膨化的GDP與GDP的膨化--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膨化的GDP與GDP的膨化

陳蘭生

2011年08月10日09:09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GDP增長“不差錢”,GDP增長無難事,我們創造了一個GDP數字奇跡而非價值奇跡。

  近十年來,中國G D P在世界排名中一直是精彩的,先后超越意大利、法國、英國、德國,2010年以多出4044億美元的G D P超過日本,正式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對於我們G D P的真實性,我有所懷疑,我是基於這樣考慮的:一是G D P高速增長中勞動報酬佔比和居民消費率卻是下降的,增長的G D P在哪兒?G D P高速增長中經濟社會矛盾愈來愈多也愈來愈尖銳﹔二是G D P是統計出來的,而統計的客體其社會經濟活動是相當復雜的,有許多是沒有涵蓋的。G D P統計方法是世界一致的,這才有各經濟體G D P的可比性。但是,如果一個經濟體經濟活動脫離一般,出現特殊,細枝末節放大,就可能使G D P統計結果失真,與世界上G D P數據不可比,我認為我國的G D P已出現這種狀況,G D P的國民可享用性不可比就是佐証。何以至此?

  膨化的GDP

  我國膨化的GDP主要出現在兩方面:

  一是大拆大建膨化了GDP。在我國,拆遷、強制拆遷、野蠻拆遷,以至發展到死人事件經常發生。公共建筑拆遷更是隨心所欲,20年前的公共建筑已罕見,十年八年的公共建筑拆除不罕見。有官員稱沒有強拆就沒有新中國,實際上是沒有強拆就沒有G D P,強拆暴力就是G D P暴力。大拆是為了大建,大拆大建膨化了GDP。建一棟樓用的鋼材、水泥、裝修材料和勞動力創造了G D P﹔拆一棟樓用的機械、勞力和垃圾運力又創造了GDP﹔再建一棟用的鋼材、水泥、裝修材料和勞動力再創造G D P。結果,一棟樓的建筑統計上可能是2.5棟樓的GDP。

  二是盲目投資膨化了GDP。政績工程、形象工程、標志性工程﹔全國200多個地級市,183個要建成國際大都市﹔當今我國在建摩天大樓(152米以上)200座,5年后摩天大樓總數超過800座,是當今美國的4倍﹔空空蕩蕩的“鬼城”,開而不發的開發區,無幾輛車跑的高速公路,沒幾架飛機起降的飛機場﹔來來往往運車廂的高速鐵路,沒有會展的會展中心,負債累累的大學城﹔氣派豪華的政府大樓,一些縣級政府辦公大樓能與歐洲中等國家的總統府媲美……這些都創造了GDP,而GDP的真實性要大打折扣。

  那麼我國的GDP膨化到什麼程度呢?估計膨化部分佔G D P總量的1/4左右,即10萬億左右。膨化的GDP對經濟社會產生什麼后果呢?

  G D P,無論怎麼說,它應是國民創造的社會財富,G D P增長應是社會財富增長。經濟發展水平國際比較中,G D P總量和人均G D P是最主要的指標。我國人均G D P4000美元,也稱人均國民總收入4000美元,跨進了中等收入國家行列。但在G D P高速增長中,勞動報酬佔G D P比重從1995年的51 .4%降至2007年的39.7%。居民消費率由1999年的46%降至2009年的35%。勞動報酬佔G D P比重和居民消費率分別比世界一般水平低20個百分點。這就是說我們創造了一個G D P數字奇跡而非價值奇跡。正如經濟學鼻祖亞當·斯密說,如果一個社會的發展成果不能真正分流到大眾手中,那麼它在道義上是不得人心的,並且是有風險的,因為它注定會威脅社會穩定。

  膨化的G D P是無效G D P,不能給我們帶來收入的增長。但是,這樣的G D P也是投入相應的貨幣創造的,同樣在市場上追逐有效價值物,成為通貨膨脹的因素。目前我國廣義貨幣M 2/G D P是180%,剔除膨化部分就是240%,通脹壓力遠大於統計數字。發出的貨幣覆水難收。

  GDP的膨化

  在中國,G D P增長無難事,增長“不差錢”,這在應對金融危機中有集中表現。

  央行職能錯位。中央銀行的主要職責是穩定貨幣價值,人稱“央行是物價保護神”。《中國人民銀行法》規定“貨幣政策目標是保持貨幣幣值穩定,並以此促進經濟增長。”而促進經濟增長的手段就是超發貨幣,難怪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吳曉靈直言道,過去30年,我們以超量的貨幣供給推動了經濟快速發展。2007年我國廣義貨幣M 2/G D P比值已是1.5,超發貨幣推動物價上漲2008年初高達8.7%,只是因金融危機而中止。2008年底中央政府4萬億投資計劃出台,央行應聲而動,2009年M 2增長29.7%,2010年再增長19%,兩年增長近50%,而G D P增長19.5%,貨幣增長是G D P增長2.5倍,致M 2/G D P達183%,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捆(不是一根)稻草,通脹壓力無可遏制地爆發,C PI節節升高,以貨幣幣值不穩定促進了經濟增長。

  商業銀行行政化。國家級和地方商業銀行國有資本絕對控股,董事長總經理政府任命,以保增長為己任。因為超發貨幣經借貸環節才能轉變為G D P,中央政府4萬億投資計劃出台,商業銀行應聲而動,迅速放貸,2009年貸款增加10萬億,2010年再增加近8萬億。

  貸款放到哪裡?政府和國有企業項目。由此形成投資行政化、G D P行政化。G D P競爭,投資飢渴,飢不擇食,有項目要上,沒項目創造項目也要上,G D P在項目大上快上中膨化。

  本文提出G D P膨化問題盡管涉及了通貨膨脹、超發貨幣、收入增長緩慢、消費率低、銀行行政化諸多問題,但不是經濟問題的全部。我國經濟問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存,互為因果。解決問題則重當期輕長期,重局部輕全局,重相機抉擇輕制度規則,舉措相互沖突打斗。解決問題的舉措自身就是導致其他問題的因素,往往一個問題解決了,又帶出另一個問題。當前中國,解決諸多經濟問題,體制是個綱,綱舉目張。改革政府主導型經濟體制為市場主導型經濟體制要比其他解決方式實在得多。當然,市場主導經濟也有企業家誤判形成的投資失敗,但它可被其他企業家高效投資所化解,這就如熊彼特所說:“一個偉大企業家的正確可以彌補無數企業家的錯誤。”GDP膨化問題解決了,其他問題也就解決了,或者說其他問題解決了,G D P膨化也就不存在了。

(特別提示:本文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人民網立場,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責任編輯:聶叢笑)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