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的人民幣煩惱--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朱民的人民幣煩惱

IMF副總裁新官上任就遇人民幣糾紛,朱民的壓力來得太快。

張璐晶

2011年08月02日08:52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本刊記者 肖翊攝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張璐晶|北京報道

  朱民信奉《孫子兵法》裡的一句話:“贏者示弱。”

  與這句話相匹配,朱民的處事風格毫不張揚、行事低調。這和他豐富的人生閱歷相關:從裝卸工人到“文革”后首批恢復高考的大學生,從世界銀行經濟學家到中國銀行副行長,從IMF總裁特別顧問到IMF首位中國副總裁……

  7月26日,朱民正式走馬上任。這是繼林毅夫出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和高級副總裁之后,又一位中國經濟學家在國際金融機構擔任要職。

  但他任期的第一個麻煩——人民幣估值,已不由分說扑面而來。

  經濟學界的“生活家”

  熟悉朱民的人知道,除了平易近人之外,善於用“資產”和“價值”分析現實生活中的問題也是他的特長之一。

  在他曾參與的話題中,兩則關於為人父母和大學生就業的生活話題顯得格外引人注目。

  在第一個話題中,朱民表示“小孩永遠在我們的資產負債表上,但他絕對不是我們的私有財產”。

  在另一期為大學生找工作的節目中,朱民則告誡面臨選擇的大學畢業生,永遠要追求讓自己的“人力資本增值到最大”。

  面對從“天之驕子”到“步入社會”的巨大落差,他鼓勵大學生努力適應。朱民回憶,他16歲初中畢業后,被分配到廠裡去做一名扛大包的裝卸工人,他也有好長一段時間不能適應,在白天滿頭大汗的扛大包后,他晚上回家還要拉一段小提琴,正是這種巨大的反差成為他后來改變命運的推動力。

  在和家長們、大學生們討論的過程中,時任央行副行長的朱民不像是一位在金融界叱?風雲的金融家,而更像一位把抽象的經濟學理論融會貫通於生活中的良師益友。

  “我只是個小人物

  與生活中的經濟學思考相比,朱民更為人熟知的還是其在工作中的專業水准和“四兩撥千斤”的運籌帷幄。

  剛剛上任的朱民是IMF的第四位副總裁。這也是自1944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成立以來,首次打破最高管理層“一正三副”的模式,增設的第四名副總裁。

  而早在2009年10月,朱民調任央行副行長時也引起了彼時一場關於央行副行長超編的熱議。面對非議,他始終選擇了踏實做事,低調應對。

  不過能讓國內、國際組織先后為其“破例”的事,恐怕也隻有朱民才能做到。對此,朱民的回答是“我只是個小人物”。

  朱民的低調和不輕易接受採訪,並沒有降低人們對他的關注。每每出現在公眾視野中的他都會成為媒體“圍追堵截”的焦點人物。

  在2010年夏季達沃斯論壇上,被記者們團團圍住的朱民甚至想以自己“不在央行任職了”的理由脫身(當時他剛出任IMF總裁特別顧問不久)。

  在隨后的休息區內,朱民告訴《中國經濟周刊》:“全球經濟依然在下滑,復蘇跡象較弱,但不會出現二次探底的可能,政府的經濟政策會起關鍵作用。”

  同時他還指出,面對金融危機,除了每個國家都要從國家層面做一些改革金融體制的工作外,不同的國際機制如何合作也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而他本人就在“為明確全球金融框架、全球中介框架的理念而努力”。

  當被問及中國希望在IMF中扮演什麼樣的新角色時,朱民認為,很顯然希望看到亞洲國家有更大的話語權和更強的實力。不過,他也強調,即使新興經濟體的投票權重有所增加,IMF還是由美國和歐洲國家所主導,比治理結構更加重要的是讓所有人都參與對話和決策進程。

  顯然,他正在用實際行動踐行著自己一年前的設想。

  人民幣該升值嗎?

  對於朱民的上任,國內國際媒體給出了“一邊倒”的贊揚之聲。但正如朱民自己所言,當社會對你的關注越高、贊揚越多,你肩負的責任也隨之增加。

  朱民的上任,被看成是“新興國家在國際金融市場地位提高”的重要標志。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表示,對朱民的任命,是提高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聲音的巨大進步。

  截至今年6月,IMF共有187個成員國。去年11月5日IMF執行董事會通過了份額改革方案,2012年改革完成后,中國的份額將從3.72%增加至6.39%,投票權也將從3.65%增加至6.07%,超越德國、法國和英國,位列美國和日本之后。

  不過也有評論認為,朱民當選副總裁象征意義更大。金磚五國在IMF的投票權加在一起還不夠15%,隻有超過15%才有否決權。中國人的當選說明“金磚五國”實力比以前強大了,但仍難以塑造新的世界經濟秩序。

  《華爾街日報》日前發表了一篇美國康奈爾大學經濟學家、IMF前官員普拉薩德的署名文章。他認為,拉加德上任后朱民的任命,只是對支持她獲得總裁一職的中國的回報。他說,朱民的提任反映出中國在IMF權力結構中地位日益重要,也讓人們開始擔心IMF日后是否願意對中國政策做出不留情面的評估。

  不過這種擔心很快就被化解。在朱民履新前夕,IMF在當地時間21日發布報告,稱人民幣被大幅低估23%。這一說法令中國與IMF關系處於“繃緊”之中。也成為朱民正式擔任副總裁后面臨的首個考驗。

  IMF發布的這份報告稱,人民幣按均衡實際有效匯率法、外部可持續性法和宏觀經濟平衡法衡量的低估程度分別為3%、17%和23%,敦促人民幣升值。

  但這一評估結論隨即遭到了中國的反駁。中國駐IMF代表何建雄發布了一份長達6頁的聲明表示強烈反對。何建雄說,中國外匯儲備增至3萬億美元以上的一個原因是,美歐的央行將利率壓得太低,導致資本大量涌入新興市場。

  人民幣匯率一直是中國與IMF關系中的“敏感字眼”,也是朱民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后不能回避的重要議題。作為一個被人們期許了太多期望的“新官”,朱民如何促成IMF在人民幣匯率等一系列相關問題上公正、公平地發揮作用,也讓人們頗為期待。
IMF高層大名單


  姓名:克裡斯蒂娜·拉加德

  職位:總裁

  國籍:法國

  簡歷:曾是法國任期最長的財政部長

  姓名: 戴維·利普頓

  職位:第一副總裁

  國籍:美國

  簡歷:美國白宮經濟顧問

  姓名:筱原尚之

  職位:副總裁

  國籍: 日本

  簡歷:曾擔任日本財務省官員

  姓名: 妮瑪特·沙菲克

  職位:副總裁

  國籍: 美國、英國和埃及

  簡歷:曾任世界銀行副總裁

  姓名: 朱民

  職位:副總裁

  國籍: 中國

  簡歷:曾任中國銀行副行長,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