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老產業政策地方難落實 民辦機構亟待打通經脈--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養老產業政策地方難落實 民辦機構亟待打通經脈

2011年07月29日08:12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老齡化問題近年來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十二五”發展規劃綱要也提出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但《經濟參考報》記者近來走訪蘇晉甘滬等地發現,國家政策下沉到基層時,卻因各地認識和重視程度不同而出現區域差異,社會資金進入養老產業由此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制約。

  養老產業仍在初級階段

  “老年人需求大量增長,必須有產業做支撐。但我國養老產業發育並未成熟,仍處於邊際不明顯、政策不配套、不明確的初級階段。”

  《經濟參考報》記者從全國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了解到,我國已經進入老齡人口快速增長、慣性發展階段。但與龐大的社會需求形成反差的是,我國養老產業的供給仍存在較大缺口。

  據老齡部門統計,在上海等發達地區,每5個人中就有一個60歲的老人﹔在山西等中西部省份,老齡人口也已經佔到總人口的12%左右﹔我國老年人口的比例和總量還在不斷上升,2015年預計將達到2億人。

  在老齡化加劇的同時,養老產業卻並未與之形成“鏈接”。據此前全國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等部門對蘇滬等13個省市調查表明,我國老齡產業雖已涉及養老服務、醫療保健、旅游、教育、房地產等領域,但多數為中小規模企業,實力不強,沒有形成產業鏈,相關行業與大投資者遠未進入。

  “老年人需求大量增長,必須有產業做支撐。但我國養老產業發育並未成熟,仍處於邊際不明顯、政策不配套、不明確的初級階段。”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基金會副會長孫志鑫說,這一階段雖然是任何國家都必經的,但盡早應對是更好的選擇。

  受訪者認為,我國老齡化現狀與日本等發達國家不同,屬於“未富先老”,必須從國家戰略規劃的高度及早部署應對,預先著手人才、資金等相應儲備,才能從容應對老齡化危機,培育養老產業發展成為我國新的經濟增長點。

  三類失衡漸明顯

  “從全國絕大多數省份來看,國家的宏觀政策基本落實不到地方。”

  老齡工作關乎國計民生,國家層面對此非常重視,但《經濟參考報》記者調研發現,各地對國家政策執行貫徹力度各有不同,一些地方甚至存在“中央急,地方不急”的現象。一位基層人士反映,民政部此前曾要求各省市為80歲以上老人發放補貼,並對發放情況予以了通報。從通報結果看,雲南、寧夏等經濟欠發達省份能夠全部完成發放,但一些沿海發達省市反而沒有完成。

  除了這種橫向相比的省域失衡,公私養老機構之間的體制失衡也在加大。《經濟參考報》記者從民政部門了解到,近年來,國務院連續發布很多文件,鼓勵社會資本進入養老領域,要求公辦、民辦享受同等政策待遇。一些民辦資本響應政府號召,克服困難舉辦養老機構,但最終政府所承諾的這些優惠卻未能兌現。

  城鄉養老產業也出現了失衡《經濟參考報》記者走訪發現,在中西部省份的農村,老人們連買個拐杖、輪椅都得跑到市裡,非常不方便“農村養老產業呈現網點短缺、市場空白、觀念滯后的局面。空巢老人現象在農村比城市更為常見,但農村老人似乎成了被遺忘的角落。”山西省老齡委副主任續愛峰說。

  “從全國絕大多數省份來看,國家的宏觀政策基本落實不到地方。”一位基層受訪人士坦言,地方政府受考核等因素影響,多願意做一些能夠看得見實績的工作,對於老齡工作緊迫性和重要性的認識卻存在偏差。

  除上述三類失衡外,《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中了解到,養老床位供需也存在結構性失衡:在床位緊缺的同時,一些地方養老機構的床位也存在閑置。如上海、南京、蘭州等城市中心城區養老機構一床難求,而郊區養老機構空置率卻較高。基層工作人員認為,這一現象反映出地方養老機構的建設與市場需求出現了錯位。

  蘭州市城關區虛擬養老院院長金哲分析說,受傳統觀念影響,很多有子女的老人都不大樂意到養老院養老,造成一些養老院“空殼化”。南京市鼓樓區民政局副局長鄭峰分析,現實的需求也是原因之一。由於養老機構發展較晚,城市中心城區往往無地發展,一些地方政府財政對土地依賴性強,也不願將地價較高的中心城區土地用於養老機構建設,造成許多養老院不得不建到偏遠郊區。另外,缺乏醫療護理功能也是一個重要原因。蘇州市老齡辦副主任劉貴祥介紹,入住養老院的許多是失能或半失能老人,沒有醫療護理功能往往缺乏吸引力,而醫養合一的護理型養老院市場需求非常旺盛。

  產業政策待明朗

  “養老是政府職能,政府應滿足多數中低收入人群的基本養老需求,而高收入群體的養老則應交給市場。”

  基層受訪人士期待,今年第三季度我國將召開全國第三次老齡工作會議,可能會出台相關新政策,希望老齡工作的力度再大些,產業新政策能夠數量更多、更加細化。

  “我們干勁很大,但壓力更大。”山西老年用品專營店“福壽和”總經理劉旭斌說,“國內這一行業無前車之鑒,大家都在摸索,好像很熱鬧,但沒動靜。企業感受不到一點政策優惠和支持。”

  民間投資者呼吁,如果能夠把融資、用地等實際困難加以解決,就是對他們最大的支持。

  基層受訪人士認為,“十二五”發展規劃綱要提出“居家養老為主,社區養老、機構養老為輔”符合現實,但居家養老中政府應該擔當何種角色,如何吸引更多民間資本進入社區和機構養老等,都需進一步明確。

  “養老是政府職能,政府應滿足多數中低收入人群的基本養老需求,而高收入群體的養老則應交給市場。”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基金會副會長孫志鑫說。

【1】 【2】 【3】 

 
(責任編輯:聶叢笑)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