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縮貨幣控通脹 “誤傷”經濟增長動力--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緊縮貨幣控通脹 “誤傷”經濟增長動力

2011年08月04日10:20    來源:《中國証券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筆者較早提出了近年來通脹類型發生的變化,認為對不同類型的通脹,應當用不同的宏觀調控手段來加以治理。對於筆者的觀點,業界存在不同的觀點和辯駁聲音。在此,筆者認為應當作出說明:貨幣超發未必引發通脹,緊縮貨幣對於成本推動型通脹“藥不對症”。在當前已經明顯出現經濟內生性收縮情況下,繼續緊縮貨幣將傷害經濟增長動力。

  緊貨幣“藥不對症”

  有批駁觀點認為,貨幣超發是導致成本上升的唯一因素,因此沒有什麼因成本上升而導致的通脹過程。

  對於這種觀點, 筆者須指出,貨幣超發當然會引起成本上升,但問題是,是否成本上升都是由貨幣因素構成的,難道就沒有獨立於貨幣而引起成本上升的因素嗎?

  其實在初級產品生產中,由於自然資源的豐裕程度發生變化導致生產成本上升,從而形成“邊際效益遞減”現象。舉例來說,在煤炭生產中,由於開採深度增加,按照目前的技術規范,深度每增加100米,就必須增加一級提升和通風等設備,到達一定的深度后,還必須從木支護改變為金屬液壓支護才能保証安全生產,支護材料的使用密度也必須成倍增加,所以採煤成本是隨採煤深度的增加而不斷上升的。目前中國的煤礦平均井深已接近500米,而且近年來超過千米的礦井也越來越多。由此可知,一個煤炭企業所擁有的礦山,一開始的確是企業買來的,但是在買來后的開採過程中,開採成本是不斷上升的,而這種成本上升的原因隻與自然條件有關,與貨幣無關。

  農業生產中的邊際報酬遞減現象更明顯。由於耕地是有限的,而且還在不斷減少,所以要想增加農業產出,就隻能依靠對有限的土地不斷增加投入,但是增加的投入並不能總是獲得與以前一樣的產出回報,就表現為農業生產成本的上升要快於農業總產出的上升速度,從而擠壓了農業生產利潤。農民為了保護自己的純收入水平,就要通過提價方式向農產品消費者轉移這種成本上升負擔,這就構成了中國目前由農產品漲價所推動的“結構型通脹”。從實際情況看,1999-2010年,中國糧食產量的年遞增率隻有0.5%,但化肥施用量年遞增率卻高達4%。

  所以,決定生產成本的絕不是僅有宏觀貨幣供應量這一個因素,而我所提出的成本推進型通脹,正是由工農業生產中因自然因素變化所導致的成本上升因素帶來的。我之所以提出加息不能阻止人口增長,也不能增加土地供給,就是要說明貨幣變量不可能改變自然因素,因此對由自然因素變化所導致的通脹過程是無效的。

  中國存在輸入型通脹

  還有一種批駁觀點認為,國內並不存在輸入型通脹,因為如果通脹發生在中國外部,不僅會提升進口價格,同時也會提升出口價格,假設進口價格提升了50%,那麼把人民幣匯率也提升50%,進口價格就不會變動,而匯率提升會抑制出口,但是由於外部的通脹因素也把出口價格水平提升了50%,所以即使出口量減少了50%,出口金額仍然不變。

  對此筆者認為,賬這麼算當然很清楚,但問題是假定進出口價格都能夠獲得同幅度提升。然而實際情況是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國外,在近年來的通脹發展過程中,都是上游產品大幅度漲價,而下游的加工業產品漲價幅度要小得多。從中國PPI指數看,2005-2010年上漲幅度為18.8%,其中採掘工業上漲幅度為88.9%,原材料上漲幅度為36.2%,加工工業僅上漲了8.7%,可見在過去六年裡,上游產品漲價幅度是下游產品的十倍。

  中國是一個加工型的貿易結構,大量資源需要進口,出口則以工業制成品為主體。2010年在中國出口中,工業制成品比重高達95%,初級產品僅佔5%,而在進口結構中,工業制成品佔69%,初級產品則佔到31%。由於國際市場也是上游產品大幅度漲價,下游產品漲價幅度有限,所以對中國這樣的進出口結構來說,就是進口商品的平均漲價幅度要顯著高於出口商品的漲價幅度,比如今年1-5月,中國進口商品價格指數上升了16.7%,而出口價格指數隻上升了9.4%。從主要大宗進口商品的單價變動看,初級產品漲價多而工業制成品漲價少的情況就更清楚,比如今年上半年,進口原油上漲了33.2%,鐵礦石上漲了42.5%,糧食上漲了31.7%,而進口汽車價格隻上漲了11%,集成電路價格還下跌了4.9%。

  可見,輸入型通脹對中國這樣出口類型的國家來說,是確實存在的,我們不能用假設的前提來代替實証分析,更不能作為制定宏觀政策的理論依據。

  貨幣超發未必導致通脹

  另外一種批駁觀點認為,日本同樣是加工貿易型經濟,同樣是處在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的背景下,CPI卻是呈現下降趨勢,國際通脹難以輸入日本國內。由此可見中國的通脹也不是輸入型的,而是由於國內貨幣超發造成的。

