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岸在岸價差倒逼人民幣升值--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離岸在岸價差倒逼人民幣升值

張莫

2011年08月09日08:55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8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1美元兌6.4305元人民幣,與上一交易日6.4451的中間價相比,大漲146個基點,創匯改以來新高。而146個基點的漲幅也創下今年以來單個交易日中間價最大漲幅紀錄。而香港離岸市場人民幣匯率和海外NDF(無本金交割遠期)市場人民幣匯率更是漲勢不斷。

  相關研究報告顯示,香港離岸人民幣的市場匯率與內地在岸人民幣價差最近曾一度擴大至150個基點。在目前美元弱勢、人民幣升值預期愈發強烈的背景下,離岸在岸價差不僅倒逼人民幣升值,更是催生了人民幣形態的熱錢。

  146基點

  單日漲幅創下年內新高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公布的數據顯示,8月8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1美元兌6.4305元人民幣,與上一交易日6 .4451的中間價相比,大漲146個基點,創匯改以來新高。而記者參閱數據得知,146個基點的漲幅也創下了今年以來單個交易日中間價最大漲幅的記錄。

  對外經貿大學金融學院院長丁志杰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標普在5日晚間將美債評級由AAA下調至AA +,市場擔心美國經濟會持續滑落,美元應聲而落。由於人民幣匯率參考包括美元在內的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因此出現了146個基點的升幅。而在盤中,人民幣匯率更是突破了6.43,這也是由美債引發的對美元的擔憂情緒的體現。

  最近20多天來,人民幣對美元已連破6.46、6.45、6.44三道關口,目前接近6.43。招商銀行資金交易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表示,國際市場美元出現較大幅度下跌,人民幣出現被動快速升值。如果短期范圍內美元表現疲軟的話,人民幣還會出現較快的升值幅度。

  “美國國債上限的上調,使得未來QE3推出的可能性增大,美元將呈現進一步貶值的趨勢,不過也不排除未來美元強勁反彈的可能性。”丁志杰說。

  差異

  離岸在岸價差倒逼升值

  同一日,由香港財資公會公布的香港人民幣離岸定盤價為1美元兌6.4238元人民幣,與內地價差為67個基點。“國外市場大起大落,而在岸和離岸市場反應程度和快慢不一樣,離岸市場更敏感些。”丁志杰說。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香港離岸人民幣(即“CNH”)的市場匯率與內地在岸人民幣(即“CNY”)市場匯率之間的差價在6月間曾經出現明顯的下降,不過種種跡象表明,CNH與CNY之間的價差在7月底、8月初正在逐步擴大。根據澳新銀行日前發布的報告數據顯示,CNH與CNY價差曾一度擴大至150個基點。

  另外,人民幣兌美元3個月NDF高於人民幣兌美元3個月離岸遠期匯率,同時,人民幣兌美元3個月離岸遠期匯率再高於人民幣兌美元3個月境內遠期匯率的趨勢在近期也越來越明顯,這顯示出境外對人民幣升值的預期非常強烈。而在8月8日當天,N D F市場一年期美元/人民幣報6.3730/60。

  金融問題專家趙慶明此前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香港人民幣離岸市場高度市場化,與此相對的是,在岸人民幣匯率制度是“有管理”的浮動匯率機制,在岸外匯交易市場最重要的做市商是央行,每日美元兌人民幣中間價的形成也由央行主導。因為境內和境外市場仍處於分割狀態,這兩種匯率形成機制的差異會使得匯率出現差異。

  趙慶明說,在香港這個高度發達和自由的金融市場,金融衍生工具多種多樣,不排除未來會有更多投機主體利用香港離岸市場豐富的金融工具來炒作人民幣匯率,並進一步抬高人民幣升值的預期。

  實際上,香港目前的這個離岸市場正在迅速擴容,據《華爾街日報》報道,2010年年中以來,香港人民幣存款快速增長,這主要緣於人民幣對美元升值的預期。美聯儲推出所謂Q E 3可能會進一步加劇這種預期,讓更多投資者把資金換為人民幣。7月份香港人民幣存款共計5540億元(約合860億美元),相當於去年同期的五倍。

