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錢多了,焦慮就沒有了嗎?--財經--人民網
人民網

(視窗·關注社會焦慮(下)·精神之惑)

人民日報:錢多了,焦慮就沒有了嗎?

朱雋

2011年08月18日07:3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人民圖片


  原來人們要求“三十而立”,現在變成了“三十而富”,經濟基礎和物質條件成為衡量成敗的標准。

  從“四大件”到“有車有房有閑”,成家立業的標准在物質條件的指向上越來越明確,也越來越高。

  人們都把名望、地位、金錢當作成功,可這些只是成功的附屬品,並不是成功本身。人們的精神追求去哪兒了?

  是“三十而立”,還是“三十而富”?

  跑步前進透支未來

  再過4個月,李冉就滿35歲了。

  35歲,競選國會議員失敗的亞伯拉罕·林肯在問自己是繼續還是放棄﹔35歲,李彥宏在迎接著百度上市﹔35歲,經歷職業巔峰的球星齊達內宣布挂靴……35歲,它預示著一段生活的結束?還是預示著另一段生活的開始?李冉陷入了焦慮。

  李冉是北方人,1999年在南方讀完大學后留在了廣州。在這個舉目無親的城市裡,開始了個人奮斗。跟大多數初入社會的大學畢業生一樣,他從打工起步,國企、外企、民企都做過。幾年前,李冉和兩個朋友合伙開了一家服裝加工廠,李冉以45%的股份做了大股東。幾年的苦心經營,如今工廠有員工近300人,加工出來的服裝全部出口,年銷售收入達到1億元,業務范圍從服裝加工向上游面料生產延伸,一些國際一線品牌也成了他的客戶。

  看似穩步前進,但李冉難有安全感:服裝加工行業競爭激烈,僅在他的工廠所在地——廣州新塘,類似的企業就有幾千家,政策、資金、市場……任何細微變化都會帶來業務上的不確定性。比如,今年訂單充足,明年就無法預期。

  李冉說,作為民營企業,話語權依然不大,在與銀行、政府部門打交道時依然會遭遇“透明的天花板”。比如,企業做大規模需要融資,但向銀行貸款資金成本很高,企業至今仍然靠股東個人負債在運營,“每天一睜眼就一身債,這日子輕鬆得了嗎?”由於產品全部出口,李冉要經常和海關打交道。海運的貨櫃提前訂好,當天報關完畢直接上船,如果報關手續辦不完,貨物就要走空運,這就意味著“這一個單徹底賠錢”。所以,每到出貨的日子,李冉總要催促工作人員起大早去排隊報關。

  李冉說,現在的社會保障機制還不完善,包括醫療、意外傷害和養老等,“雖然有保險,但不知道日后能否成為足夠的保障。現在社會發展如此快,幾年都有很大的不同,更何況十年、幾十年以后。”李冉隻能給自己訂下“活到老,做到老”的目標。

  雖然擁有珠江岸邊兩套江景房,日常生活暫無憂慮,但李冉覺得,原來人們要求男人“三十而立”,現在變成了“三十而富”,經濟基礎和物質條件成為衡量成敗的標准。從“四大件”到“有車有房有閑”,成家立業的標准在物質條件的指向性上越來越明確,也越來越高:“好像30多歲你還沒富,你這輩子就沒機會了。一旦被這樣的成功模板驅使著,不焦慮幾乎是不可能的。”

  為了生意,李冉平時都住在廠裡,周五晚上回廣州。本來隻需要45分鐘的路程,每次都在道路擁堵中被拉長為近2個小時。看不到頭的車河,又讓他多了幾分焦慮。

  跑步前進的人生帶給李冉的還有身體上的透支:30歲的人,40歲的心臟、50歲的頸椎……外界的壓力和對於自己嚴格的要求,到頭來反刃自傷。

  是享受生活,還是為了生活?

  財富越多壓力越大

  哲學家羅素說:“人類應用20%的時間工作,用80%的時間生活。”劉束把這樣的時間表當成自己的人生理想,但如今他發現這個理想正離自己越來越遠。

  劉束今年33歲,從北京一所名牌大學研究生畢業后,供職於一家金融機構。雖然也要時常加班、出差,但總體來說他的時間並非是“一塊擠不出水的海綿”。30歲之前,他的稅后年薪已過20萬元,本來他可以優哉游哉享受人生,可是,他偏偏給自己制定了一份“遠大理想”:40歲實現“財務自由”,開始環球旅行。

  起初,劉束覺得除了房子之外,手上有500萬元現金就可以提前退休,可是伴隨著房價飛漲、物價走高,他心裡越來越不安,對於現金資產的期待也節節攀升。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劉束說:“社會競爭激烈,不進則退。擁有越多,要求越高——有了一樣東西,想要十樣﹔有了十樣,就會想百樣。財富越多,壓力也越大。”