  筆者認為,對此應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近十年來,日本進入了長期的通縮過程,消費物價水平的確一直在下降,但這並不表明國際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對日本就沒有影響,因為從日本的PPI看,在2005年以后也同樣發生了大幅度上漲,在到2008年的四年中總共上漲了13.4%,其中原材料價格指數更是大幅度上漲了66.3%。可見,日本的消費物價上不去,原因並不是國際大宗商品到了日本就碰到了銅牆鐵壁,而是在從上游向下游產品傳導時碰到了阻滯。這個阻滯,就是日本在1990年泡沫經濟破滅后長達二十年的經濟停滯。這個停滯強烈壓制了國內需求,使上游產品的漲價壓力無法向下游產品市場釋放,所以就改變了形態,變成了企業利潤與居民收入的下降。

  日本是一個特例,不能用日本來說明加工型貿易國家都不存在輸入型通脹,看看韓國、印度、越南等這些同屬於加工貿易的經濟體,目前通脹已經發展到何種嚴重程度,就知道輸入型通脹不僅在中國,並且已經在世界范圍內成為事實。

  如果用日本的情況來說明貨幣與通脹的關系,我想更應該注意到的一個事實是,如果沒有一個強勁的內生增長動力,即使貨幣超發得再多,也不一定會引發通脹的結果,反而可能是通縮。現在大家都在指責美國不斷搞QE(定量寬鬆貨幣政策),但QE不是美國人的發明,而是日本人的專利,日本人在本世紀初開始搞QE,而且實行了長達十年的零利率政策,2001-2008年日本狹義貨幣M1的增幅高達63.7%,但同期按現價計算的經濟增長幅度連1%都不到。貨幣增長率超過經濟增長率70倍,可不僅沒有發生通脹,反而卻經歷了長達十年的通縮。有了日本這個案例,至少可以說明一個道理,那就是貨幣超發不僅可能與通脹同行,也有可能與通縮同在。

  一個經濟體是否存在由貨幣超發所導致的需求過旺,不僅可以從通脹的態勢看,也同樣可以從經濟增長的態勢看。因為如果存在著由貨幣超發所導致的需求過旺,除了會導致通脹現象,也必然會同時引起經濟過熱,但目前中國經濟的情況可不是如此,是通脹在四次加息后仍然強勁向上,而增長卻在節節下行。顯然,如果存在需求過旺,經濟增長是斷然不會取下行趨勢的,而經濟增長的曲線下行與貨幣的曲線下行趨勢相一致,卻都與通脹曲線向上的趨勢相反,正好說明了緊縮的貨幣政策已經成功地收緊了宏觀需求,從而對增長形成了抑制,而由於推動通脹上行的原因不是貨幣需求因素,所以並不受宏觀需求緊縮的影響。

  緊貨幣傷害增長動力

  筆者之所以要不斷寫文章強烈反對繼續為反通脹而收緊貨幣的做法,就是因為這樣反下去是沒有用的,不僅沒用,反而有害,因為經濟的內生性收縮過程實際上自去年就已經開始了。特別需要提醒的是,美、歐等經濟體爆發新一輪金融危機的時刻正在逼近,世界經濟再度衰退的“雙底”態勢已經顯現,中國也已經受到了影響,比如中國出口總值從3月份以后就逐月下跌,已經從3月份35.8%的增長率跌到6月份的17.9%,其中對歐盟出口增長率已從一季度的17.1%下跌到6月份的11.4%,對美國出口從一季度的21.4%下降到6月份的9.8%。若剔除出口價格指數,6月份當月的出口實際增長率已經下降到不足7%,已經開始顯著低於經濟增長率了。在這樣的國際背景下,如果繼續為了反通脹而實施貨幣緊縮,不僅反不下通脹率,還會使經濟增長下跌的更快。

  我們所處的時代,經濟變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復雜,因此沿用傳統理論來詮釋當今的問題,難免要出錯。從貨幣與通脹的關系來說,如果存在著貨幣超發現象,則如上所述就會不僅有通脹發生,也會同時有經濟過熱現象,現在的情況卻是隻有通脹而沒有過熱,就說明通脹與總需求的關聯方式已經有了新變化。通過這個新變化,我們就知道了目前的通脹具有新的本質與特征,就需要用新的辦法來解決才會有效。如果不去認識這個變化了的實踐,而硬要沿用老辦法來治療新病,就會出現目前這種怎麼收緊貨幣也壓不下來通脹,卻傷害了增長動力的結果。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高增長與低通脹並存是經濟增長的最理想狀態,因此不是經濟增長的常態。改革開放這30年中,80年代通脹率年均是7.4%,90年代年均是7.2%,只是在2003-2006年這四年裡,我們才經歷了經濟增長率超過10%,而通脹率在3%左右這麼一段短暫的好日子。從國外看,發達國家有3%的增長率就算是高增長了,而歐洲央行把2%的通脹率作為其干預物價水平的上限,也就是說,歐元區是把3%的增長率與2%的通脹率並存作為正常狀態的。如果把這個增長率與通脹率的比例關系搬到中國來看,由於中國是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長率遠高於發達經濟體,如果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在9%-10%的時候,有6-7%的通脹率相伴隨也該是正常的情形。更不用說在經歷次債危機后,由於發達國家央行為了救市都放出了天量貨幣,從而提升了全球的通脹水平。在這個背景下,前一段時間美聯儲和歐洲央行都放出話來,要提高對通脹容忍度的上限水平,可能會提升到3-4%。因此對中國的宏觀調控來說,把通脹率破“5”作為必須緊縮宏觀需求的界限,就應該重新考慮了。
(責任編輯:許博)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