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市收購按兵不動 調價或解夏糧僵局--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托市收購按兵不動 調價或解夏糧僵局

2011年07月25日08:35         手機看新聞

  
小麥豐收 資料圖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降蘊彰在經歷了兩個月的市場冷清之后,小麥收購或將因政策調整煥發生機。

  本報獲悉,由國家發改委、財政部、農業部、國家糧食局、農業發展銀行總行、中儲糧總公司等組成的夏糧收購調研組,剛剛結束在山東、河北等小麥主產區的調研,目前正在醞釀推出新的小麥收購政策,以打破小麥托市收購難以啟動的僵局,而新政最為關鍵的內容可能是小幅提高小麥收購價。

  來自中儲糧的管理人士稱,在當前小麥價格普遍高於國家規定最低收購價的情境下,相關決策部門或將在近期推出小麥臨儲收購政策,在河北、江蘇、安徽、山東、河南、湖北等小麥主產省執行收購。

  今年國有糧企小麥收購量的大幅度縮減與糧農對小麥的超常惜售,引起了國家發改委、國家糧食局等方面的高度重視,而如果提高小麥收購價則意味著中央財政將要負擔更多,甚至有可能推高市場糧價,不利於控制通脹。

  據中國糧食協會人士透露,目前中央財政對糧食收儲每年的資金投入約在1200億至1300億元。

  小麥收儲遭冷清

  我國於2006年開始實施小麥托市收購政策,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從5月20日公布小麥最低收購價執行預案到現在——距離預案執行截止時間9月30日隻有一個多月,小麥托市收購仍未啟動。

  中華糧網人士告訴本報,6月初至7月上旬,在河南、山東等小麥主產區的市場收購價大約是1.08元/斤-1.10元/斤,高出最低收購價0.13元/斤~0.15元/斤,因此啟動托市收購的條件仍不具備。

  在這種情況下,今年全國小麥主產省的夏糧收購市場顯得異常冷清。本報了解到,在多部委組成的夏糧收購調研組行動之前,國家糧食局方面已經在7月上旬結束調研。

  根據國家糧食局統計的數據,截至7月5日,河北、河南、江蘇、安徽、山東等10個小麥主產省國有糧食企業累計收購2011年新產小麥1038.5萬噸,不及去年同期收購量2757.9萬噸的一半。

  小麥托市政策推出之后,由於市場價遠高於最低收購價導致托市收購難以啟動,只是今年夏季小麥收購市場冷清的一個原因,本報從接近調研組的人士處獲知,企業慎購和糧農惜售這兩個原因也在深入地影響小麥收購格局。

  據了解,由於官方認定去年小麥托市政策實施初始,小麥出現大幅度上漲甚至超過最低收購價的主因是由於中儲糧、中糧和華糧等政策執行主體搶購所致,因此按照今年政策規定,收購主體僅限中儲糧,去年曾參與收購的中糧、華糧被排除在外。

  而大多數面粉加工企業和其他市場收購主體在國家宏觀調控日益緊縮的情況下,收購資金已捉襟見肘。為控制通脹穩定物價,今年以來,央行已3次加息、6次上調存款准備金率,這使得絕大部分面粉加工企業降低了小麥的庫存量,以減緩資金佔用壓力。

  據河南安陽糧食局一位官員透露,當地一些面粉加工企業、糧食貿易商,已經不能開秤收購小麥,已經開秤的糧食購銷企業因資金短缺,不得不停止收購。

  河北某大型面粉加工企業的一位高層管理人員認為,去年12月開始,國家為限制面粉漲價而實施的向一些大型面粉加工企業批量定向銷售低價小麥,也使得國內大型面粉加工企業缺乏收購小麥的動力。

  例如,五得利集團就在去年12月國家兩次定向拍賣小麥中,獲得277萬噸政策補貼小麥,如果按照11000噸的日加工量計算,這兩批小麥可以供五得利使用將近252天,8個多月。

