人、2011年上半年7人。

  三個高峰,分別是2005年、2008年和2010年之后。前兩個年份,正是全球性經濟危機爆發的關鍵時點。與之對應的是,這兩個年份死亡的富豪,多數存在著資金鏈斷裂、企業經營不善的問題。

  而2010以來,經濟危機陰雲不散,民營經濟依然遭遇嚴峻挑戰。所以,這並不僅僅是巧合。

  ■延伸

  身后事不斷

  一些億萬富豪死后並未獲得安寧,因巨額遺產,家屬開始對簿公堂。

  湖南胖哥檳榔董事長王繼業死后老母親譚喜珍稱兒子是被兒媳殷素雲“安樂死”,向長沙市雨花區公安局報案。此后,婆媳之間撕破臉皮,打起了遺產爭奪戰。

  石家庄金華停車服務中心法人代表兼董事長王破盤死后,先是石家庄團市委副書記王亞麗自稱是王破盤的女兒,接著是王破盤的公司會計被羈押,然后公司法人代表易人。事情詭異莫測的發展,讓王破盤的兒女王中信、王翠棉感覺,他們似乎陷入了一場陰謀。最終,這場鬧劇由王亞麗獲刑而結束。

  桂香村食品(連鎖)副總經理陳建偉不幸失足落水后,丈夫與死者的父母、姊妹陷入了股權、遺產劃分的糾紛當中。

  上述幾個案例,多數是家族式企業的后遺症。所有權和經營權高度重合,往往會導致紛爭,從而直接影響經營。從這個角度看,也許這些億萬富豪的死亡,會在某種程度上加速家族式企業向現代企業的轉變。這是悲哀,還是幸運呢?

  ■記者手記

  如何當個有錢“普通人”

  這個調查,沉重得難以言說。隨著對每個人死亡背后故事的深入了解,你會發現這個群體比普通人要脆弱得多,因為他們有更多的欲望,也承受著更多的壓力。

  當然,我們應該承認,即使有這麼多形形色色的死亡,也不能表明擁有億萬財富是多麼危險。但有一點卻能確定,不管你有多少錢,良好的心態和健康的生活是買不到的。所以,富豪們如何在心理上將自己調節到“普通人”級別,是個課題。

  最近,有幾名活著的富豪打算給自己開“追悼會”。相信他們在惡搞形式的背后,已經漸漸讀懂了死亡……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