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司機為啥“每月隻掙3000多”?--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出租司機為啥“每月隻掙3000多”?

李維  王月

2011年07月25日08:1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出租司機拒載,乘客當然來氣。對此,出租司機怎麼看?他們的生存狀態又是怎樣的?

  7月23日,我們分別對兩名司機進行了採訪。

  上午10時23分,記者在首都機場2號航站樓順利登上了某出租汽車公司史師傅的出租車。

  史師傅干這行已經20多年了,現在開的是單班車。

  和許多“的哥”一樣,史師傅十分健談,他用自己的經歷給記者算了一筆賬:每天要在路上跑14個小時,一般一天300公裡左右。現在油價是7.85元/升,按照每公裡0.1升的耗油量計算,每天油錢在200元以上,再加上一個月5000多元的份兒錢,“每月隻掙3000多元,份兒錢跟油錢‘雙管齊下’,我們怎麼受得了?”面對飛漲的物價,史師傅表示壓力很大。

  那麼,乘距超過3公裡收取每次2元的燃油附加費會不會對油費有所補償呢?

  史師傅對此搖了搖頭:“這筆收入,每天也就一二十塊錢,基本沒什麼作用。”

  我們問:“那你曾經拒載過乘客嗎?”他直言道:“當然有啊,去的地方太近了,我連油錢都掙不回來,拒載很正常。”

  史師傅還告訴記者,過高的份兒錢,是出租車拒載的首要因素。

  “其實我們也不願意拒載,誰不是因為有急事才打車啊!但是我們也有我們的苦衷,份兒錢那麼高,如果我們不挑活,多拉了幾個短途的客人,很有可能連份兒錢都交不起。”史師傅無奈地說。

  說話間,目的地到了,計價器上顯示的是31元,按照史師傅的話說就是:“連本兒都沒撈回來呢!”

  據了解,這家出租汽車公司只是一家小公司,大公司的司機會不會有不同看法呢?

  帶著這樣的疑問,當日下午4時左右,在馬家堡西路,我們對銀建出租汽車公司的司機羅師傅進行了採訪。

  羅師傅說,雖然北京的出租汽車公司很多,但行業之間的競爭並不十分激烈。大家的情況相差無幾,各公司要求上交的份兒錢金額差別也不大,最多相差200塊錢。

  另外,前幾年份兒錢的金額與現在的相比也沒有太大的變化。羅師傅回憶說,2003年的時候,他交的份兒錢應該在5000元左右,而他現在的份兒錢是5175元,相差並不多。

  對於出租車拒載問題,羅師傅說,這是不可避免的。

  拒載的原因有很多,但主要原因隻有三個。

  第一種情況是不順路,比如單班的出租車司機要回家,雙班的司機要交班,乘客要去的地方與司機的目的地相悖,在這種情況下,大多數司機都會選擇拒載。

  第二種情況是路程太近。油錢、車份兒錢掙不回來,出租車司機自然不想拉。

  第三種情況是堵車地段太多。大多數“的哥”都會選擇紅綠燈較少的出車路線,因為等紅綠燈也是要耗油的。但羅師傅也告訴記者,在此種情況下拒載的出租車司機並不佔多數。

  採訪過程中,羅師傅一再強調,降低出租車的份兒錢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不提,不代表沒有問題。份兒錢的問題我們反映過,但是沒辦法啊,解決不了。我們每個月掙的錢,大部分都交了份兒錢,剩下的要養家糊口,太難了。大家伙兒隻看見我們拒載了,但是誰又了解我們的苦衷啊!”羅師傅的話裡飽含了辛酸。

  除此之外,我們還了解到,出租車並不屬於公交系統,出租車司機沒有節假日,沒有勞保,隻有國家強制要求公司給員工上的80%到90%的“三險”。

  據調查,大多數“的哥”都表示,如果份兒錢能夠降低,拒載的情況也一定會隨之減少。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