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脹完全可以避免--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高通脹完全可以避免

——如何看待當前我國的物價形勢(上)

2011年08月10日10:11    來源:《經濟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國家統計局9日發布數據顯示,7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總水平(CPI)同比上漲6.5%,漲幅比上月的6.4%提高了0.1個百分點。物價的逐月走高,引起了廣泛關注和諸多議論。比較集中的有兩點:一點是物價上漲是否見頂?中國是否進入了高通脹時代?再一點,上漲最厲害的豬肉價格是不是導致物價總水平上升的“元凶”?豬肉價格上漲的背后究竟反映了哪些問題?這都需要深入進行剖析——

  (一) 

  □中央及時提出把穩定物價總水平作為宏觀調控的首要任務的方針 

  □專家們普遍認為,我國物價指數有望在六七月份見頂后掉頭向下,預計下半年的這個數字大約為4%左右 

  最近一個時期,通貨膨脹的陰影籠罩全球,許多國家都面臨物價上漲的壓力與挑戰。在我國,從2010年下半年開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不斷攀升,物價問題一時間成為人們關注的熱點。據國家統計局提供的報告,去年三季度消費價格指數同比上漲3.5%,四季度為4.7%。今年一季度的數字為5.0%,4月份為5.3%,5月份為5.5%,6月份達到6.4%,7月份則為6.5%。“從去年底到今年7月,一斤豬肉漲了8塊錢,一斤雞蛋漲了1塊多。”北京市一位退休教師感覺到“菜籃子”的負擔越來越重。

  物價連續上漲不僅影響了群眾生活,加大了居民儲蓄存款名義利率與實際利率的差距,而且影響到國民經濟健康發展。針對這種情況,中央及時提出把穩定物價總水平作為宏觀調控的首要任務的方針,同時出台了穩定農副產品供應、加強價格監督檢查、建立市場價格調控制度、對部分群眾發放價格臨時補貼等一系列政策措施。

  專家們普遍認為,這些措施十分及時,力度也很大,隨著政策效應的逐漸顯現,加之翹尾因素影響減弱,我國物價指數有望在六七月份見頂后掉頭向下,預計下半年的這個數字大約為4%左右。

  這樣說是有充分根據的。

  首先,多年實踐和統計分析表明,隻要我國農業不出大的問題,就不會出現過高的通貨膨脹率。今年我國夏糧已連續第8年獲得豐收,秋糧生產也是穩定的。糧食連年增產、庫存充實,不僅為穩定物價總水平提供了堅實基礎,還會降低人們的通貨膨脹預期。其次,目前全國70%以上的工業品和80%的消費品處於供過於求狀態,尤其是經濟增速的適當放緩,有利於減輕價格上漲的需求壓力。再次,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特別是連續收縮流動性的積極作用正在顯現。同時,6月份國際市場的大宗商品價格出現一定程度的回落,使得輸入性通脹壓力亦有所減輕。

  通貨膨脹一般分三類:物價上漲6%以內屬於輕度的通脹,物價上漲7%—10%屬於中度的通脹,物價上漲超過10%則為高通脹或者是惡性的通貨膨脹。現在看來,我們的物價指數逐漸走低的態勢頗為明顯,進入高通脹時代是絕無可能的。

  進一步看,單純就物價解決物價問題並不難,難就難在既要把物價漲幅降下來,又不使經濟增速出現大的波動。

  (二) 

  □此次我國物價上漲的原因主要有三個,一是國際輸入性通脹的影響,二是國內貨幣供應較多的影響,三是食品價格上漲的拉動 

  □既要把物價漲幅降下來,又不使經濟增速出現大的波動,是宏觀調控面臨的難題與挑戰 

  物價問題看似復雜,但也有其簡單的一面。分析此次我國物價上漲的原因,除了勞動力成本和環境資源成本上升的一定影響,還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國際輸入性通脹的影響,二是國內貨幣供應較多的影響,三是食品價格上漲的拉動。

  現在我國的進出口貿易量越來越大,國際市場價格的變動很快就會傳導到國內。今年以來,世界經濟總體繼續溫和復蘇,主要發達經濟體發展態勢趨好,新興經濟體增長較快,拉動了原油等國際大宗商品的需求,直接帶動了國內原油價格和成品油價格上調。這一影響最先傳導至能源化工類產品,國內汽油、柴油以及各種乙烯類化工品價格跟漲,導致化肥、農藥價格以及農產品運輸成本上升。同時,國際糧食市場供求面偏緊,導致國內糧油價格也始終保持上漲態勢。據國家統計局測算,國際石油價格、糧食價格、資源價格上升對我國消費價格的影響在30%至40%之間。這表明,國際輸入型通脹壓力雖然比較大,但並不是我國此次物價上漲的主要原因。

  隻要貨幣發行多了,就必定導致鈔票貶值、物價上漲,所以不少人把通貨膨脹與物價上漲視為同義語。從國內貨幣供給情況看,前幾年為應對國際金融危機的沖擊,我們實行了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貨幣投放較多。在4萬億元投資刺激計劃的帶動下,各地大步跟進,2009年和2010年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額分別達到22.46萬億元和27.81萬億元。大量的貸款和投資直接推動我國經濟率先回升向好,但一些地方和一些領域也強化了粗放擴張,特別是形成了一定的通貨膨脹壓力。今年以來,貨幣政策轉為穩健,貨幣供應量、信貸投入量以及社會融資規模同比增速明顯回落,流動性過剩問題初步緩解,可是貨幣因素對物價造成的上漲壓力短期內尚難以消除。

  再看食品價格。這是今年以來價格上漲最為明顯的,上半年食品價格上漲11.8%,是消費價格指數增速的一倍多,對消費價格指數的貢獻佔到7成。

  由於此次物價上漲是輸入性通脹、貨幣投放較多和食品價格上漲三者推動的,因此比往年的治理難度要大得多。一般來講,控制物價首先要控制貨幣發行與投放,但是僅僅依靠減少貨幣投放緩解不了輸入性通脹的壓力,也緩解不了食品價格上漲的壓力。另一方面,減少貨幣投放常常會造成資金緊張,進而或多或少地影響投資增長和經濟增長,影響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的生產經營與發展。從去年4季度到今年上半年,貨幣政策保持了高頻操作,在信貸總量控制措施下,企業流動資金趨緊,市場資金價格大幅提高,不少中小企業都遇到了“融資難”的問題。而中小企業的生存發展狀況又直接影響到就業狀況,許多職工群眾雖然害怕通脹,但更加害怕失業。因此,既要把物價漲幅降下來,又不使經濟增速出現大的波動,才是宏觀調控面臨的難題與挑戰。
【1】 【2】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