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資漲三成珠三角民工荒仍嚴重 最低工資還要漲--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工資漲三成珠三角民工荒仍嚴重 最低工資還要漲

2011年07月27日08:05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民工荒突顯產業轉移低水平重復 內地與沿海形成“搶人”大戰


  人保部日前稱,今年上半年我國已有18個地區調整了最低工資標准,工資增長基准線多在15%以上。不過,記者調查部分工廠了解到,今年珠三角工人工資實際上漲逾30%,普工工資漲到近3000元,比最低工資標准最高的深圳市(每月1320元)高出一倍多,但部分工廠仍感嘆招工難。

  企業調查:

  為搶工 企業競相提高薪水 普工最難招

  深圳市樂運通進出口有限公司陸興干表示,現在普工每月底薪1400~1500元,加上加班,每名工人月工資能拿到接近3000元。

  廣州市毅峰汽配制造有限公司總經理陳明國表示,從今年春節到現在,工人的工資已經上漲超過30%。東莞一位工廠老板說,今年初用高底薪招聘了數百人,但每月虧損嚴重,於是開大會號召員工在工資上作出一點讓步,現實的員工們一夜間走掉80%。

  企業抱怨普工最難找

  現在的用工荒已成常態。據了解,整個珠三角地區目前用工缺口在200萬以上,普工最難招。

  陸興干認為,普工難招,一是因為沿海地區每月兩千多元的工資已失去吸引力。另一方面,中西部地區地區正在重走沿海地區的低價、優惠的老路。現時普工年齡以90后居多,流動性也很頻繁。

  不同聲音:

  部分工廠倒閉

  招工難暫緩解

  作為玩具出口的東莞嘉虹公司需要大量女工,該公司總經理鐘建榮告訴本報記者,4、5月份還很難找到女工,但這兩個月就容易招了,估計是周邊一些服裝廠由於各種原因關門了。

  毅峰汽配總經理陳明國也告訴記者,春節過后即使漲工資也很難找到工人,因為即使自己的公司工資上漲了30%,但不少工人覺得其他工廠的工資可能更高,因此都在挑來挑去。“春節后兩個多月,公司招工都要去人才市場,而且還很難要到人,現在隻要在工廠門口貼一張紙就能找到工人了”,陳明國這樣告訴記者,“而且每天在工廠門外都有不少人來求職,以前一天都沒有幾個人的。”

  用工市場:1:1.27 創下近年來新高

  珠三角地區普遍的招聘到崗率隻有70%∼80%。

  而廣州市最新的統計數據顯示,人力資源市場上,求人倍率1:1.27已創下了今年新高,也是近年來同期高位。

  制造業到崗率僅60%

  和全國幾千家企業打交道、手下有十幾萬派遣員工的易才集團總裁李浩告訴記者,據他們走訪企業了解的情況來看,現在幾乎每個企業都缺人,平均的企業招聘到崗率僅有70%∼80%。最缺的是制造業,有嚴重的企業缺工可以達到60%,一般的快銷品企業大約20%∼30%,還有一些企業的工人缺口在10%左右。


  “以前是企業挑人,現在是人挑企業。”李浩表示,隨著生活成本的提高,在一些大城市,月薪2000∼3000元的工作很難讓一個大學生、大專生養活自己。

  求人倍率近年最低

  進場人員下降三成

  “怎麼今年人這麼少?”記者日前來到廣州市人力資源中心市場,一進場就納悶。這一場政府特別為失業人員組織的招聘會上,應聘人員卻是寥寥,感覺是失業的人並不多。即便是有找工作的人,也給人感覺是騎驢找馬,不是那麼著急的。有工作人員向記者反映,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廣州市人力資源中心市場主任張寶穎告訴記者,和往年不一樣,今年進入市場找工作的人大約下降了近三成,各類求職的人明顯減少。“我們剛剛統計的數據顯示,現在的求人倍率是1:1.27。”也就是說,一個求職者可選擇的崗位是1.27個。另一個突出的現象是,女性求職者明顯減少,進場找工作的男女比例達到7:3,意味著受企業歡迎的女性求職者更是少。

  1:1.27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張寶穎解釋,去年年末的時候求人倍率是1:1.36,去年年初的時候是1:1.14,今年年中1:1.27已經創下了春節之后的新高,也是在近幾年來年中較少出現的狀況。因為對下半年來說,求人倍率還會往上走。

  “對企業來說,招人是比較難的。整體上來說,雖然說不是很嚴峻,但是和往年相比,今年感覺還是有些問題的,作為我,有點擔心。”張寶穎表示。

  症結:沿海與內地形成“搶人”大戰

  中國無論沿海還是內地,都在走低端制造業之路,因此大搶民工。特別是沿海地區的電子、鞋類等工廠還在大規模招聘普工。

  上調工資標准並非隻有沿海地區,今年,內地許多城市積極採取加薪等措施留住本地工人,形成“搶人”大戰。武漢的企業年初紛紛調高基本工資。據武漢市勞動就業管理局數據,今年普工、服務員月薪900∼1500元,技術、管理崗位2000∼2500元,較去年已上漲一兩成。

  陸興干認為,目前沿海地區比內地工資優勢僅200至500元,但算上沿海地區的高生活成本,其工資優勢已不明顯。一些傳統的農民工輸出大縣,往年每年有10萬人在外打工,如今,當地勞動部門頻頻召開勞務供需洽談會,打算把工人留在家門口。

  專家視點

  最低工資標准還要漲

  廣東勞動學會副會長、廣東省政府省長決策顧問專家諶新民表示,全國總體上就業形勢不容樂觀,但局部地區出現了持續性缺工,其代表就是珠三角地區。而最主要的原因的本地勞動力供給不足,而隨著內地城市化、工業化進程的加快,外地進入廣東的勞動力相對減少,所以實際上缺的是“外來工”。

  諶新民分析,這種缺工狀態中,更為嚴重的是結構性的:一是餐飲業、服務業、加工制造業等缺工尤為嚴重,缺的主要是普工﹔二是現代服務業、高端制造業,缺的是高技能人才。這種“二元短缺”現象正是廣東目前二元的產業結構所造成的。

  他認為,政府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提高最低工資標准。提高工資后企業還是缺工的話,隻能轉移。

  文/表 記者薛鬆、蔣悅飛、段郴群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