  而香港金管局也在極力推動相關衍生品市場的發展。香港財資市場公會於6月27日正式推出美元兌人民幣(香港)即期匯率定盤價,這不僅意味著香港離岸市場人民幣無基准價的歷史將告一段落,更意味著它將成為離岸市場人民幣期權等衍生產品的基准。交易員及銀行業人士表示,一旦有基准的定盤價出現,涉及人民幣衍生品的交易將實現騰飛。

  而香港金管局日前也進一步放鬆了對當地銀行開展人民幣交易的部分限制。香港金管局去年12月份曾規定,當地銀行的人民幣未平倉淨額不得 超 過 其 人 民 幣 總 資 產 或 負 債 的10%。而根據新規,盡管上限仍為10%,但當地銀行在計算未平倉淨額時,可剔除由人民幣債券市場造市活動所產生的持倉、在內地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制度下的實際投資額,而銀行還可以用反向的任何人民幣交割遠期合約來抵消超出上限之數。

  “相信此舉將促進香港人民幣業務發展和穩固香港在離岸人民幣業務上的領先地位。此外,香港金管局將允許銀行未平倉額超過10%的部分以反方向的人民幣交割遠期合約抵消,說明香港金管局有意刺激C N H市場相關衍生品市場的發展。”澳新銀行最新發布的報告分析稱。

  數據顯示,離岸即期市場上人民幣的每日交易量已經飆升至約13億美元,而一年前交易量還幾乎為零。另外,近年來,在人民幣升值預期驅動下,離岸市場上的人民幣N D F在香港與新加坡市場發展迅速,交易量幾乎一年增一倍。而據高盛近期發布的報告估算,目前美元/人民幣N D F的每日成交量在30億美元至50億美元左右,而在人民幣N D F創始之初,其日成交量最高也不過3000萬美元。

  警惕

  人民幣形態熱錢“暗潮涌動”

  自兩年前的7月6日首筆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業務正式啟動以來,至今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業務迅速發展,截至今年4月末,全國累計辦理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10481億元。但在這萬億結算額背后,10%至20%是出口結算,而80%至90%為貨物進口結算。而這部分通過進口支付流出的人民幣大部分流入了香港市場。官方數據顯示,通過香港銀行完成的、以人民幣結算的貿易額佔全國人民幣結算額七成以上(73%),今年第一季度這一比例則超過八成(86%)。業內人士指出,通過貿易渠道流入香港的人民幣很多都是沖著人民幣的升值預期。

  也正是因為這種升值預期的存在,掩蓋在貿易外衣下的非貿易的人民幣跨境資金正在“暗潮涌動”,且金額巨大。曾有業內人士向筆者透露,這種無真實貿易背景的、“流轉”在內地和香港之間的投機套利資金,進行一筆交易的獲利就達上千萬。丁志杰將其稱為人民幣形態的熱錢,投機主體進行的是基於利率差異和匯率差異的套利行為。

  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中潛藏的套利資金的危害已經引起了監管部門的重視。央行最新出台的《關於明確跨境人民幣業務相關問題的通知》中規定,參與人民幣跨境結算的境外行,不能辦理與內地企業無直接貿易往來支付的人民幣購售業務。央行明確指出,“境外參加銀行應當追蹤客戶購售人民幣后的資金流向,對新客戶及金額較大的交易作更詳細地審核,並應當注意監測異常交易。”

  而據媒體報道,7月中旬央行貨幣政策二司通知各銀行“在當前宏觀調控和穩健貨幣政策背景下,即日起中國人民銀行總行暫停受理境內企業直接從境外銀行融入人民幣業務(包括有外商投資企業投注差額度的銀行貸款,貿易融資除外)。”

  “人民幣形態的熱錢加快流動已經引起了監管部門的重視,而監管部門也在分類型解決問題。”丁志杰說。

  在6月,香港人民幣存款按月增長0 .9%,漲幅為去年6月清算協議修訂以來最低。據香港金管局總裁陳德霖稱,其中主因是內地支付香港的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款項低於香港支付內地的金額。今年前5個月,內地向香港平均每月以貿易結算管道淨支付大約300億元人民幣,而6月的情況則是香港向內地淨支付約100億元人民幣。

  不過,澳新銀行報告稱,由於人民幣升值趨勢不變,6月的存款增幅減緩是暫時的,在接下來的數個月中存款將繼續增長。(張莫)
(責任編輯:許博)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