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害了卡恩--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誰害了卡恩

李小曉

2011年05月24日13:30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5月14日下午,美國警方接到了一起令人震驚的報案,紐約索菲特酒店一名女服務員舉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未來的法國總統候選人多米尼克·斯特勞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企圖對其性侵犯。警察立即趕到現場,而卡恩的房間已經人去樓空。

  當天16時40分,紐約肯尼迪機場。在還有10分鐘就要起飛去往巴黎的法航航班上,這名叱?風雲,一句話就能左右全球股市的法國人被紐約警探帶下了飛機。

  “他很順從地跟著警探下了飛機,沒有動用手銬。”紐約港務局發言人說。

  五天后,卡恩宣布辭職。

  這是一樁丑聞而非緋聞。作為國際上最重要的金融組織的領導者,卡恩的被捕,讓本已不平靜的世界金融界又掀波瀾。

  “歐元先生”的又一次丑聞

  卡恩1949年出生在法國巴黎近郊的一個富裕猶太人家。他的父親是一名稅法顧問,母親是一名記者。中學畢業后,卡恩以優異的成績進入巴黎高等商學院學習,並最終獲得公共法律、經濟學博士學位。

  畢業后的卡恩仕途一帆風順,1986年,卡恩首次當選國會議員,1991年,卡恩被時任法國總統的密特朗任命為法國工業和內貿部長。1997年,卡恩被當時的法國總理多米尼克·德維爾潘任命為法國財政部長,在這段任期中,他還親手啟動造幣機制造出第一枚歐元硬幣,成為了法國的“歐元先生”。

  2007年9月28日,在法國總統薩科齊的協助下,卡恩被正式任命為新一屆IMF總裁。

  在光鮮的職業履歷背后,卡恩的人生中也不乏暴風驟雨。1998年,卡恩陷入一場“腐敗門”案件。當時,在法國司法機構秘密調查一起挪用公款案件時,意外發現卡恩涉嫌在一起金融交易中收取了60.3萬法郎的“好處費”。雖然該案終因無確鑿証據而讓卡恩免遭起訴,但其惡劣的影響卻致使卡恩辭去了法國財長的職務。

  2007年12月,在卡恩上任IMF總裁的第四個月,又被曝光出和已婚女下屬皮蘿什卡·納吉有染,而陷入了“情婦門”風波。

  雖然最終,卡恩的妻子安妮·辛克萊寬厚地在博客中表示原諒丈夫的出軌,卡恩也保住了職位,但他還是不可避免地遭受到了人們的指責和嘲諷。

  “政治操作的受害者”?

  對卡恩本人而言,這次指控可能比以往人生中的任何一次風暴都來得更猛烈。他原本計劃參加2012年的法國總統競選,但這次案件幾乎毫無疑問地讓他的總統夢化為泡影。

  法國《費加羅報》網站說,法國社會黨呼聲最高的總統候選人發生這樣的事件將對社會黨參選給予致命一擊。法國《世界報》也稱此次事件將會給這位總統候選人今后的政治生涯投下陰影。

  當然,也有媒體調侃道,法國人不在乎性丑聞。就像已故法國總統密特朗曾經說過的,“如果法國像美國那樣追究性丑聞的話,我的所有部長都會辭職的。”

  但事件發生地不是法國。美國檢方以“刑事性犯罪行為、強奸未遂罪和非法監禁罪”三項罪名起訴卡恩。根據紐約州法律,若刑事性犯罪行為和強奸未遂罪名成立,可能判刑15∼20年。

  盡管卡恩曾有過因風流犯錯的“前科”,但深陷如此嚴重的性侵犯指控卻令各界大感意外,很多人懷疑,這是一次“刻意陷害”。

  法國右派政治家、曾擔任法國政府住房部長的布丹說:“我認為很可能有人給卡恩設了陷阱,而他偏偏就掉進去了。”

  法國前總統密特朗的顧問、經濟學家阿塔利也認為,卡恩有可能是無辜的,並指出卡恩出事時下榻的索菲特酒店是法國企業,因此卡恩可能是一場法國政治操作的受害者。

  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也在微博中指出了此事的若干疑點,包括“為何被拘前,已有媒體包括路透社報道事發”﹔“卡恩明顯無犯罪記錄,沒武器,不構成社會危害,為何不能先保釋再擇時審問”等。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金融學院院長丁志杰也告訴《中國經濟周刊》,“坦白地說,這件事出乎常理:這件事情本身出乎常理,美國對這件事情的處理也出乎常理。”

  歐債問題將更復雜

  5月11日,IMF發表官方聲明宣布,在卡恩被捕期間,IMF第一副總裁約翰·列普斯基將出任該組織執行總裁,並代替卡恩參加IMF董事會非正式會議以及歐盟會議。

  5月16日,IMF的一位內部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表示,截至當日,IMF日常工作一切照舊,沒有受到影響。

  三天后,IMF發布公告稱卡恩宣布辭職,IMF將“通報遴選新總裁的程序”。

  德國財長沃爾夫岡·朔伊布勒在接受一家德國電視台訪問時說,IMF是一個成熟的機構,它一定能夠正常運行。

  但許多專家認為,卡恩被捕必然將對國際貨幣體系和金融機構改革產生一定沖擊。

  在過去的4年中,卡恩力主推動IMF和世界金融體系改革。在他的努力下,IMF進行了份額改革,讓發展中國家擁有了更多的金融話語權。他曾經在去年表示,“全球金融改革的進展還不夠快,下一步是監管非銀行金融機構。”

  丁志杰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近年來,IMF一直在發揮著其對成員國經濟政策監督的職能。過去的監督主要針對發展中國家,而最近在卡恩的努力下,對美國等發達國家的監督也有所加強,對基金和國際貨幣體系的改革也提出了很多建設性的可行方案。

  “而在目前的情況下,卡恩被捕可能會對國際貨幣體系改革和IMF內部的改革產生一定的影響。”丁志杰表示。

  另一個卡恩被捕后全世界最關心的問題是:歐債問題的解決會否受阻?

  今年5月初,歐元區國家決定和IMF聯手向希臘提供總額達1100億歐元的貸款,希望用這筆空前巨額的款項幫助面臨債務危機的希臘走出困境。

  在卡恩辭職之后,希臘究竟能否如期拿到救助金,成為了懸念。

  盡管希臘政府發言人佩塔羅蒂斯堅稱卡恩被捕不會影響該國解決財政問題的努力,但仍有分析師認為,卡恩的突然離開將給本就困難的歐洲形勢帶來更多的不確定因素,一旦他下台,一些國家可能會反對IMF過多參與歐債危機。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網站上也刊文指出,無論卡恩是否被認定有罪,IMF和希臘、葡萄牙、愛爾蘭等國家的談判都必然將被推遲,這會讓這些國家近期更加拮據。

  “卡恩的被捕讓歐洲債務問題在一定程度上顯得更為復雜。它可能會推遲歐債國家和IMF的談判進程,救助和解決方案的出台也將變得緩慢。”丁志杰對《中國經濟周刊》說。
(責任編輯:喬雪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