  為了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劉束過起了“理財生活”。當然,投資實業,一方面自己的資金實力有限,一方面渠道也不多,他就拿出一部分積蓄購買了理財產品,另外拿50萬元“殺”入了股市。其實讀研究生那會兒,劉束就開了股票賬戶,平時也有些“小打小鬧”,可如今當全身心投入股市后,他才發現,原本簡單的生活,平添了無數煩惱。

  首先就是時間沒了。劉束說:“原來股民這麼累啊。白天吧,要看A股的行情,晚上要看歐洲的股市,早上一睜眼還要關心美國的股市。上市公司出中報和年報時,一天要看好幾家公司的報表和券商的研究報告。周末為了提高投資水平,還要去聽券商組織的講座。偶爾跟朋友聚會,說的也都是股票。我做這些事還不能耽誤工作,你說我有多累。”

  更多的是心靈煎熬。劉束說,自己原來的想法很簡單,把年盈利目標定為20%—30%。“本來覺得,就是抓兩三個漲停的事兒,應該很容易。可事實上卻很難,漲與跌是那樣的莫測,預期與現實之間有道不可逾越的障礙。”

  做股票賺錢,劉束家裡人覺得不太靠譜,並不支持。一說虧了,家裡人就嘮叨。有段時間虧得厲害,妻子勸他,咱別指望這個了,干點別的行不行。可劉束有些不甘心。

  做了一段時間,劉束才明白,普通人從股票市場賺錢太難了:上市公司融資拿走大筆錢,高管高價變現賺大錢,政府券商穩收稅費,股民就成為了被賺錢的群體。“從我身邊朋友的情況看,七虧二平一賺,就是這麼回事。”

  是斗志昂揚,還是感情失落?

  化解焦慮寄托希望

  蔡婧的女兒不到10歲,卻已經在美國生活了3年多:“能不想女兒嗎?想到心疼的時候都睡不著覺。”

  蔡婧是北京一家公關公司的客戶經理,收入不低,但屬“北漂”一族,沒有北京戶口。3年前,女兒到了上學的年齡,由於沒有戶口,如果在北京上學,不僅要托關系,還得交一大筆贊助費,十分麻煩。最后,看著周圍同事紛紛送孩子出國留學,蔡婧一狠心,也把女兒送到了在美國生活的姐姐家,“算是在姐姐家寄養吧。”蔡婧無可奈何地說。

  人們都認為,物質生活更為豐富時,人們的抱怨應該更少,人們的安全感應該更強,可事實恰恰相反,現階段社會焦慮幾乎覆蓋了所有人群。

  中央黨校教授吳忠民認為,社會焦慮的出現,一方面源於當代中國正經歷急速的轉型,人的流動性加劇,相應的社會建設卻不配套,強化了社會成員對生活的不確定感。另一方面,也是由於隨著社會成員個性意識、財產意識和維權意識的覺醒,人們對現實的生活質量以及未來的美好生活更加重視了。

  李冉覺得,內心的欲望和外界的壓力都加劇了現代人的焦慮。看著身邊的朋友有的把孩子從小送到國外讀書甚至全家移民,看著有的人不再信任愛情選擇單身,看著廠裡的年輕工人整天想著要賺到更多的錢……李冉很迷惑:“人們都把名望、地位、金錢當作成功,可這些只是成功的附屬品,並不是成功本身。人們的精神追求去哪兒了?”

  專家認為,焦慮固然可能會激發出一個人的潛能,但如果一個社會彌漫著焦慮氣息,會帶來許多負面影響。社會焦慮會增大社會成員對社會的非認同感,造成社會成員之間的緊張關系,降低社會的合作程度,助長人們的短期行為。

  專家表示,雖然現實中大多數人都會感覺到焦慮,但人們不能被焦慮壓垮。作為個人,需要保持一種正確認知社會、評價自我的價值觀,保持積極健康的生活心態。政府部門應構建一種更加完善的發展機制,為人們尤其是年輕人提供更多平等的競爭機會,創造更加寬廣的上升通道,並盡快完善社會保障,讓人們對未來生活形成穩定的預期,讓希望有所寄托,情緒有處釋放,將焦慮轉化為追求幸福的動力。

  (本文部分採訪對象採用化名)

  現實之困:社會規則存在漏洞 大眾因沒關系背景焦慮

  “焦慮”漸成社會普遍心態 身邊危機四伏讓人不安

  城市履歷表上的身份焦慮

  80后花萬元為孩子取名 專家稱系心理焦慮表現
聯系本文記者

朱雋
[留言][博客][微博]
(責任編輯:喬雪峰)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點新聞
  • 精彩博客