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曝海南貪官有約:好處費按工程款1%支付--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媒體曝海南貪官有約:好處費按工程款1%支付

江舟

2011年08月16日07:36    來源:《檢察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995年至2010年,邢福煌在擔任海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海南省鹽務局局長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建筑公司老板和鹽務局系統干部賄賂共計414萬余元。其中,在工程建設上他就斂財300多萬元。

  貪官有約:好處費按工程款1%給 

  海南省鹽務局原局長邢福煌受賄案警示,工程建設不能搞領導干部個人說了算 

  今年6月,海南省鹽務局原局長邢福煌(副廳級)被海南省第一中級法院以受賄罪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對其退出的贓款200萬元予以沒收,並對其贓款余款繼續追繳。8月11日,筆者從海南省檢察院第一分院了解到,在上訴期內,邢福煌沒有提出上訴,目前判決已生效。

  邢福煌是怎樣走向腐敗的?翻開邢福煌受賄案厚厚的卷宗不難發現,他的問題主要出在工程建設上。

  建宿舍樓辦公樓收下回扣160萬元

  1995年,邢福煌仕途之路春風得意,年僅41歲的他便升任海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南高速公路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

  上任沒多久,邢福煌便盯上了單位因工程質量問題停建的職工宿舍樓“溫馨小區”,開始潛心籌劃續建小區工程。他心中明白,搞工程是件肥得流油的差事。

  1995年下半年的一天,海口某房地產公司法人代表蔡某找到邢福煌,提出想承攬海南高速公路公司職工宿舍“溫馨小區”續建工程。邢福煌遲疑片刻說:“這個工程不少人要承建,我們要開會研究研究再定。假如給你公司承建,能不能給付工程款百分之一的好處費?”蔡某聽后,立即答應。

  之后,邢福煌告訴時任海南高速公路公司辦公室主任的賴某,將工程交給蔡某做。1996年上半年的一天,宿舍樓續建工程即將完工,沒忘兌現承諾的蔡某,約好與邢福煌在海口市南寶路邊見面。二人相見后,蔡某將事先准備好的30萬元現金急忙給了邢福煌,便驅車匆匆離去。

  這是邢福煌收下的第一筆巨額好處費。他回到家裡,心中忐忑不安,知道這是違法行為。可30萬元的誘惑實在太大了,邢福煌舍不得拒絕,他轉念一想,這是蔡某按慣例應給的好處費,應該算不上受賄,而且這事也沒有其他人知道。邢福煌自我安慰了一番,很快平靜下來。

  過了些時日,邢福煌又想起了蔡某。一天,他找到蔡某詢問能不能將海口市藍天路的一塊土地轉讓給海南高速公路公司建辦公樓(即高速公路大廈)。蔡某說可以辦到,不過提出了一個條件,那就是這項工程由他們公司承建。邢福煌滿口答應,並提出按老規矩辦,好處費按工程款的百分之一算。

  后來,高速公路大廈主體工程和裝修都交給了蔡某施工。1997年上半年,高速公路大廈主體工程即將竣工,一天晚上,蔡某為表示感謝送給邢福煌60萬元。1998年底,在高速公路大廈裝修工程即將完工之際,蔡某又送給邢福煌70萬元。

  有了這三次靠工程收錢的經歷,邢福煌憑權斂財的膽子越來越大了。

  下屬公司有工程照樣插手把財斂

  邢福煌在海南高速公路公司主政的十年間,可謂是大權獨攬,尤其是工程上的事,絕對是他一人說了算。本公司的工程他說了算,就連下屬公司的工程給誰也必須由他定。

  三亞金泰公司,是海南高速公路公司所屬的全資子公司,准備在三亞開發建設“三亞瑞海城市花園”工程。得知這一消息的個體建筑公司老板譚某,很快找到時任海南高速公路公司副總經理、三亞金泰公司總經理的陳波,說出了想承包這一工程的想法。

  然而,讓譚某沒想到的是,陳波說這事他做不了主,讓譚某去找邢福煌。譚某聽后,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邢福煌,幾次交涉后,邢福煌始終沒有直接表態,只是冠冕堂皇地說:“下邊的工程我不好做主。”

  見邢福煌沒有明確表態,譚某對自己能否拿到工程心中沒底。情急之下,他再次找到邢福煌,明確表示,事成之后一定會用實際行動表示感謝。這回,邢福煌點點頭說:“要的就是你這句話。”

  很快,譚某借用海南省第六建筑工程公司之名投標,中標后及時組織施工。不過,工程到手后,還有一連串的難題要靠邢福煌來解決,比如工程款撥付、工程驗收、工程款結算等。

  為使整個工程項目順利完工,在建筑工程界打拼了多年的譚某還是用老辦法,先用金錢鋪路,而后順利過橋。從2003年7月至2005年6月,譚某分四次共送給邢福煌130萬元。

  那陣子,邢福煌憑借手中的權力,貪財的欲望一發不可收,在受賄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把收受好處費當成了理所當然的事,形成了可怕的“慣性”。

  2007年下半年,邢福煌以其妻陳某的名義買了一套房。到裝修時,他自然又想到了譚某。案發后,經有關部門鑒定,這套房的裝修費用為43.3萬余元。

  建筑老板送錢收 下屬送的錢也收

  2006年9月,邢福煌擔任海南省鹽務局局長一職,成為一名副廳級官員。雖然崗位變了,級別升了,但志得意滿的邢福煌仍然惡性不改,很快又陷入權錢交易的“錢網”之中不能自拔。

  據案卷記載:海南省鹽務局下屬單位榆亞鹽場在三亞市紅沙商住區有250畝土地。2005年底,安瑞公司總經理張某找到時任榆亞鹽場場長的陳高峰,欲合作開發這塊土地。幾經交涉,雙方達成一致意見。

