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老高”集體討債忙 稱放貸生意是刀口舔血--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溫州“老高”集體討債忙 稱放貸生意是刀口舔血

記者 周文天

2011年10月15日12:03    來源:《中國証券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在溫州,高利貸已演變成參與度最高的“投資”游戲。當地人習慣把放高利貸者叫做“老高”,不斷傳來的資金鏈斷裂消息,令“老高”們恐慌、焦慮。他們除了使盡渾身解數討債之外,找不到更好的解決辦法。

  “老高”罹患焦慮症

  接連出現的老板“跑路”消息讓溫州“老高”提心吊膽。

  在當地媒體的廣告專版,直接用粗黑字體寫著“房東哭了”,揮淚甩賣房產套現。“資金周轉急賣”、“白菜價出售”……醒目的文字出現在溫州多家房產中介門店的房源信息牌上,拋售房產的氣氛可見一斑。

  溫州二手車交易市場,一夜之間豪車“扎堆”上市,其中有保時捷、勞斯萊斯,僅路虎就近20輛。200萬元的豪車,上牌不到一年,130萬元待售。經營戶說,除非手頭急需資金,一般人不會如此賤賣。二手車商會秘書長陳俠透露,9月二手車交易金額近1億元,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

  “之前幾百萬元、上千萬元,幾個電話就能搞定。”溫州方興擔保有限公司董事長方培林說,現在需要錢的人非常多,有錢人卻都在觀望,即便是熟人之間也難借到錢。放債人與借款人要保持熱線聯系,如果借款人電話關機3小時,就會引起債主高度警惕。方培林現在手機24小時開機,基本呆在辦公室,就是為了給債主發出信號——“我沒跑路”。

  不是債主患上疑心病,而是現實讓他們不得不這樣做。一位債主說,溫州天石電子有限公司老板欠他300多萬元,6月就開始擔心,經常上門討要,老板每次都說過段時間就還。他心想有這麼大的廠,不至於逃跑。然而老板還是跑到國外,債主追悔莫及。

  溫州老板“跑路”的傳言滿天飛,中國証券報記者接觸的多位溫州當地人說,現在“老高”人人自危。隻要一聽說哪家公司老板有“跑路”跡象,立即有大量人員圍堵,有時甚至驚動警方出面維持秩序。

  不過,溫州市委黨校副教授張紅軍認為,坊間傳聞的九成溫州人參與民間借貸完全不屬實,比例應該在四成左右。“其實,多數溫州人的生活還是平靜的。”

  離譜的利潤率

  “放貸生意其實是在刀口舔血,痛了一次,才死心。”年過不惑的王騰說自己現在才明白高利貸的風險。

  “炒股、儲蓄來得太慢,手裡有點閑錢,想投資。”王騰說,自己搞過快餐店,生意不好。他認為溫州的房租太貴,做實業不容易。2008年,正在琢磨如何把手頭的閑錢盤活時,有朋友找他合伙放貸。身邊的人都在放貸,活得瀟瀟洒洒,到處流傳著某“老高”一個月就開上法拉利的消息,他心動了。

  起初,把200萬元貸出去他很擔心,但每次都能按時收回本金,每個月都能准時拿到利息。月息4分,一個月利息8萬元,一年收到96萬元,這比做其他任何投資都來得快。王騰說,“不到兩年,本金就可以翻倍,要是有更多的本金就好了。”

  在朋友的勸說下,王騰在2009年將名下房產通過銀行抵押,房產市值340萬元,最后得到銀行貸款200萬元,貸款周期3年,扣除銀行年利息6.4%,放出去的錢還是很劃算。“那時溫州到處是房屋抵押的廣告。”通過第一年放貸,200萬元本金擴大到300萬元,加上房產抵押貸款的200萬元,共有500萬元放在外面,月息又開始上漲,每月固定收益25萬元。

  據中國人民銀行溫州市中心支行報告,溫州民間借貸市場規模約1100億元,佔全市銀行貸款的20%。據溫州市有關部門對全市346家一般社會主體監測,上半年累計發生民間借貸485.5億元,同比增長43%。

  目前,溫州民間借貸月利息已超過5分,達到6分、8分,僅以“5分利”計算就折合年利率60%,相當於一般制造業年利潤率的6倍。外人難以理解什麼行業能有如此離譜的利潤率。

  討債討成股東

  收回本金,成為“老高”目前最要緊的工作,債主都成了討債人,互相通報情況,但有的人不敢告訴別人自己放貸的錢要不回來,因為他的資金來自其他“老高”,一旦走漏風聲,反成追討對象。

  在一家擔保公司,中國証券報記者見到一位客戶。她哭著說,兒子在國外,多次催她匯錢交學費。她的錢放出去,到現在還沒著落,天天跑到擔保公司“討債”,但擔保公司也說自己是受害者。

  “欠債的是爺爺,討債的是孫子”。敏銳的溫州人,在討債中也抓到了商機,出現專業討債公司。“不是白要的,一筆賬要回來后,收30%的佣金。”溫州中小企業促進會會長周德文說,現在有的討債公司6人一個團隊,分3組,24小時貼身跟隨,也不採取暴力,也不限制自由。“你上班,他們在你辦公室坐著﹔你回家,他們睡你家客廳。”周德文說,也有涉嫌暴力討債。

  10月9日,中國証券報記者輾轉聯系到一位討債者,准備次日採訪,到了約定時間電話卻聯系不上。原來他討債時涉嫌非法限制他人自由,被警方拘留。

  “之前關23小時放人,隻要不達到24小時的法律界限,不會有法律風險。”一知情人士透露,現在不能這樣打法律擦邊球了。溫州公安局、溫州檢察院和溫州中院聯合通告稱,將嚴厲打擊暴力討債、惡意欠薪或哄搶企業財物等犯罪行為。

  “炒房炒成房東,討債討成股東”成為溫州人自嘲的說法。溫州藍天大藥房連鎖有限公司老總鐘茂進,經歷“被跑路”風波之后,近日他與由債權人組成的清算小組,通過債權股份化的形式,重新確立財務關系,債權人成為股東。 
(責任編輯:陳健)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