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解決分配不公:勞有所得 干有所值--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從"怎麼看"到"怎麼辦"·理論熱點面對面2011②

怎麼解決分配不公:勞有所得 干有所值

2011年08月16日07:1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進入“十二五”開局之年, 一場提高最低工資標准的“接力賽”在各地展開:北京調高至1160元,上海1280元,廣東1300元…… “全國最高”標准屢屢易主。上半年,已有18個省區市上調了最低工資標准。勞動是創造財富的源泉,提高最低工資標准是體現“勞有所得”原則、增加普通勞動者收入的重要舉措,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促進分配公平的重要內容。

  收入分配是直接關系老百姓“錢袋子”的大事。“錢袋子”越鼓,人們生活越有保障﹔財富分得越公,人們越能心平氣順。對於當前存在的普通勞動者收入偏低,不同地區、行業、群體之間收入差距過大等分配不公現象,人們反映強烈。在做大財富“蛋糕”的同時分好“蛋糕”,讓全體人民共享改革發展成果,是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內在要求,也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促進社會和諧穩定的迫切需要。

  ◇ 調控持續加力 分配不公仍凸顯

  改革開放以來,我們打破“大鍋飯”和平均主義,逐步確立了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的分配制度。這有效地激發了社會創造活力,促進了社會財富的極大增加,人們的收入水平普遍提高。但近年來,城鄉、區域、行業和社會成員之間收入差距不斷擴大,分配不公問題凸顯出來。

  黨和政府對此高度重視,相繼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調整分配關系。如連續7年提高企業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水平,年均增長10%﹔連續8年出台涉農“中央一號文件”,十七屆三中全會專題研究“三農”問題,惠農力度不斷加大﹔“十一五”期間,各地平均3.2次提高最低工資標准,每次平均增幅12.9%﹔加大對低收入群眾的幫扶力度,實現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全覆蓋,基本建立城鄉社會救助體系﹔等等。這些措施開始取得積極成效,“十一五”期間,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年均分別實際增長9.7%和8.9%,2010年農村居民收入漲幅自1998年以來首次超過城市居民。


  但也要看到,收入分配領域的很多問題依然存在。比如,國民收入分配過多傾向於政府部門和企業部門,居民收入佔比持續下降﹔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比重持續下降,普通勞動者收入長期偏低﹔城鄉居民收入差距擴大趨勢沒有根本扭轉,2010年城鄉居民收入差距仍達3.23倍﹔壟斷行業收入明顯偏高,行業間收入差距仍然較大,2009年職工平均工資最高的金融業工資是最低的農林牧漁業工資的4.7倍﹔“灰色收入”、“隱性收入”甚至非法收入大量存在。

  “蓮發藕生,必定有根。”當前存在的分配不公現象,是多種原因造成的。

  社會歷史原因。分配不公看似是近些年的事情,但實際上,有些是長期發展過程中積累下來的問題。如長期形成的城鄉二元結構、區域之間發展不平衡等,都是造成分配不公的重要原因。

  體制改革不到位。目前我國還處於體制改革和社會轉型過程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還不完善,法律和制度還不健全,使得一些人鑽法律和制度的空子,通過不正當手段牟取財富。而有些不符合市場經濟要求的因素仍然存在,比如行政性壟斷等,造成了市場競爭不公平,也導致分配不公。

  分配制度改革滯后。初次分配中,勞動報酬正常增長機制還沒有真正建立起來,勞動者工資增長趕不上企業利潤增長﹔二次分配中,再分配調節機制不健全,稅收調節收入分配的功能尚未有效發揮﹔財政支出用於基本公共服務的比重偏低,均衡性轉移支付比例過小﹔覆蓋城鄉居民的社會保障制度還不健全,對社會困難群體的保障力度不夠,保障覆蓋面窄,保障水平低﹔三次分配規模小,慈善捐贈的激勵機制、管理機制、監督機制等還不健全。

  
【1】 【2】 【3】 【4】 【5】 【6】 【7】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