  到了2006年1月13日,榆亞鹽場與安瑞公司簽訂合作開發經營紅沙250畝土地項目等協議。幾日后,張某找到陳高峰,要求榆亞鹽場盡快履行轉讓股權給安瑞公司的協議。陳高峰告訴張某,轉讓股權必須經海南省鹽務局領導同意,方可辦理。

  此事幾經周折后,張某找到已任海南省鹽務局局長的邢福煌,提出按合同協議執行。邢福煌一見又來了公司老板,沒表示反對,只是悄悄地對張某說了句“記住發了財不要忘了感謝”。

  得到邢福煌的同意后,緊接著安瑞公司申請仲裁,海口市仲裁委員會裁定榆亞鹽場將某公司股權轉讓給安瑞公司。事情辦妥后,張某為感謝邢福煌在股權轉讓一事上的支持,在2010年3月送給邢福煌60萬元。

  邢福煌在當海南省鹽務局長的近4年中,採取的是權力資源盡享用,當官不打送禮人的伎倆。工程老板送幾十萬元要收,鹽務局系統干部送幾萬元也照收。無休止的貪欲驅使他陷入了利令智昏的怪圈,也使得鹽務系統送禮成風。案卷資料顯示,邢福煌收受鹽務系統干部的禮金共計21.4萬元。

  海南省鹽務局下屬分局、分公司不少領導都給邢福煌送過禮。為了當上東方市鹽務局局長,彭某先后送給邢福煌2.8萬元,結果如願以償。三亞鹽務分局局長陳某為了與邢福煌搞好關系,以便在工作等方面得到他的關照與支持,送給邢福煌1.8萬元。

  然而,有的人送錢並非自願。臨高縣鹽務局局長謝某稱:“送錢給邢福煌的原因,是考慮到別人都給領導送禮,我不送,擔心給領導留下不好的印象,而且我年齡大了,不想被調到別的地方。”

  為了在領導面前贏得好感,時任榆亞鹽場場長的陳高峰、儋州鹽務分局局長的全某等8名海南省鹽務局下屬單位的干部,竟用單位公款向邢福煌行賄,事后用其他票據平賬。這引起了鹽務系統廣大干部職工的強烈不滿。

  2010年6月,邢福煌被“雙規”的消息傳出后,海南省鹽務系統職工在省鹽務局宿舍樓外挂出了“最牛貪官落馬,鹽務系統大快人心”的條幅,並放鞭炮慶祝。

  案后反思:面對工程建設,領導干部該如何守身如玉?

  邢福煌受賄案,是在群眾多次舉報、紀檢部門掌握了一定線索並對其審查后,移送海南省檢察院的。海南省檢察院指定該院第一分院立案偵查。2010年12月17日,海南省檢察院對邢福煌作出逮捕決定。今年3月15日,邢福煌被提起公訴;6月10日,被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

  縱觀全案,從邢福煌涉案時間上看,他從1996年至2010年6月被“雙規”,受賄時間長達14年之久;從行賄人看,既有個體建筑老板又有鹽務局系統干部,多達13人;從受賄數額上看,邢福煌受賄414萬余元,相當於海南省一個普通家庭100年的收入。

  邢福煌的人生經歷不可謂不輝煌:他17歲參軍,21歲入黨,憑著自己勤奮努力,28歲就當上了人民銀行地市級分行副行長,41歲擔任海南高速公路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在該公司主政十年,為海南這家最大的上市公司的發展壯大作出了自己的貢獻。他53歲當上了海南省鹽務局局長、黨委書記,是一個有著36年黨齡、正值壯年的領導干部,其人生和事業正處於黃金時期。

  邢福煌案發后,海南省委書記衛留成曾說,邢福煌作為一個廳級干部、一個曾經的國企領導、一個省的部門主官,正值壯年,本應兢兢業業,為黨和人民多作貢獻,但他卻利欲熏心,貪贓枉法,翻船落馬,十分令人惋惜,教訓極其深刻。

  辦案檢察官分析認為,“物必自腐而后虫生”,從主觀方面講,邢福煌走到今天這一步最主要的原因,是放鬆了世界觀的改造,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發生了扭曲。尤其是在他主持工程建設期間,在與建筑公司老板、包工頭打交道過程中,他產生了分一杯羹的想法,於是他向有求於他的人提出了“給付工程款百分之一的好處費”的要求。

  邢福煌之所以膽大妄為,忘乎所以,目無法紀,利欲熏心,辦案檢察官指出,說到底在於他重權在握,不僅本單位的工程事項他說了算,就是下屬單位的工程他也插手斂財。

  正如邢福煌自己所言:“無論是在海南高速公路公司還是在省鹽務局任職,我都是名副其實的黨政‘一把手’。投我所好、給我送錢的工程隊老板們看中的不是我這個人,而是我手中的權力。我是‘一把手’,想把工程給誰就給誰。如果我不同意,建筑商就拿不到工程。他們拿不到工程,自然也就賺不到錢。”

  辦案檢察官指出,邢福煌受賄案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當前工程建設領域存在的突出問題,尤其是領導干部違反規定干預和插手建設工程項目承發包、土地使用權出讓、重大項目投資,從而為自己謀取私利的問題。

  結合邢福煌受賄案的教訓,檢察官建議,在工程建設中,要堅持民主集中制原則,強化民主決策機制,規范“一把手”的用權制度,健全對“一把手”的監督機制,做到科學決策、民主決策、依法決策,防止一個人說了算。

  前車之覆,后車之鑒。如何對待權力和金錢,如何正確履行職責、使用手中的權力,如何在工程建設中守身如玉,值得每一個黨員領導干部認真思考。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