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熱衷掙快錢 實業經濟“空心化”困境何解?--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企業熱衷掙快錢 實業經濟“空心化”困境何解?

2011年10月12日10:32    來源:《半月談》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實業“空心化”和民間資本“熱錢化”正成為當前經濟中不可能忽視兩大潛在風險。有專家認為,產業空心化、企業熱衷掙快錢,還將催生民間高利貸的大規模發展,同時,高利貸的發展反過來又加速了產業的空心化,時間長一點,民間資本泛濫成災,到處去把隻要能炒的物品價格都炒起來,將加速通貨膨脹。
“最合算的投資方式”


  “民間借貸極其活躍。”在溫州採訪,不少溫州人坦言:“以前是炒,后來是炒礦、炒煤,現在則是‘炒錢’。”

  市民孫女士就是溫州民間借貸大軍中的一員。今年5月,她賣掉了一套正在出租的三居室房子。在拿到200多萬元房款后,通過朋友介紹,將錢投給了擔保公司。擔保公司開出的利率是一年25%。孫女士說:“我算過賬,如果房子繼續出租的話,一年的租金也不過4萬元。現在將這些錢拿去放貸,一年就能拿到50萬元,什麼投資能有這麼高的收益呢?”

  孫女士很自信,自己找的擔保公司是熟人,銀行裡的人也在裡邊投有股份,“實力雄厚,信譽好;風險小,利潤大。自己不是很擔心。”

  “把房子抵押給銀行,從銀行貸款,然后把貸款轉借給典當行。”市民方先生的借貸方式更是直接:抵押房產——貸款——放貸——賺取利差。

  方先生家裡有兩套房子,抵押給銀行貸了150萬元,再把錢借給擔保公司。“一年淨賺利息近30萬元。”方先生說。由於房產市場價值較高,前些年從銀行貸款並不算難。現在一年期的貸款利率也僅為8%,自己在拿到貸款后,迅速將錢投進房產公司,房產公司開出一年30%的利率。“如此轉手,一年就可以坐享22%的利差,100萬元資金一年就能淨賺22萬元。”

  “現在股市低迷,買房限購,錢放銀行利率又那麼低,不放高利貸又能怎麼辦?”遭遇接二連三的老板“跑路”,盡管也知道風險巨大,但許多人還是樂此不疲。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市民李先生還是把10萬元銀行存款取出來,放入了一家熟人介紹的投資公司,“月息5分,放半年。”對這樣的“收益”,李先生顯然很是滿意,他說身邊有很多親戚朋友都選擇了這樣的方式“理財”。

  事實上,無論是把存款取出,還是到銀行貸款,在銀行業人士看來,孫女士和方先生、李先生的這些錢均來自銀行,做的只是把錢從銀行“搬”到各種民間高息借貸機構。

  “‘負利率’時代,現在國內投資渠道單一狹小,精明的溫州人把放貸當成了最適合的資產保值增值手段。”一位銀行工作人員說。

  據中國人民銀行溫州中心支行今年第二季度的調查,民間借貸首次超越房地產、股票基金等投資方式,成為溫州人眼中“最合算的投資方式”。

  “專注於訂單的工廠老板玩起了金融”

  民間借貸本是指企業之間、個人之間、個人和企業之間發生的以生產性用途為主的資金拆借行為。在相關學者看來,民間借貸的興起,一方面說明了我國居民創新理財意識的增強與提高;另一方面,作為對當前我國不健全的金融體系的有益補充,民間借貸也是中小企業獲得資金支持的重要渠道。

  溫州的民營企業,大多是從家庭作坊起步。多年來,民間資本一直是溫州企業發展的重要血液。在溫州,也一直有著民間借貸的習慣。但在國家銀根收緊、信貸緊縮和不斷調整利率之后,面對企業對資金的巨大需求缺口,民間借貸利率水平不斷攀高,吸引著更多的企業和個人將資金投入其中。民間借貸市場也隨之變得更為瘋狂。

  “與過去幾年相比,溫州今年的民間借貸發展非常火爆。” 在一家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長期做投資生意的劉望告訴記者,民間資金的拆借正在從制造業企業擴展至商貿流通企業乃至普通家庭,甚至一些地方有“全民放貸”之勢。“一度隻專注於訂單的工廠老板也開始玩起了金融,溫州正在成為一座‘借貸之城’。”他笑稱。

  據了解,在溫州僅大大小小的融資性中介機構就有1800多家。

  一份被公開引用的中國人民銀行溫州中心支行最新公布的《溫州民間借貸市場報告》顯示,溫州有89%的家庭、個人和59.67%的企業參與了民間借貸,目前溫州民間借貸規模高達1100億元。另有溫州官方數據稱,今年上半年溫州民間借貸量達到1200億元,比今年年初增加400億元。

