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豬價當股價研究 中國下一代誰來養豬--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把豬價當股價研究 中國下一代誰來養豬

2011年08月12日09:55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最新發布的7月CPI再創新高,其中豬肉價格上漲了56.7%,拉動價格總水平上漲約1.46個百分點。隨后,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副司長周望軍表示,國家不會打壓豬肉價格。既要維護養殖戶,又要維持市場穩定。

  豬價高對養豬戶是好事嗎?上周,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通過搜豬網,對養豬戶進行了在線調查。參與調查的485名養豬戶中,有34%的人認為豬價漲是好事,但近一半的養豬戶認為“不好說”。更令人驚訝的是,國家用補貼、保險等經濟措施給養豬戶發錢,以期穩定市場,但52%的養豬戶並不認同這一做法。

  本報記者多方採訪養豬戶發現,和發下來那些看得見的“真金白銀”相比,養豬行業更需要政府給些“看不見”的“實惠”:比如加強基層防疫體系,健全行業信息、及時發布預警信息,扶植養豬合作社等。

  目前參與本次調查的養豬戶中,有育肥豬50到500頭的佔57.6%,500到1000頭的佔18.7%。該項調查仍在進行。

  把豬價當股價研究

  在北京市吉利恆生農貿市場的一個豬肉攤上,排骨每公斤36元。有顧客嫌貴,攤主皺著眉:“你沒看電視和報紙上都說了嗎?進價貴!”

  老百姓用菜籃子能感知到的,已經是豬價波動的最后一個環節。

  搜豬網緊盯著豬價波動。從玉米、豆粕、小麥麩等飼料成本,到出欄母豬、仔豬、豬肉等豬價,都被其按日報、周報、月報等時間段逐一列出,加上養殖盈利、流通屠宰等環節的種種分析,涉及養豬到豬肉的每個環節。

  “豬市就像股市一樣,每天都在變化。”中國生豬預警網首席顧問馮永輝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對基層養豬戶來說,政府公開發布的信息遠遠不足以用來實時判斷豬市的波動和走勢。為此,這個網站聚集了來自全國能上網的數千名養豬戶,還有各地的供應商等,每天匯總各地的數據。“我們根據一線數據發布的生豬市場走勢預測,和市場不會差距太大。”

  馮永輝認為,疫情對生豬產業和豬價波動的影響最大。從2006年至今,豬價暴漲暴跌,連續兩次“坐過山車”。“自1984年以來,像這樣連續大幅波動的情況,前所未見。”馮永輝說,市場需求變化不大,再排除養殖成本上升等因素,疫病是導致豬價波動的最難控制因素。

  對養豬戶的調查印証了馮永輝的說法。在對“豬價為何暴漲暴跌”的多項選擇中,416名養豬戶選擇“疫病影響”。此外,339人認為有“養殖成本太高”的原因,還有278人認為,散戶大量退出養殖行業也是豬價波動的要素。

  中國畜牧業協會副秘書長馬闖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其實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的養豬業是單純靠規模化企業完成的,除了美國養1000到5000頭豬的養殖場較多外,丹麥等歐洲國家的養豬場規模都比較小。“可是在中國,養殖戶的發展缺乏規劃,好的時候一哄而上,不然就一哄而散。”

  用馮永輝的話說,10年前,中國的養豬戶基本都是庭院養殖,屬於游擊隊,“行情好就上,行情不好就撤。”近幾年,由於疫病、豬價波動等原因,堅持養豬的散戶越來越少。這兩年勞動力成本上漲,外出打工的收入變高,還不用承擔豬死、豬病等養殖風險,使得退市者越來越多。整個行業在洗牌,適度規模化豬場是未來發展的方向。

  政府要在哪兒下力氣 

  今年中央支持大型標准化規模養殖場和小區建設的投資恢復至25億元。此外,對養殖戶(場)按每頭能繁母豬100元的標准給予補貼。

  然而,在本次調查中,52%的養豬戶並不認同給補貼這一做法。

  參與調查的黑龍江省的姜姓農戶告訴本報記者,國家發補貼固然是好事,但即使這筆錢及時、全部到手,“也是杯水車薪”。2009年、2010年,由於疫情影響,姜家幾百裡地之內的豬場損失慘重,“我們家50斤以下的仔豬一個都沒剩下”,賠了10多萬元。

  他如果為了獲得數千元的補貼,就得多養幾十頭母豬,等到母豬能產仔,至少需要一年多時間。這段時間內風險莫測:如果疫情嚴重,豬死豬病都是賠;如果疫情不重,大家補欄的豬都上市,豬價又要暴跌,還是賠。

  在本次調查中,168名養豬戶表示,曾有補貼發放不足現象。320名養豬戶表示,有“發放不透明,政策宣傳不清楚”現象。318名養豬戶表示,發放中有人情現象。296人表示,發放時有吃回扣現象。323人認為,補貼發放不公平。

  “對於規模化養豬場來說,擴大生產最難的不是拿補貼。”馮永輝說,和“游擊隊”時代不同,規模化豬場一旦要擴欄,最難的是拿地。

  土地是近年來養豬場最難解決的問題:國家有明文禁令,不能把耕地毀了養豬;為方便飼料、生豬運輸,國內大多數豬場距離人住的地方又不能太遠;人多的地方必然有耕地;丘陵地帶易建豬場,但又要排除林業用地;近年來房地產、公共項目等佔有了大量土地,還有些地方要建開發區……因此,政府很難輕易批一塊地用於養豬。

  東北一位養豬業資深人士表示,從申請到審批,再到建豬場,解決環保等一系列問題是非常困難的。一部分人就是鑽了政策的空子,號稱拿地是為了養豬,其實是用來搞房地產。“還有一種情況是,有老板買下了一塊地,在沒轉手之前,干脆搭點豬舍養豬,國家還給補貼。”他說,進出養豬行業的各色人等,目的各異,“攪渾”了行業。

  “政府要分清自己該做什麼,市場該做什麼。”馮永輝說,豬肉價格和存欄供應的問題引起普遍關心,但具體控制這兩者,並非政府最需要做的。如果養豬有利可圖,自然有人進入行業,生豬市場也會趨於平穩。

  在本次調查中,64.3%的養豬戶相信,生豬市場能單純依靠自身調節,自動跳出“豬周期”。

  但是,市場沒有辦法控制疫病。近年來,各種情況誘發的豬病極大地損害了老百姓的利益,由此帶來的基層防疫問題日漸突出。而且,在防范豬病上,政府選擇了過於具體的做法:給養殖戶選擇疫苗,花錢讓養殖戶買疫苗。實際上,養殖戶在市場競爭中自會發現哪種疫苗效果好,打了防豬病,無效了還可以要求疫苗企業負責。招標和集中採購,反而難以避免腐敗,且疫苗效果很難追溯。

  養豬戶還面臨著招不到人的難題。沈陽一家擁有460多頭母豬的規模化豬場老板告訴記者,以前招一名養豬人員的月薪大約1200元~1800元,今年提高到2000元以上,來的人也很少,年輕人更少。“豬場是全封閉的,一天見不到什麼外人,又臟又累,年輕人誰干這個?”

  馬闖提出,政府應該關心,中國下一代誰來養豬。在國外,農場主是穩定的階層,有受人尊重的社會地位,比較穩定。但在中國,標准化、職業化的養豬還未成主體。“政府應承擔這樣的工作,引導、培訓青年農民。”

  政府應如何宏觀調控?在本次調查中,除了331人選擇“大力建設基層防疫體系”外,還有328人認為,應該健全行業信息統計,定期進行行業普查,及時發布預警信息。(白雪)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