  糧農惜售

  與糧食收購主體的謹慎相比,據多位接近調研組的人士透露,官方更為重視的是“糧農惜售”的問題。

  今年國家規定的小麥最低收購價是國標三等白小麥每斤0.95元,紅小麥和混合小麥每市斤0.93元,相比去年分別隻提高了5分錢和7分錢。而在今年小麥生產受到冰凍、冬春夏連旱的情況下,農民生產小麥的成本已經明顯增加。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調研顯示,江蘇、安徽、湖北等地小麥的種子價格比去年漲幅超過30%,碳酸氫銨、復合肥等化肥價格漲幅均在20%以上,機耕、機播、機收服務費上漲15%,平均畝均成本上漲80-90元。

  另外,去年冬季以來糧農投入的抗旱救災也導致農業生產成本明顯增加。以今年年初抗旱為例,農民多澆一次水、多施一遍肥,每畝需增加成本40多元,這還不包括勞動力成本。

  種種政策和市場原因造成了今年夏糧收購中出現的“糧農惜售”現象,並引起了參與調研的國家發改委、國家糧食局等方面的重視。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一位官員認為,我國糧食生產已經步入高成本時代,“糧食穩產增產的根本動力源於農民的種糧積極性”。而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副院長鄭風田也表示,現階段國家對糧食調控的政策已經嚴重影響農民的收入和種糧積極性。

  本報從山東、河北等地了解到,一些地方農業、糧食主管部門的領導認為,國家決策部門應在控制物價過快上漲與引導糧食價格合理上升之間找到最佳平衡點,進一步引導糧價在合理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同時保護農民的種糧積極性。

  而對於如何看待和解決今年小麥收購陷入僵局的現狀,大部分地方農業、糧食官員的建議是,適度提高今年小麥的最低收購價格。

  政策調整有先例

  事實上,國家從2005年開始籌劃糧食托市收購政策以來,為了應對糧食市場出現的異常情況,已經有過較短的時期內多次調整糧食收購政策的先例。

  據上述中儲糧的管理人士介紹,2008年下半年國家發改委在發布稻谷、玉米、大豆等臨儲政策公告之后,為了應對同年底爆發的全球金融風暴,掌握更多的糧食儲備,同時調動農民的種糧積極性,先后又出台了相關大豆、玉米的5次臨儲收購計劃,收購執行期限也調整了三次,一直延推至2009年6月底。

  該人士分析說,2008年國內玉米獲得豐收,在同年下半年年底之前,國家發改委兩次發布玉米臨儲計劃共收購了1000萬噸玉米,但由於當年玉米增產幅度較大,一些玉米加工企業普遍預測玉米臨儲收購執行期限內,玉米價格難以回升,因此導致玉米現貨市場交易依然是疲弱不堪。

  為了改變玉米收購的疲軟,在2008年12月底和2009年2月中旬,政府又接連出台了兩次玉米臨儲收購計劃,共收購了玉米3000萬噸,這一下就扭轉了東北產區玉米的供需平衡,由供大於求發展到后來的供求緊張,產區玉米價格大幅上漲,在東北玉米主產區一度甚至出現了加工企業因採購不到原料玉米而停產。

  在該人士看來,由於5月份國家已經推出小麥最低收購價執行預案,如果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國家糧食局等方面要打破小麥收購市場“拉鋸戰”的“僵局”,使中儲糧等國有糧企掌控足夠的糧源,同時協調好企業與糧農之間的矛盾,最好的辦法就是推出小麥臨儲收購政策,合理提高小麥收購價。

  據了解,由於按照國家政策規定,儲備糧輪換價格可以按照市場糧價走,不受國家最低收購價格限制,因此中儲糧在各地的分公司目前隻能進行小麥儲備輪換方面的收購,但由於新季小麥上市以來價格一直較高,即便是實施小麥儲備輪換收購,中儲糧方面隻收購了少部分小麥糧源。

  這位來自中儲糧的人士同時透露,作為今年執行國家糧食政策收購的惟一主體,中儲糧方面也緊密關注下一步有關小麥收購政策的動向。(來源:經濟觀察網)
(責任編輯:徐子涵)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