  來自溫州官方的文件也首次証實,當地民間借貸規模佔民間資本總量1/6左右,且相當於溫州全市銀行貸款的1/5。

  據悉,2008年溫州民間借貸向公眾吸儲的平均月息為8厘,2009年漲到1.5分,2010年上漲至3分(年息36%),逐年翻番。而央行溫州中心支行一份相對保守的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各月份溫州民間借貸綜合年利率分別為23.01%、24.14%和24.81%,比上季度漲幅高8%。

  據介紹,目前溫州民間資本的利息率平均水平實際為借款月息3%(年息36%),貸出月息達10%(年息120%)。

  “現在還有什麼生意能趕上放貸呢?”溫州一公司負責人說,“資本需要逐利,不去放高利貸,總不能把錢放在銀行等著CPI吃掉吧?”

  制造業出現“空心化”苗頭

  “我25年才成為一個富翁,房地產業可以一夜造就一批富翁。搞實業就像吃瘦骨頭,投資房地產就像吃肥肉,因此出現了‘大企業家投資房地產,小企業主買房子囤積’的現象。”寧波如意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儲吉旺說,房地產的極端暴利,讓許多企業家不願意干實業,卻把錢用來投資房地產。

  浙江省發展和改革研究所所長卓勇良說,當前需要警惕浙江出現的產業空心化苗頭:一方面,大量浙江產業資本外溢,變成民間游資進入房地產、金融投資領域,對實業反哺不足;另一方面,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浙江部分傳統產業外遷國內中西部、越南等東南亞國家,或者出現行業性萎縮。

  該研究所最近一份報告指出,今年浙江省經濟的一個明顯特點是,制造業投資下降明顯,但房地產投資逆勢 增 長 。 前5月 , 全 省 固 定 資 產 投 資 同 比 增 長26.2%,增速為2005年以來的最高水平,比去年同期提高了7.2個百分點。

  1至5月,制造業投資同比增長15.3%,增速較一季度和去年同期分別下降7.4和2.2個百分點。與此相反,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長高達44.4%,突破了過去6年的最高值,對投資增長貢獻率高達46.3%。房地產開發投資佔限額以上固定資產投資比重提高到30.9%,而全國平均水平為20.8%,山東和江蘇分別僅為17.4%和20.1%。

  卓勇良表示,在嚴格調控政策下,浙江省房地產投資仍高速增長的原因除了施工進度滯后以及限期開工政策約束等普遍原因外,金融機構對房地產企業“不拋棄、不放棄”的做法是一個重要因素,且這種狀況實屬全國罕見。1至5月,浙江省房地產開發投資資金來源中國內貸款增速為12.2%,僅比去年同期下降3.2個百分點。而全國以及沿海各省市對房地產貸款增長速度均下降20個百分點以上,江蘇和廣東甚至分別下降了43.5和50.6個百分點,出現了負增長。

  此外,“溫州的服裝企業中,絕大部分都在做多元化投資。有實力的自己開發房地產,小的企業就炒樓。”浙江闊帥服飾有限公司董事長徐政杰說,“不少溫州夫妻,老公開廠一年辛辛苦苦才賺10來萬,老婆買套房隨便就賺上百萬,這種差距不可能不刺激大家去賺快錢。”

  記者在浙江樂清市採訪了電子工業協會等10個行業協會的秘書長,這些代表著2000多家企業的協會負責人集中反映說,當前不少企業出現投資“三三制”現象,即實業投資佔三分之一,房地產、股票証券等再各佔三分之一。“表現出來就是工廠開工率不足,企業家嚷嚷說沒有錢,但其實不少錢都投在房地產和炒股上面了。”樂清市電子工業協會秘書長王珠林說。

  《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了解到,沿海地區一批“先富起來”的人,已經不太願意通過做實業獲得財產增值,不僅浙江溫州人,各地都有資產泡沫化都日趨嚴重。

  地處慈溪市的寧波華星輪胎有限公司董事長黃金德說:“融資難、用工貴、材料漲價、人民幣升值等一系列壓力的凸顯,現在的形勢讓很多老板都害怕了,不敢投資實業。我的企業原來有800多個員工,現在已經裁減到400多個了。”

  溫州煙具行業協會會長黃發靜說,一度佔據全國產量90%以上的金屬打火機行業,現在面臨全行業萎縮。溫州2008年以前有打火機企業500家以上,如今剩下不足百家左右,且專心經營的老板也僅剩三分之一,“他們已經把重心轉移到其他行業,比如房地產、礦產以及第三產業。”
【1】 【2】 【3】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